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3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下的棋,顾秋的炮明明可以打过去将军,但是老左布下的阵,就算让你将一军,你的炮过去也是死。而且他布下的这个巨大陷井,不管你有多少子可以冲过去,只要进去了,必死无疑。
  顾秋发现老左下棋的一个缺点,他下棋就象带兵打仗,两军开战。事先,他一般都是忙于布局。
  顾秋想,要想破他的棋,必须在他布局之前,猛冲猛撞,一举杀过去。对付慢棋的方法,就是用闪电战。别跟他比什么布局,用一种最简单,最没有头脑的战术。
  一个猛字,足可破局。
  当然,首先你得有实力,能够在人家完成布局之前,调集你足够的力量,去攻击他。因为在棋盘上,给每个人的时间是一致的。比的就是看你运用棋子的手法。
  顾秋明白了这一点,反正这盘棋是赢不了,对峙下去毫无意义,他故意放水,第一局就输了。
  老左说,“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你是要再有耐心一点,还能打个平手。”
  顾秋说,“左书记的棋艺老练,精妙,稳重,我哪有机会打个平手。”
  赢了一局棋,老左心里好多了。
  左晓静说,“我爸就是厉害,你还不信。”
  沈如燕呢,笑盈盈地道:“还早呢,再来一盘吧。我看你们下棋,蛮有味的。”
  老左同志道:“那就再来一盘吧!”
  顾秋心里想到了一个破局的办法,他说,“我有办法跟左书记持平了。”
  左书记哦了一声,“你真有把握?”

  顾秋笑,“试试吧,不一定能做到。”
  左晓静说,“吹牛吧,打我懂事起,还没有人赢过我爸。”
  沈如燕觉得好奇,因为老左的棋艺,可不是吹的。他有真本事,一般人的确没几个下得赢他。她就在旁边看着,看看顾秋究竟想到了什么方法。
  顾秋在摆棋的时候,她帮着自己男人摆棋。
  又开局了,当然是顾秋这个晚辈先来,左书记自持身份,给他一个机会。顾秋想,兵贵神速,刚才跟你比境界,比慢,现在我才不管那些,我要打破常规,采用闪电战,不让你完成布局,看你怎么赢?

  果然,顾秋第一步,推了一下中卒。
  老左以为他要挂中炮,因为很多人都喜欢挂中炮,中炮威胁大,还能拖住人家的棋子。
  可没想到顾秋第二步,直接打掉了老左的马。
  本来老左是双马连株,守在大门口,脚踏八方,令对方的棋子无法进门。哪想到顾秋用这种最粗浅的方式,直接换子。

  棋子换到后面,比的就是实力。
  棋子最少,需要的棋艺越精,否则你完成不那个布局。
  老左把车一横,吃掉他的炮。顾秋走马,出车,一气呵成。
  沈如燕在旁边见了,顿时瞪大了双眼,因为顾秋无所顾及,用炮,马,车,三员大将齐齐闯过边界,他也不管什么布局,专找老左换子。
  老左迫于无奈,跟顾秋换了四个子,两个炮没有了,一只车没有了,马也死了一只,最具实力的战将,只剩一车一马。

  好在士相双齐,卒子还有二只。
  这种下法,的确够乱的。
  但他又没有办法,不得不换。
  十几分钟下来,棋盘上干净了许多。
  左晓静道:“你这哪是下棋,完全就是耍无赖。必着人家跟你换子嘛?”

  顾秋道:“跟高手下棋,你打不过,只能同归于尽。”
  这倒是个道理,明明打不过人家,你还指望赢?最好的办法就是同归于尽,这样多少能撑个平局。
  左书记扔了棋子,“不下了!太没内涵了。”
  沈如燕在旁边笑了起来,“老左还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
  顾秋谦虚道:“哪里,那是我太莽撞了,下棋不循章法,一顿乱来。左书记只是被我混水摸鱼,换了几个子而已。要赢他,还是不太可能。”
  老左道:“你抽个时间,去看看老头子吧!”
  顾秋说,“嗯,那我明天就去。”
  左晓静立刻道:“我也要去!”

  顾秋走后,左晓静也去自己房间了。
  沈如燕洗了澡出来,问左书记,“老左,你觉得小顾怎么样?”
  左书记望着皮肤雪白的娇妻,没有说话。
  刚刚沐浴而出的女人,皮肤透着一种红晕,因为主卧室里有浴室,沈如燕沐浴后,一般都不穿衣服,而是围一块干净的浴巾。
  说起沈如燕,最大的优点,就是皮肤白,脖子长。
  她的脖子很美,项链已经取下,没有一丝修饰,依然散发着迷人的光彩。洁白的浴巾,裹着她娇嫩的身子,胸不大,依然能看到一道浅浅的沟。

  两条修长的美腿,在浴巾下晃动。
  她坐过来,双手挽起头发。
  老左闻到那股香味,伸手将她揽过来。
  “你又问这个干嘛?”
  沈如燕说,“我只是觉得小顾不错,静儿也很喜欢他,看看你的意思。”
  老左不想谈这个问题,“晓静还小,急什么?”
  沈如燕明白了,心里暗道,是不是他已经帮晓静物色好了?真要是这样,那左晓静可以伤心了。
  但这种事情,她这个做后妈的,真管不上。既然老左有他的打算,她只能不再提起这事。

  左书记道:“不过他能处理好奇州案,的确是个意外。”
  他坐在床边,拿了支烟出来,沈如燕立刻给他点火。
  左书记吸了口,“他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天赋。”
  沈如燕道:“嗯,一个年轻人,能把别人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完成的事情,在半个月内摆平了,的确能力没得说。”
  她看着自己男人,“不过我琢磨着,人家刘副书记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否则不可能让他主持工作的。可谁能想到,他能做得这么出色?问题是,他还没有半点骄傲情绪。”
  老左坐在床上,“你有没有发现,他下棋的手法很特别。”

  沈如燕说,“这个我就看不出来了,不过他这年龄,能下出这样的棋,应该有人指点过。”
  老左道:“多年前,我曾跟对手下过棋,他们的棋风很象。”
  沈如燕呆了呆,“你是说,东华省老顾家?”
  左书记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担忧,“如果令人品,这小子的确不错,能力也很出众,跟晓静倒是配得上。”
  沈如燕道:“你担心他是老顾家的人?”

  左书记说,“他姓顾,又是东华省人。你说这会是一种巧合?”
  沈如燕说,“户口上查不出来吗?”
  左书记道:“倒不是查不出来,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一个小毛孩,我犯得着?”
  “可他关系到静儿的幸福,老左,查查吧。是不是,早做决断。免得静儿陷入太深。”
  左书记没说话,他在抽烟,在想。
  其实,象顾秋这样的人,他要查的话,不出一个星期,肯定能查出来。可他又在想,有这个必要吗?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老头子的病情,不能再受刺激了。

  他想再过阵子,熬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沈如燕比较急,“需要我做什么?”
  老左说,“睡吧!”
  沈如燕可怎么也睡不着,如果顾秋真是东华省老顾家的人,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因为关系到两个家族的仇恨,虽然她对这中间的事情,不是太清楚,但她知道,就象岛国和我国一样,上一代积下来的仇恨,会遗传给下一代,于是就成了世仇。
  这种仇恨,很难化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