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7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坐在矿区外面的广场上,听着水牢里的惨叫声,赵奎,张奇还有太子他们三个在斗牌,虽然现在气氛很紧张,但是这三个王八蛋没心没肺的,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杨瑞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想着杨瑞,我心里有一股心伤的感觉。。。
  曾经有人说了这么一段有智慧的话,我在脑海里慢慢回忆,雪怕太阳,草怕霜。人怕沒钱,情怕伤。?人实在了,骗你的人就多了;你有用了,找你的人就多了,你没用了,远离你的人就多了,这就是现实。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有些人认识了就好,不必深交,谁好谁坏心里知道就好,尖三分,傻三分,留下四分给时间!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真现实!
  我以前,就是太实在了,所以,现在好像到处都是骗我的人,我不愿意去做一个不实在的人,麻烦。。。
  这一夜,注定无眠,我守夜到凌晨三点多,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睡的很死,没有梦,睡的很死,当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我悄然睁开眼睛,看着刺眼的阳光,天亮了,外面的太阳斗大一颗。

  我站起来,走出去,我看着那狠毒的太阳,我知道,旱季来了,所以,我要争分夺秒,争取早一点,把龙肯矿区给买下来。
  赵奎跟张奇杨瑞他们过来,我说:“去龙肯矿区办事处。。。”
  三个人上车,开车带我到龙肯矿区办事处,也就是龙肯寨,在那里通信比较方便,我看着前方的路,很空旷,没有任何人,矿区现在都被封锁,刚刚结束雨季,所以矿区没几个人,出了矿区,快到龙肯矿区办事处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很多人,这些人把路给堵死了,一直赌到龙肯矿区办事处。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标语,我看不懂,每个人都站在那里,脸上表示愤怒,我看着他们,都是捡石头的人。
  矿区被封了,他们不给进矿区,所以,他们也不能捡石头,所以就来政府部门抗议,赵奎使劲的按喇叭,他们愤怒的回头看,当看到我的时候,有几个缅甸人高声喊了起来,我看着很多人朝着我们围拢了过来,那气势,像是要把我们给撕碎了一样。

  “飞哥,我感觉,不妙啊。。。”赵奎说着。
  我看着那群人,蓬头垢面的,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他们的人围聚过来的越来越多,所有人都怒目相视的瞪着我,脸上的愤怒,说不清楚,我没有得罪他们,但是好像,我成了罪恶首徒一样。
  有多少人?上万人,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他们把我们包围起来之后,我们开车走不出去,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这种感觉,很难受,因为你知道,如果他们一旦动起手来,就算你躲在汽车里,他们也能把汽车给撕碎了。
  突然,一个人朝着我们过来,疯狂的要打开车门,我看着那疯狂的样子,就吓的不轻,有几个人拿着石头,开始砸后车窗,我心里很愤怒,但是更多的是担心,我知道他们开始了。
  杨瑞扶着我,说:“赵奎,开车啊。。。”
  赵奎想要踩油门,但是前面人太多了,一层层的,我们的车子被砸的咚咚响,车子都在晃动,他们好像要把车子给掀翻在地一样。
  我根本没有想过是这个后果,妈的。
  枪响了,所有人都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我以为是政府军的人,但是我看着裂开的人群,走进来一个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他手里拿着枪,怒目斜视,所有人都远离他,好像很害怕一样。
  他走到我面前,弯下腰看着我,眼神很愤怒,但是没有那么疯狂,我看着他,挺凶悍的,头发很长,一张褶子脸告诉我,他是经常在外面风吹日晒的人。
  “喂,赌石大王。。。”
  我听到他的话,就看着他,对于赌石大王这个称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说:“有事?”
  虽然我心里慌张的要死,但是我还是故作镇定,没有一丝慌乱的样子。
  “我们是背包客,这里,都是矿区的背包客,现在,矿区被政府军封锁了,我们没有办法进去捡石头,我们的命,都快没了。。。”

  我看着他,我说:“那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抢了你们的工作,你们应该去找政府军。”
  “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家庭,都有孩子,你可以想想,七八个孩子的家庭,每天只有一美元的生活,而我们现在连这一美元都没有了,你们这是逼我们去找克钦人,到时候,我们就不是去捡石头了,我们也有枪,我们会抢。”
  我看着他,皱起了眉头,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杜比。。。”

  我听着他的话,我说:“那你们找我,又有什么用呢?”
  “你是赌石大王,我们矿区的人都认识你,那块三百吨的原石让你在矿区名声大噪,我们都知道,你要跟政府军商谈买下龙肯矿区的事情,政府军为了把龙肯矿区卖给你,已经封锁了矿区,我们以后没有机会捡石头了,所以,我们只能找你。”
  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外面的人,我一向是讨厌这些捡石头的人,因为他们就是蛀虫,什么都不干,就来抢你的石头,而且还有游匪伪装在里面,搞的矿区乱糟糟的。
  “你威胁我?”我看着他说。

  他摇了摇头,说:“只是为生,豁出去了,我们有两万多人要工作,十万人要养活,政府军占地不管我们,我们只能找你们矿主,如果你们矿主不给我们生的机会,我们只能自己拿起来枪杆子去讨生活了。”
  “你们不怕死吗?既然知道我是赌石大王,你也就应该知道,我手里有人有枪,有军队。。。”我狠狠的说。
  他笑起来了,说:“能抢一块是一块,能活一点是一天,要不然怎么办呢?”
  我看着他,皱起了眉头,妈的,这些人,真的是活流氓,我深吸一口气,这帮人,以后是个祸害,你要是不答应他,我真的害怕这两万人以后会给我的矿区带来不小的动荡。
  所以,我妥协了,有他们在,未必是坏事。。。
  “找几个代表,回头来跟我谈。”我说。
  我说完,就开心的咧开嘴笑了,说:“我代表两万多背包客谢谢老板。”

  我看了他一眼,他立马起身,把挡着路的人给推开,很快,就裂开一条道路,赵奎立马开车离开。
  我看着那个汉子,妈的,是个人才,我一句话,他就信了,这种人,合适!
  跟丁瑞谈的很愉快,我们离开办事处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坐在车上,看着那群默默抗议的人群,他们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疯狂,我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袭击我,那位杜比没有出现,可能去跟一些代表商量了吧。
  他要做的决定是大事,他当不可能一个人决定,但是或许会有那么一天吧,我希望我面对的是一个能管得住这两万人的代表,这样,我就不用跟着两万人一起七嘴八舌的谈了。
  “六千亿缅币,我草,飞哥,我他妈的都吓尿了,你知不知道?”张奇笑着说。
  “一样。。。”我平淡的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