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8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炮一副不屑的样子,说:“奥哟,我就喜欢富豪,看你这样子,滑嫩的很,妈的,时间要是允许,我真想来一炮。”

  桑灵很愤怒,但是她已经走投无路了,马玲把刀丢在地上,说:“你为什么没被淹死?”
  “老天不要我死,你不能杀我。”桑灵冷静下来,高傲的说着。
  马玲呸了一口,地上都是血水,她说:“我妹妹呢?”
  “死了。”我说,说完,就把怀里的女人抱起来。
  我朝着外面走,马玲看着我,问:“我妹妹呢?”
  “死了,该死的人,都死了。”我瞪着她说。
  听到我的话,马玲看着我怀里的女人,她说:“是啊,该死的人,就得死。”

  她说着,就朝着桑灵走过去,我看着桑灵冷傲的看着马玲,她没有屈服,但是可惜,该屈服的时候,他不屈服,不该屈服的时候,他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所以,她肯定会死。
  马玲看着她,桑灵还想说什么,但是马玲朝着她的腹部就是一拳,马玲是个狠人,恶毒的泼妇,桑灵吃痛,跪在地上,马玲说:“你是被淹死的,我记得,妈的,一定是我看花了。”
  他说着,就拽着桑灵的头发,朝着玻璃窗走,马炮说:“没看着有东西碍眼啊,帮帮大表姐。”
  几个小弟,朝着玻璃窗前走,将厚厚的玻璃窗给踹开,很快,就打开了一条路,马玲说:“桑灵,我说过,别他妈勾引我男人,要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
  她说完,就把桑灵拽出去,我看着桑灵痛苦的吼叫着,但是没用,她不是马玲的对手,我看着马玲把他拖到湖边,然后按进了水里,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转身准备走,马炮说:“我草你吗的,邵飞,老子最佩服的人就是你,这么狠毒的女人,你也吓得了手。”

  我看着马炮,我有点奇怪,我问:“他到底是你表妹,还是表姐?还有,她应该是你堂妹。”
  “称呼嘛,重要吗?老子高兴叫什么,就叫什么了,再说了,大表姐流行嘛,我也是跟风时尚的,唉哟,我草,不动了,这下真的死翘翘了吧。”
  我没有回头看,哪里来,哪里去,我看着赵奎他们进来,我长叹一口气,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急着问,现在,离开这里才是重要的,毕竟,烟花易冷,很容易就过去了,当人们发现烟花的真相的时候,我们就麻烦了。
  “我说过,他说我兄弟,重点的路,他走不过去,我就是抬,也要把他抬过去。”
  我说完,就抱着怀里的女人出去了,内心,说不出来愤怒与否,只是觉得,清净了!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了解的东西,是的,最难了解。
  为了活着,人,真的能放弃很多东西,亲情,友情,爱情,但是你不能说人都是罪恶的,都是卑鄙的,只能说个人。
  老刘的突然后悔,不能说明整个人群都是这样的,与之对比的就是杨瑞,那个为了爱,把满腔热血都抛洒出来的男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想表达的就是,卑劣的人,永远都是卑劣的,不要指望他们能突然变好。
  花花没有反抗,没有在多说一个字,因为,我没有给他机会,当枪声响起来之后,她的脸上多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把她美丽的容颜变得极丑,不管她最后有什么面目,她的终结,都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这张脸,才配的上他丑陋的内心!
  我看着老刘在地上蜷缩着,他的哭声是那种懦弱的人应该发出来的哭声,发自内心的害怕。
  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绝对不是!
  但是,他还必须要活着!
  赵奎把房屋清理干净,地上的血迹却斑驳起来,我坐在椅子上,这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但是,在我的内心里,却埋藏了无数个芥蒂,缅甸,不是我的福地。

  怎么处理老刘,也不是个难题,把他丢到矿区里,让他跟矿工一起工作好了,总不能白吃白喝的养着,我没有这个好心!
  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最后一声枪声结束了,心里空荡荡的,真的结束了之后,内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你说对于那些死人,我没有感情吗?
  有的,垛堞,有,花花有,矮子是没有的,所以,让他死的很干脆,桑灵也有,所以,当他们最终死去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是难受的!
  我看着阿丽从外面走进来,见到我,就扑过来,拥抱着我,颤抖的身体,瑟瑟发抖,作为一个女人,她应该这样,她的表现,很正常,我还记得这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小女人去反抗的时候,吃了那一枪托的情形,她是单纯的,可以理解为傻。
  但是,所有的聪明人都死了,只有傻人活着。
  总结的来说,傻人有傻福吧。

  “老板。。。”阿丽哭腔很浓厚的喊着。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不必说,我把阿丽抱起来,将她重重的丢在床上,我丢下一切,抛开一切,我努力的让我自己疯狂起来,让我活过来,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不值得留念,悲伤的情绪在内心里郁积久了,会让我难受。
  我要让快来,来洗刷我的忧郁,把负面的能量,全部赶走,欲望的发泄,是最好的排解窗口,我相信,阿丽也需要一场酣畅的欢乐,来赶走内心的恐惧。
  我们彼此需要,我们彼此爱抚,我们彼此给与彼此慰藉,在这漆黑的夜,让自己疲倦的身体,强行精神起来,把最后的荷尔蒙肾上腺激素发泄给对方,让自己在缠绵中死去,让自己大脑里只剩下那堕落淫糜的享受。
  至死方休!
  缅甸的夜很短,短的我还没有在疲倦的美梦中享受那安逸的梦境,天就亮了,当一声爆炸声在我耳朵里响起来的时候,我从床上坐起来,耳朵里一阵轰鸣,我下意识的摸枪,虽然我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但是身体还是紧绷的。

  我摸了一会,看着外面大亮的天空,就揉着眼睛,妈的,这种日子,太吓人了。
  我站起来,下了床,走出之后,我看着挖掘机,铲车,渣土车,都在矿区里开动着,那一声爆炸,是炸山的响声,我看着那忙碌的景象,我知道,开工了。
  昨天的暴风雨很厉害,死了多少人,只有统计的人知道,我没有兴趣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他们的死,就像是这山体一样,一声爆炸,所有的生命都化作了飞灰,而且,都不会传出去。
  田光封锁的很死,这些矿工也守口如瓶,他们虽然是垛堞的矿工,但是垛堞是个暴君,所以他死了,这些人不可惜,一丁点都不可惜,而更多的人,可能会拍手称好。
  我看着阿丽,笑着给矿工登记采回来的石头,那些矿工有说有笑,没有一个人记得昨天发生什么,是的,没有人,昨天的事情,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赵奎给了我一杯啤酒,说:“飞哥,那帮卫兵怎么处理?他们投降了,现在还关押在水牢里,他们都说,只要你给他们一次机会,绝对不会在背叛你。”
  “你信吗?”我问,说完,我就喝了一大口啤酒。
  赵奎摇摇头,但是他说:“有七百多个人,总不能。。。”

  我说:“都放出来,等太子出来,交给太子,记住,一个都不能留,怎么解决,让太子自己想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