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42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他拉上游船,刘旺才从怀里掏出了东西扔在船上。
  “下面太黑摸不到有婴尸,只能摸到这个瓶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就给带上来了……。”刘旺才抹着脸上的水,等他借着月光看清楚这是什么的时候都愣住了。
  我也被这东西吓的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只见是一个罐头大小的玻璃瓶,瓶壁上附着了一层青苔,照这情形看,这瓶子在水底的年头不短了,因为刘旺才刚才抓取过,青苔被弄掉了不少,瓶子里有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
  瓶口以红布封住,还滴了蜡防水,透过蜡层隐约能看到红布上画着一张狰狞鬼脸,有点像戏里那种夜叉的脸,瓶子里是黄色液体,还混合着一些黑色的絮状漂浮物,直觉告诉我这些絮状漂浮物可能是符灰,液体里还飘着一个殷红的小胎儿,小胎儿的头特别大,几乎占据了半个瓶子,身子蜷缩呈海马状,一个鱼钩贯穿胎儿,将他钩住悬浮在黄色液体和符灰里漂浮,诡异莫名。

  刘旺才被这诡异的东西弄的紧张了,颤声道:“这……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我也不知道,但这东西看着就知道很邪门。”我皱眉道。
  我预感到这不仅仅只是女大学生流产抛婴儿那么简单了,在风光秀丽都是莘莘学子的大学校园里竟然发现了这种邪门东西,太让人意外了。
  “还是扔回去吧,啊?”刘旺才咽着唾沫说。

  “我们就是来找缠上周晴的婴灵尸体的,好不容易才捞上来扔回去干吗?”我反问。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拿了这东西会出事,老大,我还想活命呢。”刘旺才说。
  我懒得搭理刘旺才了,拿手机把这东西拍了几张照,然后用布包起来放进风水法器袋里,说:“我带着,要出事也是我出事,跟你无关。”
  刘旺才见我这么坚决也不好说什么了,赶紧蹬踏板让游船靠岸。
  上岸后我把照片发给了清薇子。

  过了几分钟后清薇子打电话过来了,语气凝重说:“起初还以为只是婴灵要借腹化胎,现在看来这事比我预想的麻烦多了,你是搞不定了,我找江西龙虎山的道友过去帮你,告诉我地址。”
  清薇子的语气在告诉我这东西确实不一般了,我将地址告诉他后问:“道长,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封口上的鬼脸是民间旱魃的形象,旱魃是一种高等级的僵尸,瓶子里的液体是尸油,絮状物猜的没错应该是养尸咒的符灰,江河湖海这些水气重的地方虽然有生气,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养尸地,很容易把尸变成僵,这人企图把这胎儿炼成高等级的旱魃,胎儿殷红不腐,还保持着流产时的状态,这已经是僵尸了,只是在湖里吸收的日月精华还不足以变成旱魃,周晴跳湖自杀的时候触碰到了瓶子,这瓶子因为时间过长,蜡层本身就不是完全密封,自杀的人元神很弱,很容易着了道,这僵尸的阴煞之气透出蜡层被周晴带走了,刚好这僵尸是个胎儿,阴煞之气中又带着胎儿的怨念,所以导致了周晴变成那种状态,还怀孕了。”清薇子说。

  听他这么一说我都紧张了,喘气道:“僵尸的阴煞之气被周晴带走了,那就是说这瓶子里的小僵尸没有威胁了吗?”
  “话是不错,不过这胎儿在湖底的时间不知道有多长了,周晴自杀的时候带走不了多少阴煞之气,胎儿应该还残留着阴煞之气,仍是一个僵尸,现在你把它带出了湖,在特定的时间内肯定会苏醒过来。”清薇子沉声道。
  “特定的时间……对了,半夜两点,这胎儿死的时间就是这个时间!”我紧张道。
  “应该不会错了,幸好你带它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苏醒时间,也就是说在下一个半夜两点,他就会苏醒过来。”清薇子说。
  “这么说它岂不是一分为二了?那周晴肚子的是……。”我都不敢往下说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团胎儿怨气结合周晴的精血形成的婴灵鬼胎,现在变成了僵尸鬼胎,既有鬼胎的属性也有僵尸的属性,阴邪的很,千万不能让她生出来了,要想办法赶紧灭掉才是,先不说了,我得赶紧打电话让龙虎山的道友去找你,这僵尸鬼胎虽然未到出生的时候,但瓶子里的僵尸复苏,周晴那边的那个必有感应,周晴要是扛不住也会有生命危险,这事要是不动还好,还有几个月时间,你这一动反倒迫在眉睫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你不插手,没人知道这件事,周晴也就必死无疑了,有利有弊吧。”清薇子说。

  “那现在这瓶子该怎么处理,有没有什么办法是我马上能处理掉的?”我皱眉问。
  “僵尸这种邪物风水是没办法的,得靠道家,你有那把法尺在手,对它有一定震慑作用,不到下一个午夜两点,它翻不起多大浪,等龙虎山的道友来了,看他怎么解决吧,先挂了。”清薇子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有些回不过神,刘旺才见我发呆,凑上来问是什么情况,于是我就把清薇子告诉我的情况说了一遍,刘旺才脸色一点点变的难看,说:“你看吧,我就说拿了这东西没好处你就不听,我的预感是很灵的。”
  “现在扯这些有什么用。”我说。
  “那你说怎么办吧。”刘旺才无奈道。
  “本来以为是女大学生偷偷流产抛婴尸,既然现在发现是有人刻意炼僵尸,那我们就要转移调查了,这瓶子在湖底的时间不短了,我怀疑从这人工湖修建开始就被放下去了,等天亮咱们在学校里查查人工湖的历史,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我顿了顿说:“咱们只有二十四小时,这样吧,咱们分头调查,你去查把周晴祸害成这样的那个男生,我查人工湖的事。”
  “周伟涛不跟了吗?”刘旺才问。

  “他的事不紧迫,随他去吧,反正桃花阵已经摆下了,有效果周开安自然会通知我们。”我说。
  刘旺才轻叹口气丧气的低下了头。
  经过这一夜折腾,天都蒙蒙亮了,校园里鸟语花香,湖边出现了体育系的学生在晨跑锻炼,环顾校园我心情异常沉重,究竟是谁在这单纯的校园里干这么邪门的事?
  我和刘旺才在校门口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分头调查了,根据打听到的基本信息发现,学校的历史有七十年,本来是没有湖的,但八十年代的时候,当时的校长想把学校打造成全国名校,除了软件外这硬件也得跟上,争取向已知名的高校看齐,知名大学哪家没有湖和池的?于是乎就有了这个人工湖。

  这人工湖从84年开始兴建,引的是鄱阳湖的水,历时六年,直到90年才正式完工,整体轮廓就是一个缩小版的鄱阳湖,取名小鄱阳湖。
  当年负责人工湖工程的后勤副校长早已退休,一打听才知道还驾鹤西去了,现在学校里几乎没有参与过人工湖工程的校职工了,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还是找到了一个知道情况的,这人是校园里干了一辈子校工的吴师傅,我花了一包烟才从他嘴里打听到了一些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