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保健师》
第92节

作者: 老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院子里站定以后,杜威的表情变得恭敬了起来:“洪帮弟子杜威,率手下赵名扬,求见洪爷。”
  “进来吧,洪爷已经在等着你们了。”一个中年男人从大厅里走了出来,在看到杜威以后,使了个眼色。
  看着中年男人和杜威一脸凝重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只能硬着头皮跟在了杜威的身后。
  行了弟子晋见帮主之礼以后,洪爷让杜威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却让我跪在了他的面前。

  一股无形的压力从洪爷身上散发了出来,让我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低着头,几乎不敢和洪爷的目光对视。
  “赵名扬。”良久以后,洪爷淡然的声音才响了起来:“我听说,昨天晚上你竟然和媚儿吵架了,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是……。”反正洪爷都知道了,我自然只能承认。
  “你知道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媚儿是什么身份,你竟然敢和她顶嘴,你难道忘记了帮规么。”洪爷的声音中透露着一丝森然。
  “洪爷,我……。”我额头上有些冒汗,洪爷的语气越来越严肃,难道,他真的要以帮规来处理我吗。
  受点皮肉之苦我并不害怕,我害怕的是受了责罚之后,会影响我的上位,使得我和梅姐的距离越来越远。

  “杜威,按照帮规,以下犯上者,应该如何处理。”洪爷却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看向了杜威。
  “按照帮规,以下犯上者,视情节轻重,给予二十杀威棒直至三刀六洞的刑罚。”杜威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二十杀威棒,如果真的挨下来,我怕是要在库上躺上半个月。
  “行吧,念在赵名扬是初犯,就从轻处理……。”洪爷沉吟了一下,缓缓的道。
  “洪爷,我不服。”我知道,等到洪爷将处理结果说出来,我至少要受二十杀威棒,而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大声的道。
  “不服,事实俱在,你也亲口承认了,你怎么个不服法。”洪爷冷哼了一声。
  “我和媚姐是在谈恋爱,昨天,媚姐是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和我一起去明月酒吧的,因为中间产生了一些误会,所以才会和她顶嘴的,但是洪爷,既然我们是男女朋友,我和她顶嘴的时候,自然就是以男朋友而不是以洪帮弟子的身份,如果洪爷拿这个来处理我,我不服。”
  我知道自己这些话有些强辞夺理,但是事已至此,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分辨着。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洪爷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扭头朝着内堂喊了一声:“媚儿,你出来吧,这件事情,你给我一个解释吧。”
  “洪爷。”媚姐应声而出,却将头埋得低低的,走到了洪爷的身边。
  “难道这都是媚姐搞出来的事情。”看到媚姐一脸扭捏的样子,我不禁心中一沉,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似乎有许多的不合理,第一,杜威是我生死兄弟,洪爷要兴师问罪,为什么杜威虽然表露出来了担心,但在来洪爷家里的路上,却并没有指点我应该怎么应对。
  第二,洪帮有帮规,但是按理我犯了帮规,应该是刑堂来处理,为什么刑堂堂主却并不在洪爷的家里。
  第三,我是杜威的手下,就算是事关媚姐,但也绝对轮不到洪爷亲自过问这件事情,而应该是由杜威或者是由杜威和媚姐共同处理。
  第四,洪爷是帮主,而我只不过是一名内门弟子,洪爷定了我的罪,怎么可能容得我分辨,但是洪爷不但让我分辨了,而且还让媚姐出来和我对质。

  从这四点我隐隐感觉得到,今天这一出,应该是媚姐亲自设计的,她就是自准了我会不服气,也不想在库上躺上半个月,会拿和她谈恋爱的事情来狡辩,所以才演了这么一出,目的,就是要在洪爷面前做实我和她谈恋爱的事情。
  我这才意识到了媚姐的可怕,但同时心中也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烧着,这个娘们,太工于心计了,我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如意算盘打响么。
  “媚儿,如果你真的是和赵名扬在谈恋爱,那这件事情可就不能拿帮规来说事了,要不然,以后,你怎么嫁人。。。”洪爷一脸责怪的看着媚姐。
  演戏,这帮人全是在演戏,而且杜威似乎也知道媚姐在导演什么,但为什么不提醒我,为什么不帮我说话。
  “洪爷,我是说过要和赵名扬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赵名扬也答应了我的要求,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他对我根本没有感觉,他有的,只是那个梅可卿。”
  “赵名扬,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媚儿不但是我的女儿,而且还是洪帮花堂堂主,你既然答应了和媚儿恋爱,怎么还想着那个梅可卿呢。”洪爷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洪爷。”既然认识到这是媚姐的荫谋,我自然不会让媚姐的如意算盘打响,所以我大声的道:“我承认,我是答应过媚姐,和她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且我也在做着这件事情了,只是,我以前是和梅姐在一起的,梅姐对我恩重如山,难道我能说忘就忘记么,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义。”
  我掷地有声的话,让洪爷和媚姐的脸色都是一变,洪帮以义立身,我现在抬出了义字,这两人好像都有些哑口无言。
  “更何况,我已经和梅姐断了往来,昨天梅姐想要来看看我,这好像也是人之常情吧,我想着梅姐,是我的义,梅姐想来看我,是梅姐的义,但媚姐却因为这个和我大吵一场,我觉得,这就是媚姐的不对。”
  “赵名扬,你说什么呢。”媚姐给我说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冲过来似乎想要揍我。
  “赵名扬,你说得对,这件事情倒真是我武断了。”洪爷却摆了摆手,阻止了媚姐的行动。
  “不敢。”洪爷竟然能自承错误,我自然有些意外,连忙又低下了头来。

  “也没什么敢不敢的。”洪爷哈哈一笑:“人非圣贤,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我如果一点错都不犯,那我不就成了超越圣贤的存在么。”
  说到这里,洪爷话锋一转:“你刚刚跟我讲义,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是你既然答应了媚姐,那就好好和媚姐在一起,这是信,人无信则不立,赵名扬,你说对不对。”
  我一时间哑口无言,洪爷以退为进,抬出了信字,似乎一下子就将我逼入了死角,看来,和这种浑身是油的老狐狸比,我还是差了不少。
  媚姐这才松了一口气,显然,刚刚她也在担心洪爷给我说动了,现在在知道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以后,才如释重负。
  日期:2017-08-2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