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7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如果是报仇,那么他可以用更隐秘的方式,肯定还有其他的,我思索着之前的种种线索,我捕捉到了一些信息,太子说,他调查过,矮子有要买下龙肯矿区的意图,但是我否定了,他没有那么多钱,而现在联想一下,如果他们真的是要买下龙肯矿区呢?

  但是钱是个问题,几十亿的项目,周老大以前没有,现在也不可能有,所以,钱是个问题,所以,他们的目的不是杀我,而是抓我?
  我皱起了眉头,周老大不会用这种方式,我很苦恼,想不通,我实在想不通周老大现在会做什么,以我对周老大的了解,如果他要我拿钱给他的话,他一定会通过抓我的家人来威胁我,而不是直接来抓我,因为,那样风险会更大,他要对付的人是一个跟他同等的人。
  如果他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那样,风险会小的多,而且,会更容易就范与名正言顺,所以我想不通。
  我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所有的想不通,都暴露了一件事,那就是,周老大死了,他不存在,所以我想不通,但是,所有的种种都表明了他还活着。
  我笑了起来,哈哈大笑,我看着赵奎他们走过来,脸色很难看,赵奎问我:“飞哥,什么情况?”
  我咬着嘴唇,心里很苦恼,我不聪明,一点都不聪明,所以,这个迷局,我破不开。。。
  我看着阿丽跟垛堞他们都围聚了过来,垛堞说:“有几个矮子的心腹,在搞事,他们鼓动那些士兵反抗,怎么办?”
  “你他妈蠢啊?人家都他妈要反抗了,你说怎么办?杀鸡儆猴不会啊?”我吼道。

  垛堞很生气,但是没有说话,直接掏出来枪,朝着人群走过去, 我看着地上跪着几个人,垛堞心狠手辣,直接就给枪毙了,我看着地上的血迹在不停的蔓延,这些人,都是鲜活的人,现在死于非命,这让我很累。
  我捧着脸,深吸一口气,很苦恼,这种身在局中却无法破局的感觉,很累。
  “老板,你有什么苦恼,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解决啊。”阿丽拉着我的手说。
  我看着阿丽,她能解决?他们能解决?没有人能帮我解决,我摇了摇头,走了出去,几个人站在我身后,沉默不语。
  我看着垛堞过来了,说:“搞定了,安静了,下一步呢?”

  我看着垛堞,她很冷漠,有点不愿意说话的样子,下一步?我摇头,我说:“没有下一步,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现在好像陷入了乱局。”
  “乱?是你心乱,冷静一下,现在,你要分清楚,能做的,和要紧做的,不能做的就摆在一边,把要紧能做的都做了,你来缅甸干什么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垛堞冷静的说。
  我看着垛堞,皱起了眉头,她提醒了我,果然,还是垛堞够冷静,我说:“我是来买矿区的,顺便,杀了周老大,但是现在周老大跑了。”
  “那就把周老大放在一边咯,反正现在都已经跑了,你也抓不到他,矮子跟这件事肯定有关系,所以,只要控制他,想要抓到你的敌人,就不是问题,只是时间长短而已。”垛堞说。
  我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垛堞的话,很有道理,我是应该要冷静一下。
  我因为周老大的事情,乱了阵脚,但是现在所有的情况,并没有改变,我感觉,周老大并不存在,因为,我很了解他,我换位思考,我想不到他会做什么,现在的事情,跟动向,都没有符合周老大做事的逻辑,所以,我很怀疑周老大是不是还活着。
  花花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叫做无畏者无惧,我不应该害怕周老大,如果我害怕他的话,那么我就会畏手畏脚的,就如现在这样,是的,我不应该害怕他,一切,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每天对矮子用刑两个小时,直到我们能从他口中查到周老大真正的藏身所在。”我说。
  垛堞说:“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办,我跟矮子相处了不短的时间,真话假话,我能分辨,但是,邵飞,矿区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早一点解决,尽早的把龙肯矿区买下来,这样,你就可以安心的去对付你的敌人,我也可以在旱季尽量多的采矿,旱季很宝贵,多耽误一天,我就少赚一天的钱。”
  垛堞的话,看上去很正常,但是缺乏一种逻辑性,这次,我来买矿,是代表盈江赌石市场,还有珠宝街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难道他以为,我还会跟她分?不不不,她不会这么蠢,不会的,我脑子突然有点明悟过来了,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只要这个东西被我抓住,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但是,就差那么一点。

  差那么一点。。。
  是什么呢?
  差了一点,有一个点,我抓不住,所以,我没有办法道破真想,时间,对,时间是解决的一切。
  阴谋总是要浮出水面的,水到渠成的走,兵来将挡,他们布置了阴谋,不可能永远埋藏在水底。

  现在,他们想怎么走,我就按照他们的安排走,我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浮出水面,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谁都不会在相信了。
  来矿区这一次,我是颇为失望的,我以为会跟周老大有一个正面的对撞,哪怕是打的枪林弹雨,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他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我总是听说他还活着,但是就是见不到人。
  我很想确定他死了,但是那两个人的表现,都让我怀疑他是活着的,而花花的话又言之凿凿的说他是活着的,所以,我现在被牵扯进了一个漩涡之中,所有人,都说着让我分裂的话。
  我马上就要精神分裂了,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赵奎,放炮吧,今天是年三十,虽然,我们不能在内地过,但是,在矿区,该庆祝,还是要庆祝一下的。”我说。
  听到我的话,赵奎就出去了,把早就摆放好的烟花给点燃了,我看着烟花升空,炸裂的烟火一点也不好看,我第一次觉得烟花这么难看,或许,是我现在的心情很难看。
  阿丽端上来几叠小菜,腌豆角,腌腊肉。。。
  都是腌制的食物,在矿区,就是这样,这些小菜都是奢侈品,阿丽给我开了啤酒,说:“老板,别在想事情了,你们中国人说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会好的。”
  我喝了一口啤酒,很纯,缅甸没什么好,就是啤酒比内地的要好喝很多,垛堞也喝了一口,很大一口,喝完之后就放下,说:“我之前的一万矿工会过来,明天就会开工,我还在联系新的矿工,如果你把龙肯矿买下来,大概我们会有十万矿工一起挖矿,那个场面,一定很壮观。”
  我没有说话,整个龙肯矿区有三十几个场口,每个场口有上百个矿区,我们如果全部拿下的话,要在四年内利益最大化,十万矿工是远远不够的,还是得靠机器。
  “等,等事情谈完了再说。”我平淡的说。
  垛堞看我无心谈生意,就不说了,吃她的饭,喝他的酒,然后去水牢折磨她的人。。。
  现在我不想谈任何事情,我只是想平静的把年三十过完,虽然没有跟我想在一起过年的人一起过年,但是,我还是要按照传统,在年三十这一天,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去想。
  吃饭,喝酒,守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