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1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被张松要挟的,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话,之前和归不归说好的便都作废了。”公孙屠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们说好的,由我来仿制帝崩法器。当初走了炼器一道,我一直以为天下无人能炼制出来帝崩。现在这件神器就在眼前,我怎么舍得擦身而过?”
  吴勉冷笑着看了一眼表情怪异的席应真,顿了一下之后,又对着饕餮说道:“那么说的话,你们身上的伤也是自己做出来的吧?张松的伤是你的手笔吧?好手艺,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上辈子他睡了你的老婆。借问一句。你是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在重一点你们直接就可以把他埋了。”
  饕餮对为什么恰到好处的伤患,用了五个字回答:“他先打得我……”
  这个时侯席应真终于放过了归不归,大术士走了过来。恶狠狠的瞪了还在吐着白沫的张松一眼。随后对着饕餮说道:“继续说,刚才外面那两股气息的确是谷元秋和伊秧的。难不成这个也是你们做出来的?”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我炼制过一件法器。可以知道特定之人的确切所在之地。”公孙屠陪着笑脸过来说道:“您和谷元秋、伊秧三位前辈在那里,我都是知道的。也是因为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张松才起了这个心思。用帝崩法器将二神引到这里来。起码要让谷元秋、伊秧见到法器是进了这座洞府的,用张松的话来说……”
  说话的时侯,公孙屠的眼睛一直盯着席应真脚下带着的那件法器。咽了口口水之后。他继续说道:“谁的屎盆子就扣在谁的头上。”
  “那么你又图什么许的?”席应真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方士之后,继续说道:“张松用帝崩做人情,勾的方士爷爷我揍归不归一顿。也把谷元秋、伊秧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把他们几个摘出去。你呢?帝崩到了方士爷爷我的手里,你又怎么知道会不会再让你仿制了?”
  公孙屠的魂魄都被帝崩带走了,当下他继续没有丝毫犹豫的对着席应真继续说道:“是张松,他说您老人家是陆地术法第一人,从来不屑使用法器的。到时候帝崩还是他交给他处理,那么还是由我来仿制。用归不归的名义将几家大修士召集到一起……”
  听到公孙屠一点掩饰都没有便将他出卖了,刚刚缓过来的张松眼前一黑,差点一下子又晕过去。其实他什么都算到了,包括这个炼器之心不亚于百里熙的公孙屠。他是这个计划当中唯一一个可能出现破绽的,只要他出现,归不归三言两语便可以诱使公孙屠说出实情。

  而这个炼器成痴的方士又不肯离开帝崩太远,只能将他藏在洞府门口附近。好在他炼制的法器不亚于昔日的百里熙,自己炼制出来一件可以隐藏气息的斗篷。之前从伊秧的身边走过,那位方士一门第三任大方师都没有丝毫发觉。
  张松这么做除了找一个大靠山之外,还有将祸水东引嫁祸归不归的意思。老家伙从他的洞府离开之后,张胖子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也是他实在聪明过人,知道了公孙屠还有这么一件可以找人的法器之后。便马上想到了这个计策。不过最后还是玩闹一样,输在了白发男人吴勉的手上。
  不管怎么说,席应真最后还是输给了吴勉。虽然是归不归错事在先。不过张松错上加错,将谷元秋、伊秧都引到这里来,那就更加过分了。
  说起来张松还是没有看透席应真,或者说是他没有把所有的底底都交代给公孙屠。寻常的法器大术士或许真的不放在眼里,不过这件天上地下的第一法器,就连徐福那样的大方师也要派出自己的绅士亲自看守。如果不是担心帝崩在海上遗落,那位大方师出海的时侯已经直接带着走了。

  最后说起来,归不归、张松没有一个好人,席应真各打五十大板。每人都给了一个小嘴巴,帝崩充公已经就姓席了。原本他就是除了徐福之外的第一修士,现在有了这件传说中的法器。术法第一还是徐福莫属,不过真动手的话已经和术法高低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这座洞府已经暴露在神祇的面前,为了确保小任叁的安全。席应真带着的张松要在这里等到吴勉、归不归他们找好新的洞府之后。才可以放心的离开。不过天下虽大,像这样隐秘又方便的洞府不是一时半会能找得到的。虽然之前小小的闹了一下,不过三天之后这些人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该吃就吃该睡就睡的什么都没有耽误。
  席应真也不像仿制帝崩,老子手里抓着一件就可以了。再仿制一件流传出去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拿着另外一件帝崩来轰自己?这一下原本信心满满的公孙屠便坐蜡了,他哭丧着脸去找归不归、张松,让他们俩去劝说大术士。当初你们俩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不让我仿制了,你们俩要把事情说清楚。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对公孙屠,归不归完全不搭理他,你和张松一起来坑老人家我,还要我老人家给你想办法?呸!做你奶奶的梦去吧……
  张松心里虽然隐约有一点亏欠公孙屠,不过现在他设计席应真在前,这个时侯怎么还敢去招惹自己这位昔日的老师尊?但是可能是心宽体胖的人都好说话,趁着没人的时侯,张松给公孙屠想了一个办法。他用棒槌一样的手指头指着那个守在席应真身边,整天嘻嘻哈哈的人参娃娃说道:“看见了它没有?这世上如果还有能说动大术士的人。一定就数这个人参娃娃莫属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说动这个小娃娃,大术士还有松口的可能。毕竟有没有那件法器他也是陆地术法第一人,应真先生并没有那么看重法器。”

  张松的话让公孙屠听在了心里,原本他比这个胖子要早认识这人参娃娃。不过当时的公孙屠的心思完全不在小任叁的身上,虽然知道它和大术士席应真以父子相称,实在没有想到会好到何种程度。
  当下公孙屠开始打了人参娃娃的主意,知道这个小家伙贪酒好色之后,便时不时的出去一趟,回来的时侯都会都在两坛和小任叁口味的上好美酒。一来二去的这一人一妖的感情也好了起来,在小任叁眼里,这个年纪看着不小的方士真是越来越顺眼了。人参娃娃也拍这胸脯打了保票:“现在老头儿天天抱着帝崩睡觉,等着再过几天他过了新鲜劲的,我们人参过去给你拿过来,不就是一个破铜疙瘩吗?山下娼馆的小姐姐他舍不得送人,一件破法器我们人参就给他做主了。”

  有了小任叁的保票,公孙屠便如释重负一般。当天一大清早就出了洞府,说他早年看着一大户人家窖藏了不少的美酒。算着也有二百多年了,现在回去看看能不能给小任叁弄回来两坛尝尝鲜。
  不过公孙屠这一离开,三天都没有在回来。按着他的术法,最晚大半天也应该回来了。小任叁还在等着二百多年的美酒解馋。当下开始撺掇着众人下山去寻找。
  公孙屠怎么说也叫方士,虽然他的术法一般,不过仗着自己炼制的法器犀利。一般的修士远不是公孙屠的对手。不过三天未归,加上前些日子张松将洞府的位置泄露给了谷元秋、伊秧。担心这个方士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不好向徐福交代。归不归也开始撺掇着席应真一起出去看看,公孙屠到那里浪去了。
  日期:2017-09-09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