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7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经田光也问我这句话,他也问我,兄弟重要还是女人重要,我那时候,没有犹豫,我说兄弟重要,但是,一路走过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人,有的人,为了女人,为了利益,能把自己的兄弟给卖了,这种人,还能面色不改的在兄弟面前活着,所以,这让我很困惑。”我平淡的说。
  杨瑞听了,就哽咽了一下,脸上的挣扎扭曲,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的内心波动,我看着他想说什么,我急忙说:“杨瑞,你还记得,我们当初见面的时候吗?因为桑灵,你负债千万,因为桑灵,你家破人亡,因为桑灵,我们走到了一起,那个时候,我觉得你挺可怜的,就帮了你一把,但是没想到,你最后因此救了我一命,也丢了一条腿。”
  杨瑞抓着自己的裤脚,沉默不语,我认真的说:“杨瑞,我这辈子,对兄弟,亏欠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张奇,你最大,所以,在你爬不起来的时候,我邵飞要做你一条腿,你还记得,在桑拿店吗?”
  杨瑞沉重的点头,想说话,我立马打住,我说:“杨瑞,我邵飞不论什么时候,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我兄弟,就一辈子是我兄弟,我们坐在一条船上,只要你不下船,我们会一起开到船的尽头。”
  杨瑞看着我,很揪心,他想说什么,我摇了摇头,我说:“杨瑞,明天我就去签约了,你要跟着我,现在我身边只有你一个人,你答应过赵奎的,有你在,我就没有事,我相信你会做到。”

  我说完,就站起来,重重的拍了拍杨瑞的肩膀,我没有让他说一个字,因为不需要,我不需要他狡辩。
  我拿着就,朝着花花的房间去,走进去之后,我看着花花坐在椅子上,手里优雅的拿着一颗烟,她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整齐的蘑菇头,白芷如玉的脸,还有那紧身的纱衣,透着诱惑。
  她对着我吹了口烟,狐媚的看着我,让我很惊讶,我说:“我觉得你又回来了,这样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是吧?”
  花花笑了一下,说:“我也喜欢我这个样子,之前那个样子,也确实有点恶心,但是骗到你了,不是吗?”

  我皱起眉头,坐下来,我说:“你应该在演一段时间,毕竟,明天我才会签约。”
  “噢,那有什么关系?”花花质问似的看着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也可以不签约。”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花花不屑的说。
  她的话,很平淡,也很不屑,那种发自骨子里看不起任何人的表情又回来了,她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花花,这让我觉得极其的不舒服,我知道,她骗了我,而现在又毫不掩饰的来羞辱我,来矫正我的智商。
  “你们到底要得到什么?矿区吗?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勇气敢做这样的计划,又以什么明目,我是不会答应的,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就算,你们支开了太子,让张奇身陷囹圄,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你们也不会成功的。”我认真的说。
  花花掐掉烟头,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俯下身来,说:“我不喜欢你自信的样子,你自信起来,有点太幼稚天真了,我喜欢你床上的样子,我喜欢那种真实的感觉,只有男欢女爱的时候,你才不会像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那时候的你,才有趣,来,讨好我,我就告诉你。”
  我伸出手,要扇她一巴掌,但是她立马说:“你对我身体上所施加的任何暴力行为,都会让我觉得很舒服,越暴力,越舒服。。。”
  她说完就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嘴里,伸出舌头,那种诱惑性的举动,让我觉得恶心,我现在知道,我永远看不透花花这张脸下面是什么,她到底有没有真实的一面?
  我收回手,她慢慢的骑上来,摸着我的脸颊,说:“一切都快结束了,但是,你还没有看透,还没有做出任何防御,所以,你输定了。”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不觉得我会输,我杀过一次周老大,我一定会杀他第二次。”
  花花把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说:“嘘,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个人还是一帮人,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面对的人有多可怕,比周老大还要可怕。”
  花花的话,让我有点懵了,但是她已经亲吻过来了,伸手在我的身上抚摸着,那种感觉,让我很厌恶,我现在像是被玩了一样,很不甘心。
  我推开花花的脸,我说:“你现在跟我摊牌,就不怕我杀了你吗?矮子跟你爸爸都在水牢里,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拿着枪,放在我的脑袋上,然后砰,一枪,把我的脑袋打碎,但是在此之前,满足我最后一次吧。。。”花花眯着眼睛说。
  我看着花花亲吻过来的嘴唇,我抓着她的头发,她有点吃痛,看着我,但是却笑起来了,说:“你不敢杀了我们,也不会杀了我们,因为你知道,你杀了我们,没有用,我们在这里,计划还是在进行,所以,有没有我们都一样,而你杀了我们,只会让你断了线索,所以,你不敢,邵飞,你的眼睛,藏不住任何事情,我一眼就看穿了,你满足我,我就告诉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我站起来,松开花花,她说的对,我不敢杀他们,他说的很对,他们在我手里,但是计划还是在进行,所以有没有他们,都是一样,我要对付的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
  这个团队可能有矮子,有老刘,有花花,有垛堞,有桑灵,甚至是我的兄弟杨瑞,他们在缅甸编织了一个陷阱,等我跳进来,我进了局,走不出去了,因为我捂得住这头,捂不住那头,总有纰漏。
  我捏着我手指上的翡翠戒指,花花从后背拥抱着我,一只滑腻的手,抚摸着我的胸肌,一直向下,我有点受够了,被欺骗的滋味很难受。

  “会真相大白的,你会知道,我曾经在你面前有过最真实的一面,我也曾经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给过你,不要想明天的事,因为明天不管你怎么努力,他都会按照计划走,不要走了,今天做一次生死的狂欢吧,通我心灵深处的通道只有一个,你知道是什么,如果你真的让我爱你爱的无法自拔的话,或许。。。”
  我听着花花颤抖的声音,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但是她的身体是很真实的,我不知道她不是跟小咪一样,肮脏邪恶的内心为了满足自己的空虚感而爱上了我,这种爱是不真实的,就像是丨毒丨品一样,他们只是拿来自我安慰的。
  我一把将花花抱起来,她要暴风,我就给他暴风,而且比她需求的更猛烈。。。
  我不知道她的激情是来自于内心深处阴暗面的渴求,还是她即将胜利之前的兴奋与狂喜。
  我走出房间,看着外面的太阳,很刺眼。
  男人跟女人的关系有时候可以很纯洁,有时候可以很复杂,纯洁起来,就是一张纸,没有任何污点,复杂起来,这张纸上写满了文字,汇聚成了一本剧本,里面的故事,能让所有人觉得荒诞。
  我在跟花花斗吗?是的,我在跟老刘矮子斗吗?是的,我在跟周老大斗吗?是的。
  但是,归根结底,我还是在跟我自己斗,这场战争的我最大的敌人其实是我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