《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4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晓静说,“能出什么事?你还能对我动手动脚吗?老左想多了,”
  顾秋道:“那倒不会,他担心的是,我们两个日久生情,如果真这样,这才是他不肯接受的。”
  左晓静说,“他这个时候才发现,已经晚了。”
  她就望着顾秋,“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顾秋不说话,至少他认为,自己不可能会喜欢左晓静。左晓静急了,“你什么意思?别跟我装傻,你知道的。不是吗?”
  顾秋说,“我真不知道。”
  左晓静气死了,“你是说我一厢情愿?”
  顾秋说,“跟你在一起,感觉很好,就象一对很好的朋友,哥们,死党。但应该不会存在着,男女之间的那种事。”
  左晓静端起杯子,一口干了。
  “别必我跟你急!”
  顾秋看她真急了,端起杯子,“我陪你喝酒!”
  左晓静喝得很猛,喝了之后,又一个劲地咳嗽。顾秋说,“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左晓静红着眼睛,“你知道吗?自从我妈走了之后,我外公就把我带在身边,一年到头很少看到我爸。虽然后来他当上了省委书记,可我并没有那种官家大小姐的荣耀。”
  顾秋看她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也没打断她。
  左晓静道:“后来我爸找了小妈,外公就更恨他了。说我妈是他害死的。”
  顾秋问,“你妈妈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晓静道:“这件事情很复杂,还是当年我爸在藏区的时候,我爸是那里的市委书记。因为地方冲突,种族冲突,一伙人绑架了我妈和四名汉人,企图要胁我爸爸答应他们的要求。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反正当时很乱。结果我爸没有答应,这些混蛋就把我妈和另外四名汉人推下了悬崖。我外公一直在怪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子,更后来,他当上省委书记后,又娶了小妈,外公就更恨他了。”

  顾秋终于明白,左晓静老妈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牺牲的。他不禁替左晓静有些愤怒,这些歹徒也太穷凶极恶了,真是该千刀万剐。
  左晓静说,“我外公对我很严。不怎么愿意我和外人接触,我知道他是想保护我。在他身边,我接触的都是字,画,书籍这些东西,我没有跟任何一个男孩子,过于亲密接触过。”
  她抬起头,看着顾秋,顾秋有些心虚。
  自己跟左哓静,关系可不一般,不但背过她,还摸过人家的屁股。所以左晓静这么说,顾秋心里有些发毛了。

  左晓静瞪着他,“你心虚干嘛?”
  顾秋道:“有吗?没有啊?”
  左晓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现在发现,你是一个很狡猾的家伙。你们顾家的人,真的就那么坏吗?”
  顾秋摇头,“给你造成这种心理,估计是两家宿怨引起的,你是大学生,有比较高的文化,我相信你能用自己的眼睛,来正确看待事物。就象我,虽然知道两家有恩怨,我从来都不把你和你爸,以及你们左家的任何一个人当仇人。因为我们本身并没有仇,我们是无辜的。”
  左晓静说,“别人坏不坏我不知道,但你绝对是个大坏蛋。”
  顾秋问,“为什么?”
  左晓静道:“你还不坏吗?如果你不是个大坏蛋,干嘛要来招惹我?我可从来都不会对那些男孩子动心的。你干嘛要装好人,对我好,对我外公好?还背人家过河。过河也就罢了,谁叫你摸人家的屁股!害得人家回去好几天,心里总是怪怪的,总觉得有人在摸人家的屁股。”
  顾秋噗呲一声笑出来了,“你别逗了好不?咱们可是说好的,在外公面前演一出戏,只要他心情好了,病就会好得快,既然外公最大的心愿,就是你的快乐,你有什么理由不为外公牺牲点什么?”

  左晓静道:“你就是靠牺牲人家女孩子的屁股,来换取一个老人的快乐?”
  顾秋道:“我跟你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跟你开玩笑。”
  左晓静道:“这不是道歉就可以的,我现在心已经乱了。没办法控制自己,我听说你要走,我的心就全乱了。真的,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我不哭。虽然我一再告诉自己,我们之间只是在演戏,为了外公而演这出戏,但是我只要想到你离开的样子,我就想哭。”
  她果然哭了,左晓静趴在那里,轻轻地抽泣。
  柔弱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看得挺惹人怜惜。
  顾秋沉默了,他的心里很堵,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他对左晓静这女孩子,一直觉得她好可爱,挺开朗的人。

  每次见到她,她那闪扑扑的大眼睛,圆溜溜的,怪可爱了。更多的,顾秋认为,自己把她当妹妹。
  他觉得两人之间,很亲切,很融洽。
  左晓静哭得有些伤心,顾秋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不哭了,好吗?”
  左晓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哇——又哭了。
  顾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她就站起来,抱着顾秋哭。顾秋说,“别哭了,等下回去,你爸以为我又欺负你了。”
  左晓静抹着泪水,“我回去劝劝我爸,不让他把你发配到边远的地方去好吗?”
  顾秋摇头,定定地看着她,“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去跟他提,如果你提了,事情反而更糟糕。至少在最近几个月,他不会让我去的。如果你真说了,到时我不走,你就得走,懂吗?”
  左晓静点点头,“我知道,只要外公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他才会动你的。”
  顾秋说,“其实他把我放出去也好,我可以借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自己。”
  左晓静道:“你真这么想?你就一点都不怪他吗?”
  顾秋道:“真没有怪他,他是一个省委书记,一把手,考虑的问题,远远比我们想的要多。或许他是一番好意,我们可能误会他了。”

  左晓静道:“就你这么傻!你是我们左家的仇人,他怎么可能会是一番好意?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他还要把你发配出去,这就是他小心眼。”
  顾秋心里非常明白,左书记的意思,就是不希望左晓静天天跟自己在一起,这样下去,恐日久生情。
  而以两家目前的状态,是不可能联姻的,与其让女儿越陷越深,不如早做打算。
  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两个办法,要么顾秋走,要么左晓静走。
  左晓静是他唯一的女儿,把她送到京城,或者出国的话,他都不放心。那么只有把顾秋调开。
  为人父母,心情可以理解。
  顾秋说,不恨他。左书记这人,还算正公。
  顾秋说,“晓静,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不过我要告诉你,以我们两家目前的状态,我们能成为朋友,已经非常不错了。”
  左晓静说,“我恨他们这些人。凭什么他们上一代的仇恨,要我们来承担。”
  顾秋拍拍她的肩膀,“我答应过张老先生,如果此生此世不能娶你为妻,我就要把你当成自己最亲的人,把你当成亲妹妹,我会照顾好你的。”
  左晓静推开他,“为什么是妹妹?我不要做妹妹。”
  顾秋道:“没办法,我不能让从彤失望。而且我答应过她,要和她订婚的,一直拖了这么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