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7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垛堞走了过来,她穿着粗气,可能是刚才运动过猛吧,身上还有点血,她走到我面前,看着我,问我:“我刚才听说,你要把刚挖出来的料子拿去修路,盖房子?”
  “有问题吗?”我问。
  她笑了笑,说:“当然没问题,你的厂区嘛,你当然可以做主,但是,我好像听说,你很却货,为什么又要放弃这批料子呢?”
  “我的市场刚刚打开,我当然不会因为没有货源,就拿这些垃圾料去卖的,这样只会玷污我的名声。”我说。
  垛堞添了添嘴唇,笑着说:“我有朋友有好料子。。。”
  “克钦人?”我问。
  垛堞摇了摇头,说:“不算是吧,以前帕敢矿区的一些矿主,他们在被封矿之前,都还有一些存料,老帕敢矿区的料子,很好的料子,最近他们知道我在这边跟你混,所以,都想跟你混个脸熟,把手里的料子给卖掉,如果你真的急需一批货物,我觉得可以看看料子。”
  我听着垛堞的话,就笑了笑,她的表情很平静,这是个很平常的提议,但是我怎么觉得,我没有办法相信垛堞。
  朋友?她除了克钦人会有其他朋友?哼,连他妈自己人都不想跟她做朋友,还别的朋友?他的朋友,只有克钦人,垛堞想要我跟克钦人交易,我感觉到了她的意图,我们也交易过一次,但是,我不能在跟克钦人交易了,因为,我现在跟政府军合作,马上就把龙肯矿区给买下来了,所以,我不能出现什么纰漏。

  但是我说:“可以的,但是,我要先看货,如果货不行,我是不会要的,我要精品料子。”
  垛堞笑了一下,说:“好,我尽快让他们拿货过来让你看。”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垛堞转身,就去联系,我看着她的背影,就笑了一下,一切,都太平静了,他们在努力的营造一个平静的气氛,让我安安心心的做我的事,但是,我做我的事,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太子,张奇都被支开了,下一个肯定是赵奎,所以,我就主动让赵奎消失,这说明,他们就是要十拿九稳的对付我,我虽然猜不到现在是什么陷阱,但是我会尽量的布置好一切的。

  我看着垛堞的背影,心里有一点失落,我曾经以为她可以成为我的朋友,不管是女朋友,还是普通朋友,至少,会是一个朋友,但是,现在看来,俨然不是这样的情况。
  人有时候的困难,并不是困难本身会拦住你,而是你的朋友,你不知道谁是你可以信任的朋友,如果你错信了不能帮你的朋友,你的一切,就会毁在他的手里。
  所以,我要做的,不是去相信谁,而是把握谁,不要因为别人的脚步,而乱了自己的节奏,在这么多天里,我被周老大弄的迷迷茫茫的,我的脚步与节奏,都被他给打乱了,所以,前几天,我显得有点茫然若失的感觉。
  但是现在我冷静下来了,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敌人是人是鬼,是弱是强,名来还是暗来,就如花花说的那句话一样,勇者无惧。
  矿区的勘测工作是简单的,划定的地区都已经画在了图纸上,繁琐的是在线路上制定警示牌与按打界碑,这是个浩大的工程,因为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接下来的这些天理,每天我都在无聊中度过,矿区的生活,简单,枯燥,每天就是睡觉,被机器声吵醒,周而复始,一连五六天,这些天,丁瑞都在矿区里跟我一起,每一个勘测工程结束,他都要与我一起验收,他办事是非常严谨的,要确保我们严格按照合同上的内容执行。
  第七天,勘测的工程结束了,这七天,矿区很平静,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也没有克钦人的枪声,矿区里连打架斗殴的事情都没有,就连喝酒的人都少了,一切都那么正常的运作。
  正常的有点不正常。。。
  “邵先生,最后一块界碑也钉上了,勘测工作已经结束了,如果你觉得有问题,可以在视察一遍,如果觉得没有问题了,我们就可以签约了。”丁瑞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没问题丁先生, 我们可以签约了。”

  “好的,签约仪式我们会在仰光酒店举行,我们希望是公开的。”丁瑞说。
  我听了就点头,我说:“这是当然的。”
  丁瑞伸出手跟我握手,说:“邵先生,我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我对于你治理矿区,很有信心,我们仰光见。”
  我点了点头,跟他握手之后,他就离开了矿区,他走了之后,我心里松了口气,看着地图,终于勘测完了,剩下的就是签约了。
  龙肯矿区,最终会落在我的手里,这一切都看上去非常顺利,顺利的有点不像话。
  啊,已经开始了,那就快点结束吧,这是你们想要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玩什么花样。。。
  矿区的夜晚,依旧火热,工人们还在夜以继日的工作,矿山就像是一座火山一样,外面是山壁,看这个高大,但是其实内部已经被掏空了,很快,山壁也会被挖烂,最后成为一片废墟。
  在现代机器的力量之下,没有什么大自然是不能征服的。
  我坐在平房里,看着桌子上的啤酒,垛堞坐在对面,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喝了一口酒,我说:“矿区的勘测已经结束了,明天我就会去仰光签约。”
  垛堞没说什么,只是喝了口啤酒,随后说:“尽快吧,这里的料子并不好,我们需要扩大的厂区,又或者,去一个好的厂区开矿,旱季的时间很多,四年的时间,有一大半的时间是用于建设,所以,我们要争取时间。”
  我看着她,点了点头,对于矿区的事情,已经是砧板钉钉的事了,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说:“你的朋友呢?不是说了要看货吗?过了这么久都没有音讯?”
  “呵,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政府军盘查的很严,送到矿区来,很难,要不,你继续去看货吧。”垛堞说。

  我看着垛堞,她也看着我,没有什么表情,我笑了一下,我会蠢到这个时候去看货?我当然不会,我说:“还是送来吧,尽快,如果我的矿区都搞定了,他们才来,也没这个必要了。”
  垛堞略微有点失望,说:“知道了,我会让他们在利索一点。”
  我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酒,我问:“矮子说了些什么没有?”
  “说了一点,但是不知道有用没用,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好几个他说的地点了,但是都是空的,这说明他根本就是说谎,所以,我觉得你想从他嘴里知道什么,是不可能的。”垛堞说。
  我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不可能的,最后的救命稻草,肯定不会轻易就拿出来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突然,垛堞问我:“你身边的那个傻大个呢?很久没看到了。”
  我翻眼看了一眼,我说:“让他回内地办点事。”

  “噢。。。”垛堞应了一声。
  我没有回答什么,而是站起来,走了出去,在门口,我看到了杨瑞,我走过去,坐在他面前,我说:“杨瑞,你觉得兄弟重要,还是女人重要?”
  杨瑞有点奇怪,问我:“飞哥,为什么说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