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3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听了这话,发现左书记依然一脸严肃,好象不太满意。他就回答,“刘书记过奖了,我们只是按部就班,顺着线索摸过去,再说,有段诚贵这位老同志的帮助,我们省事不少。整个奇州案的始末,我们组的同志个个都很努力,任劳任怨,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两口,觉也没睡好,这才在十多天时间内,把案子弄明白。”

  顾秋倒是不自大,也不骄傲。他把功劳都分摊到大家的身上,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如果象当初黄裕松一样,喜欢吹牛,什么功劳都一个人揽,什么过错都是别人的,这样的人,领导听了心里肯定不爽。
  左书记听了,不露声色。沈如燕听了,暗暗称奇,这个小顾果然不错,不贪功,不显摆,懂谦虚。
  她看了眼顾秋,又看了眼左晓静。
  左书记道:“你觉得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
  顾秋心里一咚,没底了。
  老左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还要把自己踩下去?再跺两脚?
  顾秋在这个位置上,刚刚找到感觉。纪委的干部,可以微服私访,看到不顺眼的人,查。我就不信你没有问题。
  有人曾说过,现在的干部,不查则已。真要是铁了心的要查你,一查一个准。
  再说纪委的干部,自然与其他岗位的干部是不同的。
  他们生来就是别人的天敌。
  顾秋刚刚上任,查出了一个案子,自然感觉良好,老左突然这么一问,他就没底了。
  你老左想干嘛?
  老左的目光,挺吓人的,象两把刀,要捅进你的心里,看穿人的心思。
  顾秋说,“虽然我有很多经验上的不足,但是我相信通过学习和努力,我能胜任这份工作。在工作上,我不敢自夸,但是我从小就有着过人的观察力和洞悉力,比普通人多了一份善于分析的头脑,因此,不过我在哪个位置上,我都会认真去做,努力去实现自身的价值。”
  老左这人太城府深了,他总是不愠不火。
  左晓静也不知道老爸是傻意思,你这是想干嘛?把顾秋叫过来,骂一顿吗?
  顾秋相信,他不会是这个意思。哪有人拿着茅台酒让你喝,再来骂你?
  肯定有深意,顾秋一直在琢磨他的心思,可惜这个该死的老左,太狡猾了,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左晓静喊了句,“爸,喝酒吧!顾秋都喝了一杯,你才喝一小口。”
  沈如燕知道左晓静是替他解围,她也喊道:“小顾,吃菜,尝尝阿姨的手艺。”
  她给顾秋夹了块鱼,这是沈如燕亲手煮的鱼。

  顾秋端起杯子,“左书记,我再敬您一杯。”
  左书记道:“你能喝就多喝点,我晚上喝得比较少。”
  顾秋自然就不好意思喝下去了,其实,在来的时候,顾秋一直在琢磨着,要不要跟老左摊牌。
  免得他总是以为,杜书记要借自己和左晓静的关系,来达到什么目的似的。
  顾秋就说,“左书记,我有件事情,想向您汇报。明天您有空吗?我到您办公室来。”
  沈如燕说,“你们在书房里谈也行,小顾。”

  左书记却点着头,“下午吧!你跟孔秘书联系。”
  他还是公事公办,顾秋要见他,得通过孔秘书。这也在告诉顾秋,不管你跟我是什么关系,公事公办,任何人都不要想有特权。
  顾秋当然明白,端起杯子道:“那我就谢谢左书记。”
  沈如燕在旁边看得急,这个老左呢,板着脸,这是什么意思嘛?顾秋呢,自然有些放不开,这样的气氛下,这饭怎么吃啊?
  她一个劲地喊,吃菜吧,吃菜吧。可顾秋根本就没心思动这饭菜。
  跟老左吃饭,真的不爽。

  顾秋甚至在想,沈如燕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人家左书记和老婆在一起,肯定不会这么冷,这让顾秋想起他和杜省长第一次到左书记家的事。
  左晓静看到顾秋有些别扭,把脚伸过去,想踢他一下。
  不料踢到沈如燕脚上,沈如燕瞪了瞪眼,怪异地望着左晓静,搞得左晓静老不好意思。
  其实顾秋倒不是怕,只是这中间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到目前为止,他跟左晓静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而老左呢,似乎不想把女儿给他。
  这一点,顾秋心里很清楚。
  如果不是为了张老的身体,他早就发飙了。
  他这场戏还要演多久,顾秋都不清楚。
  终于看到老左放下了筷子,顾秋就想走了,沈如燕说,“小顾,陪你左叔下盘棋吧!”
  左书记呢,看了顾秋一眼,“会下棋吗?”

  顾秋应道:“还行。略懂一二。”
  左书记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快,还行?口气不小啊。
  他就道:“那我来领教一下。”
  顾秋憨厚地笑了笑,他要让左书记觉得,他不是一个太不靠谱的人。左晓静跑过来,“我爸很厉害的,一般人可下不过他。”
  顾秋理解的意思是,做为一名省委一把手,一般人肯定下不过他。要是搞一个官场棋艺大赛,左书记不是第一名才怪。
  下棋的时候,顾秋才发现老左真的厉害。
  这才领略到,市委一级领导跟省部级的领导的差距。在县一级里,很多领导下棋,完全是摆摆样子,装装谱,表现出来自己很有修养。
  但省级部领导,他们的修养,才是真的高。
  这样的修为,都是时间磨练出来的。
  左书记下棋,很温和,先提卒,再出马,后出车。这是下棋中最为平常的手法。顾秋下棋,以前最喜欢用炮。
  架起两只炮,乱打一通,杀得对方一个人仰马翻,痛快淋漓。
  可爷爷说了,这种下法,只是匹夫之勇。体现不出内涵,下棋要求稳,看似平气,杀气内敛。
  最高的境界,就是料事先机,必得对方无法落子,弃子认输。因为你事先就知道了对方的走法,当他提起子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了,无棋可下。达到这种境界,基本上已经无人可敌。
  老左似乎也在修练这种棋艺,开始三步很平和,后面的棋势,就开始算计顾秋了。
  当然,在老爷子的熏陶下,顾秋也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下棋,不凭一时之勇,而是凭算计。谁算得准,谁就赢棋。
  顾秋出车之后,竟然发现连车也无处可去。
  他要走的路,老左已经在那里了。而且他的双马离槽,大有踏江而过之势。
  下棋除了计算,最重要的一环还在于配合。自己的车,马,炮,兵,士,相,配合好了,就象一个强大的阵营。
  你杀不过来,也闯不出去。
  不过一般的人要达到这种境界,的确有些难度。下棋与天赋有很大关系。老左在自己的阵营上,构就了一个很大,很强势的阵营。顾秋看出来了,老左还是有些保守。
  或许,他在等待着什么,更有可能,他在试探自己的实力。
  因为三招过后,顾秋表现出来的气势,也不弱于人。

  左晓静并不懂棋,她在旁边看着,“你们倒是进攻啊,都盘在自己营里,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
  沈如燕切来了水果,“晓静,你就看着吧,别擦嘴,乱了他们的心思。吃水果吧!”
  左晓静问,“小妈,他们两个谁实力更强一些?”
  沈如燕道:“这个现在不好说,到目前为止,两人还在比耐力,没有进攻,看不出来深浅。不过小顾倒是挺厉害的,他能沉得住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