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8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花花围着我走了一圈,看着我,随后问我:“我一直都在观察你,从一个重要的人哪里知道,你有了家庭,你很爱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家人。”

  我看着花花,想要伸手抓着她,但是矮子说:“邵飞,好好说话,别动手,我们跟你好好说的时候,你就好好听着,你一定要动手,也可以,我们也就一千多人,你觉得你能打的过我们,就动手好了。”
  我看着矮子,又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我说:“哼,你搞我家人?你以为你能成功吗?那个人又是谁?”
  “跟你一样,是个可怜虫,至今也活在他舅舅的阴影下,你都不知道,当我第一次用周老大还活着的消息去刺激他的时候,他比你表现的还不堪,他哭了,哈哈哈。。。”花花嘲笑着说着。
  我听着花花的话,我有点愤恨,我说:“田光。。。”
  “是的,田光,是他,你们两兄弟真有意思,都对一个死人那么害怕,这也成了我们走向成功的一个有利条件,你知道,为什么你进军缅甸的事情会被田光否定吗?”花花问我。
  我听了,现在终于是明白了,我现在也终于知道田光为什么那么果决的否定了我进军缅甸的事了,原来,他早就知道周老大没有死了,而且在缅甸搞事情,所以,他不想让我来缅甸,因为他知道,我会掉入陷阱。
  但是我不听啊,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了缅甸,然后羊入虎口,我苦笑起来,这也是田光为什么要把我搞死的原因了,因为我在作死,所以,既然都是死,我的一些东西,他也就不客气了。
  我的苦笑,换来了花花的嘲笑,她说:“你们男人之间,所谓的兄弟情义是非常靠不住的,我用一步步的计划,让你跟田光相信周老大没死之后,就开始挑拨你们,我吩咐田光,让他对付你,将功赎罪,田光还真的做了,而且做的很精彩,让我都有点措手不及,害怕他在内地就把你先弄死了,说实在的,要不是我们拦着,你可能在内地就已经被田光给杀了。”
  我苦笑起来,我问:“田光会那么傻吗?任由你们摆布?”
  “不,他很聪明,他一直在找周老大的消息,来缅甸调查了很多次,也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都是我给他的线索,阿海你记得吗?就是你放我走的那次,他是来调查周老大的线索的,但是,这个人,很贪心啊,他本来是要抓我的,但是最后却变成了杀你,但是,你很厉害,你把他的人都给干掉了,但是,却放走了他,这也就造成了,你们兄弟两变得更加难受,矛盾越来越大。”花花嘲笑着说。

  我哽咽了一下,我说:“田光不知道,不知道阿海那次是来杀我的。”
  我心里很难受,有些事情,我一直在误会田光,花花说:“你知道我是怎么控制田光的吗?”
  我摇了摇头,她捏着我的脸颊,仔细的端详着我,说:“利用你啊,每次他怀疑周老大到底是不是活着的时候,我都会让你去通知他,周老大还活着。。。”
  我。。。

  我苦笑着,回忆起来,是的,我现在回忆了起来,是的,有很多次我都跟田光说周老大还活着,虽然看上去是不经意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妈的,花花真的高明,用我去牵着田光,又用田光来对付我,把我们玩的团团转。。。
  她不写剧本可惜了。
  花花坐下来,说:“有很多细节,我就不跟你详细说了,你可能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就是找不到原因,一个周老大,就把你们兄弟两给困死了,田光也害怕周老大, 他比你更害怕,而就是害怕,把你们都给匡了,让你们在这个局里面,怎么都找不到出路。”
  我点了点头,但是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还没有说,这跟我的家人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周老大说了,只要你消失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芥蒂就没了,他在瑞丽做老大,周老大在缅甸做老大,两个人,都可以实现之前的愿望跟目标了,如果田光不答应,周老大就帮助邵飞,把田光给干掉,所以,田光就答应了。”花花冷酷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周老大是田光心里的阴影,非常重的阴影,在那次的斗争中,田光差点沉沦,若不是我,也不会有今天的田光了,但是,他怎么选择让我死,妈的。。。
  说好的兄弟一辈子呢?
  我苦笑起来,但是,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我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我看着这个人,身体踉跄了一下子,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我眼前,这一出现,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我看着他,指着他,我说:“柱子,柱子,柱子。。。”
  我一连说了三个柱子,足以表明我心里的惊讶,他为什么会来,我突然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那种感觉很强烈,是的,来了,这才是最后的高丨潮丨,来了。。。
  矮子从怀里面拿出来一份文件,交给我,说:“这是矿区开采管理权,与转让权还有股份分配的文件,你签一下,签完了,就该上路了。”
  我把文件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我苦笑起来,都是转让给桑灵的,桑灵在聘用他们做矿区管理,占有股份,三三分,而老刘作为赌石顾问,占了一成,分配的非常详细,但是我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我说:“花花,你知道我有时候会倔强,我不签这个文件,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还是签了比较好,这样,在你被囚禁的岁月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牵挂了。”花花说。
  我笑了起来,但是很快,我就愤怒起来,内心的火,在也没有办法压制了,我吼道:“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我的怒吼,让他们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柱子走过来,把盒子交给我,盒子很轻,我看着柱子,他说:“光哥让我给你的。”
  我听着他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看着盒子,虽然很轻,但是我感觉到了千斤重的压力,我轻轻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浑身的汗毛竖起来了,背脊发凉。
  “手指,一根女人的手指。。。”
  男人为什么喜欢赌?那种不确定性以及最后胜利时刻的刺激,让男人爱上这种玩法。
  尤其是我,赌的特别大,玩的特别刺激,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都得上车,这种无奈与期待,让我充满了兴奋感。
  车子被里一层,外一层的包围着,来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只要杜比的决心够大,我就死不了。

  只要我出去,所有的结局都是未定的,我跟田光斗,未必见的我会输,我就算是赌上一切,我都会赢他的。
  我看着旁边的杨瑞,我说:“想清楚了再说话。”
  杨瑞看着我,脸色死灰,我打开车门,走出去,站在人群里,我个子比较高,所以透过人群,我看到了杜比,他站在花花的面前,所有人都跟着他。
  “你是谁?”花花问。
  杜比很平淡的回答,说:“我是,背包客的代表,之前,我们跟邵老板达成了协议,他让我们在这里捡石头。。。”
  “可以,以前的协议还在,你们以后还能在这里捡石头。”花花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