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7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签约吧,签约完成之后,一切都结束了,我会在这里等你,跟你一起进坟墓,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孤单了,下辈子,我们做夫妻,我要做你胸口的朱砂痣,一辈子烙印在你的心里。”
  我听着花花喃喃自语,就走出去了,不想跟她说什么废话,到现在,事情基本上已经明了了,他们的目标是矿区,整个龙肯矿区。
  矮子要买龙肯矿区不是白说的,一定是有缘由的,否则,他干嘛要说出来,但是我一直都很好奇,他们到底怎么买,现在看来,是从我的手里夺走,但是,我想不到他们用什么能夺走我的矿区。
  武力?他们就算武力赶走了我,政府军会同意吗?我是受缅甸法律保护的,威胁我?抓我的家人来威胁我?这个是最大的,但是我相信,我对我的家人,已经做了足够多的保护,而且,周老大在内地没有人可以帮他,所以,我想不到他们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我。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但是我知道,其实有时候阴谋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就像是迷宫一样,本来走出去的路,很简单,但是为了让迷宫看上去很艰难,就在那条路上添加了很多不相干的路来误导你,让你在正确的道路上,产生许多分歧,从而偏离你正确的道路。
  我现在,基本上已经走出去了,就快要走出去了。
  “要我陪你去吗?”垛堞问我。
  我看着垛堞,笑了一下,我说:“不用,你还是看着矿区,看着矮子,签约的事情,我自己能搞定。”
  “马到成功。”垛堞伸出手说。

  我握着她的手,我说:“你爱马欣吗?”
  对于我的话,垛堞有点奇怪,她说:“玩物而已。。。”
  我笑了一下,我说:“知道了。。。”
  “明天他们会来送原石,早点回来。”垛堞说。
  我松开手,朝着车子走过去,没有跟垛堞多说什么,上了车,开车的人是个缅甸司机,杨瑞只有一条腿,这样的山路,他不适合开车。
  车子离开矿区,朝着仰光开,我闭上眼睛,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跟签约有关,只要签约之后,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我睁开眼,看了一下,又是那个匿名短信,我打开看了一眼,很简单的几个字。
  “不要签约。。。”
  就这四个字,虽然简单,但是却道出了整件事最关键的一环,发送这个短信的人知道,只要我不签约,所有的阴谋就必须要沉在水底,他们所有的阴谋,都是在等着我签约,从一开始的不明白,到现在的明悟,我知道,他们是要从我手里,把龙肯矿区给夺走。
  是的,夺走。。。
  只要我不签约,他们的计划就破产了。
  我只要杀了矮子,杀了花花,杀了老刘,他们所有的计划都会破产,但是那个死了的幽灵依然活在我心中。
  周老大就是这个迷宫里最大的障碍,他死了,但是又活过来,他可怕吗?不可怕,但是他的存在,就像是一道迷雾一样,吸引着我去把这层迷雾给拨开。
  我很想知道他到底死没死,我真的很想见一见他,有一句话叫好奇害死猫,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我非常的好奇,他到底死没死。
  我把电话拿起来,拨通了电话,但是对方是关机的,我咬着嘴唇,我也很好奇这个人是谁?
  要不要签约?
  我只考虑了一秒。

  第一,不要被别人的脚步打乱自己的节奏,第二,安排我能安排的,剩下的听天由命。。。
  我拿起来电话,给马玲打了电话,我说:“嘘,听我说,仰光富人区,桑灵的家,带上你的人,有多少带多少,叫上马炮,叫上所有的兄弟,能弄到枪,就用枪,能弄岛大炮,就用大炮,反正,就往厉害了弄。”
  我听到电话里沉默的马玲,我就看着杨瑞,我说:“马欣该回家了。”
  我挂了电话,看着杨瑞,他也看着我,脸色震惊的无与伦比,他说什么,我说:“嘘,安静的等着,还没到你说话的时候。”
  我说完就闭上眼睛,杨瑞没有说话,我捏着鼻梁,迷雾之中,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能不能逃命升天,就看着一次了。
  赵奎调查的怎么样了,我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看命吧。
  车子开了三个多小时,在中午开到了仰光酒店,我在酒店有房间,到了房间,洗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的头发,梳的很油亮。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我就应该意气风华。
  我刚要走出去,但是电话又响了,我看着手机,还是那个匿名的电话,上面写着一行字。
  “给我点时间,不要签约。。。”
  我看着短信,就深吸一口气,他是谁?给他时间?我摇了摇头,我没时间给你了,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已经约定好的签约日子,我不会错过的,更不会拖延,我不会被任何人影响我的节奏的。
  因为,我来缅甸最大的目的,就是拿下龙肯矿区,所以,不管别人有什么阴谋,那就来好了。
  我想要删掉这条短信,但是我想了想,就拿起来电话,打起来字,我发送了一条短信过去。

  “如果你是我认识的人,那么请帮我一个忙,如果明天矿区出事,你就让我的兄弟太子,无论如何都要过去,把里面的人都杀了。。。”
  我说完,就关机了,一切,都要看命了,虽然谜团还没有开,但是,我已经给自己预算了两个结果,一个就是,我赢了,另一个,就是我死了,如果我死了,那么我一定会让所有人给我陪葬。
  我打开门,杨瑞站在外面,我没有说话,平静的朝着仰光酒店租借的会议室走,我们到了会议室,看到有几个缅甸的记者在,他们看我来了,就给我拍照,我笑了笑,没说什么,直接就进了房间,会议室里,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些当地的记者,还有丁瑞已经一些签约的人员。
  日期:2017-08-2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