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4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嗯了一声,“再说吧。”
  左晓静很关心他,“怎么?你又喝酒了?”她还以为顾秋心里难过。两家之间的恩怨,左晓静也听说过的,积怨已经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但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不可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可这段时间,她和顾秋相处久了,也觉得顾家的人并不是那么坏。左晓静咬咬牙,这才给顾秋打了这个电话。
  “什么时候?”
  “现在!”左晓静很坚决,顾秋看了眼陈燕,陈燕点点头。顾秋说,“那你等着!我呆会过来。”
  左晓静说,“给你半个小时。”
  挂了电话,顾秋还没说话,陈燕道:“去吧,该面对的,逃也逃不掉。”

  陈燕伸手过来,拍拍顾秋的手背,“我对你有信心。”
  顾秋苦笑,“说真的,我自己都没把握。有时真的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左晓静是一个很纯洁的女孩子,她不应该掺与进来,这样对她来说,并不是件好事。”
  陈燕道:“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情可以选择,但是父母是我们无法选择的。”她看着顾秋,“我倒是希望你,不要因为两家的事情,伤害了她。”
  顾秋没说话,陈燕柔声道:“走吧,我在酒店等你。”

  顾秋吻了她一下,送她回酒店,然后直接去找左晓静。
  左晓静低着头,走在省委家属区大院的门口。
  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顾秋还没到,她又看看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顾秋呢,人影子都不见。
  她就嘟着嘴,有些生气。
  一道雪白的汽车大灯照过来,左晓静本能的伸手一挡,汽车在她面前停下,大灯熄灭。
  顾秋坐在车上,“找我干嘛?”
  左晓静看着他,“我找你需要理由吗?”
  顾秋看她心情不好,也不跟她计较。对左晓静说,“上车吧!”
  左晓静拉开门跳上去,顾秋问,“你要去哪?”

  “酒吧!”
  顾秋说不行,酒吧这种地方,你不能去。
  左晓静道:“那你找个地方吧,有酒就行。”
  “干嘛要喝酒?”
  左晓静道,“我能不能有自己的选择?我不喜欢我的事情,全部都是别人安排好的。”

  顾秋想了下,“那我们去周小洁的店里吧,找个包厢,清静。”
  左晓静不反对,顾秋就把车子开到周小洁叔叔的店里。
  这个时候,早没有人吃饭了,顾秋跟周小洁打个招呼,叫她找了个安静的包厢。
  左晓静道:“来两瓶红酒。”
  顾秋点点头,周小洁拿来两瓶进口红酒,又点了四样菜。她倒是看出来了,顾秋和左晓静有话说,因此周小洁识趣的退出去。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左晓静抓起瓶子,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顾秋看着她,“你不要喝醉了。”

  左晓静抬起头来,“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顾秋说,“你指的是哪些话?如果说,与张老先生身体有关的,我当仁不让,绝对算数。”
  左晓静道:“那你答应过我,陪我醉一回的呢?”
  顾秋道:“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卖醉?可我真不希望你醉。”
  左晓静端起杯子,自己喝酒。
  “我不管,你答不答应,反正就这一次。如果你是个男人,最好是不要推三阻四。”
  顾秋看着左晓静,“你怎么啦?”
  左晓静瞪着眼睛,“你是不是准备离开省城?”
  顾秋说,“没有这回事啊?听谁说的?”
  左晓静道:“放屁,你就装吧。最讨厌喜欢装的男人了。”
  顾秋很无语,“我真没有说过要离开,你听谁说的?”

  “我小妈!”左晓静又喝了大半杯,“我听小妈说,你有可能离开省城,去很偏远的地方。”
  顾秋心里一惊,这可不是自己的想法,只怕是老左的意思,看来他真准备把自己弄出去,扔到山旮旯里,不管死活。
  想到这里,顾秋心里一阵冷笑,姓左的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当然,这一点顾秋心知肚明,其实换了他们顾家,估计也会这么做的。
  谁叫两家是死对头?
  顾秋端起杯子,喝了口,“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你要知道,我们只是两颗弱小的棋子。我们的命运,都被下棋的人掌握,他什么时候叫我们进,我们就进,什么时候叫我们退,我们就退。”
  左晓静喝了酒后,脸上变得红嘟嘟的。
  她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顾家是什么样子,不过我可以想象到,所谓的豪门,基本都差不多的。狗屁规矩挺多,莫名其妙的事一大堆。”

  顾秋道:“你都知道了?”
  左晓静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我从小就听说过你们顾家。在我们左家这个圈子里,顾家似乎是个禁忌。年小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奇怪,后来我终于有机会弄明白了。”
  顾秋说,“你既然知道我是顾家的人,为什么还要约我出来?”
  左晓静道:“以后不会了,这是最后一次。”
  顾秋问,“你这么恨顾家吗?”
  左晓静说,“不知道,我对顾家其实并不了解,但是他们让我恨,我只能恨。”
  顾秋苦笑,这种莫如其妙的恨,让两个人连朋友都不可能做了。他也端起杯子,喝了口红酒。
  左晓静闪着圆溜溜的眼睛,“我的心很乱。你知道吗?”
  顾秋说,“等你喝完这瓶酒,让它乱去,反正你也不知道了。”

  左晓静说,“不,我要在醉了之前,把话说完。”
  顾秋道:“那你说吧!”
  左晓静说,“我一直很欣赏你。你知道吗?”
  顾秋不说话,左晓静说,“我知道,做为一个女孩子,我不能说这些,但是我不说出来的话,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顾秋说,“为什么呢?”
  左晓静道:“我听到他们两个在密谋,要把你调到边远的地方去。那些地方肯定很穷,很不顺,但是你可能没有办法,必须面对。”
  顾秋没有说话了,看来老左已经下了决定,不能让自己留在省城,他这么做,无非就是两种意图。
  一是不想让自己招惹左晓静,二是把自己扔开,眼不见为净。反正顾秋的工作单位,档案,依然在长宁,他只是借调。
  如果将他扔出去,顾秋也无话可说。

  反正老顾家的本意,就是要他们在最恶劣的环境下,茁壮成长。这两年,顾秋走得有些顺。
  虽然说,他在不断斗争中过来,但他每次都得利。
  这是典型的,打击别人,成就自己。
  左晓静看他不说话,便问,“你怎么不说话?”
  顾秋说,“我在听。”
  “你不生气吗?你对我们左家有恩,在纪委又是功臣,他们居然密谋把你扔出去,你怎么就不生气呢?”
  顾秋说,“生气解决不了问题,其实我一直明白,老左的心思,只不过是不想让我跟你纠缠在一起。而我呢,也正有这个意思,这才跟他坦白自己的身份。”
  左晓静说,“你这是想干嘛?干嘛要扔下我?我们做朋友,不是挺好的嘛?”
  顾秋说,“你想得太天真了,我们之间存在着很多问题和阻力。再说,年轻人经常在一起,容易出事。这就是老左最不愿意看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