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丰副市虽然很严肃,但他还是个很理智,很冷静的人。
  今天的反常,给大家产生了一种错觉。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大家都排着队在那里等。
  丰副市长黑着脸,“你们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再不起飞,我们可要追究你们的责任。”
  幸好这时,顾秋和检察院的同志赶过来了,一行人朝这边走过来,丰副市长脸色大变,提着一个小箱子转身就走。
  几个人立刻四下分散,将他包围。
  顾秋走过丰副市长,“丰市长,游戏结束了。”
  考察团的人看到检察院的同志,一个个都有些心慌。他们平时最怕的就是这些人,因为他们一旦出现,意识着一场灾难的降临。
  大家看到检察院的几个人将丰副市长围住,纷纷走过来。
  这时乘客开始登机,丰副市长黑着脸,“你们这是要干嘛?”
  顾秋道:“丰市长,我们又见面了。你这是准备去哪?”
  丰副市长道:“我们去欧洲考察,怎么?你们要干涉吗?我可以告诉你,那可是几十个亿的项目,如果因为我没有到场而谈崩了,你们要负责任。”

  顾秋说,“别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这个世界上,没有离开了谁,地球就不转了。走吧!”
  丰副市长不肯走,两名检察院的同志一左一右夹住他。“走吧!”
  老段提起他的手提箱,“蛮重的嘛,什么东西啊?”
  众人看着纪委和检察院的同志,将丰副市长带走,一个个惊讶的问,“发生什么事了?他们怎么把丰副市长带走了?”
  “是啊,前不久刚刚把吕市长带走,今天又带走了丰市长,到底搞什么?”

  “看来真的有一场严打运动,大家都回去吧,去欧洲考察的事只能往后拖了。”
  “本来就要再过半个月的,是丰市长执意要提前。”
  丰副市长被从机场带走,奇州又掀起一场风波。
  再次引来社会各届的议论纷纷,有人说,省纪委这是怎么啦?到处抓人?
  也有人说,现在的贪官太多了,抓抓也好,给老百姓出口气。
  还有人说,会不会是什么政治运动?派别斗争?
  很多知道吕副市长与丰副市长之间关系的人则认为,肯定是派别之间的内斗,否则怎么可能抓的都是他们这一路人?
  其实,群众永远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他们无非就是人云亦云,议论几句罢了。

  丰副市长被带上车,他很不服气。
  “你们为什么抓我?”
  检察院的同志道:“我们有抓你吗?只是叫你回去协助调查一下吕大鹏同志的事,你紧张什么?”
  丰副市长说,“我没紧张,只是你们用这种方式,我抗议,这是败坏我的名声,搅乱我的工作,我抗议。”
  检察院的同志说,“你可以抗议,到了省纪委,你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是你的权力。”
  丰副市长被两名身材高大的同志夹住,他坐在中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别看他此刻强装镇定,但是他的额头上,明显出汗了。

  检察院的同志道:“我看你很热嘛,要不空调再打大一点?”
  丰副市长一脸尴尬,或许他更担心什么。
  坐在副驾驶室的同志道:“为了找到你,我们可是连饭都没有吃,你就不要抱怨了。”
  丰副市长看着他们,“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没有,就是请你到纪委坐坐。”

  车子开到高速服务区,顾秋叫老段买来了面包和水,给大家每人一份。没办法,执行任务的时候,只能这样了。
  顾秋说,“咱们路上边吃边走吧,晚上我请客。”
  检察院的同志道:“应该的,应该的,咱们这也是为了工作,谈不了辛苦不辛苦,关键是没有白跑一趟。”
  丰副市长看着他们啃面包,有人给他一份,“你也吃点吧!”
  丰副市长不要,他哪吃得下?
  车子一路前行,终于到省纪委了。
  吕大鹏在窗户里,看到自己的老同学丰副市长被带进来,吕大鹏望着窗外,一时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两人是铁打的同盟军,既是初中同学,又是同事,而且都是市委常委,重量级的人物。

  可谁能想到,这么多年以后的今天,两人居然被请到了省纪委,同一个地方间隔。
  自从昨天晚上后,吕大鹏就什么都明白了。
  自己之所以有此一劫,居然是拜这位同学所赐,他有点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从蒙玉玲的话里,他感觉到一种无比的心痛。蒙玉玲竟然是这位老同学的情人,是他安排来到自己身边的。

  吕大鹏的脑子很乱,一遍又一遍回忆着顾秋的话,在她的床头柜的抽屉里,有几个套子,其中一盒只剩二只。
  这意味着什么?
  吕大鹏最清楚了,蒙玉玲居然一直跟丰副市长保持着性关系。一个在自己面前装爱慕,装崇拜的女子,居然经常躺在别人的怀里。
  吕大鹏突然苦笑了起来,“真他娘的,这是一个天大的耻辱。”

  丰副市长被带到一招,同样安排在另一个房间里。
  顾秋和老段,小聂走进来,“丰市长,能把你请过来,可真不容易。”
  丰副市长黑着脸,努力不让人看出自己内心的挣扎与恐慌,“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我要抗议,我要上诉。考察团离开了我,他们谈不成那个项目,你们毁了一个几十亿的工程,你们毁了奇州的经济。”
  顾秋道:“都什么时候了?别给我们扣这么多高帽子。我想你这辈子不会再有机会谈什么项目和工程,而且你故意提前去欧洲,想必是知道了后果。放心吧,我早说过,这世界上不可能离开了谁,地球就不转了。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交代问题。”
  丰副市长道:“我有什么问题?我是经得起组织考察的干部,党最信任的同志,我问心无愧。我上对得起组织,下对得起群众,我不需要交代和坦白。”
  老段说,“你对得起你的同学吕大鹏吗?你对得起蒙玉玲?”
  丰副市长脸色一寒,“我不明白你们说什么?”
  顾秋说,“让我来告诉你,吕大鹏最近几年,工作得力,深得市长赏识,在班子同仁面前口碑不错,上面领导也非常看好他。于是你就心生妒忌,怕他的存在,影响了你的前程,因此你就设计陷害,炮制各种罪证,试图把他拉下水,一脚踩下去,达到稳固你这个常务副市长的目的。”

  “你血口喷人,我没有!”
  丰副市长看着顾秋,“我真的没有。”
  顾秋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们有蒙玉玲的证词。”
  丰副市长道:“那是她和姓吕的,串谋起来陷害我。”
  顾秋哦了一声,“这么说,你跟蒙玉玲没有任何关系?对吗?”
  丰副市长道:“没有,绝对没有。”

  顾秋笑了起来,“可我们从她那里得到证实,在你的屁股后面左边有一块指甲大小的黑痣,而且在你正面的工具上,同样有一个指甲大小的黑斑,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她捏造的?要不要现在当面证实一下,到底是她说谎,还是你想顽抗到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