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35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昌隆说:“这叫杨公寻龙尺,是咱们的先祖杨筠松留下的,除了寻龙点穴的功能外,还能降妖伏魔,这把寻龙尺可说是开启《撼龙经》的钥匙,如果没有寻龙尺,《撼龙经》上的寻龙点穴之法只能是理论,当年祖上早就考虑到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将《撼龙经》和寻龙尺分给不同的子嗣收藏,能最大限度的保护《撼龙经》上的秘密……。”
  我插话道:“实不相瞒,《撼龙经》就在我手上,但我通读过一遍,里面的内容虽然是关于寻龙穴的,但并无特殊之处,到底有什么秘密?”
  杨昌隆冷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秘密,老祖宗跟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留下《撼龙经》和寻龙尺,却不告诉里面是什么秘密,结果害的大哥一家抱着一个未知的秘密惨死,幸亏外人不知道还有寻龙尺的存在,否则,呵呵,我估计也不会活着跟你说话了,真是恨透这两样东西了,我一个小生意人,这寻龙尺在我手上就像烧火棍,我恨不得把它给烧了,但……唉,这就是家族的宿命。”
  我凝望着寻龙尺,心中感触很大。
  “我知道你始终还是不信我说的,毕竟易大海将你养大,这种感情一时半会很难改变,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你这么大人了,我相信你会有自己的判断,真相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的根在哪,有机会就回来祭拜祭拜家人,以慰大哥一家的在天之灵,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拿上寻龙尺走吧。”杨昌隆说着就瘫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吁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我收好寻龙尺,给刘旺才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庐山脚下接我。
  刘旺才得知我返回了庐山脚下颇为吃惊,很怕胖子把我抓走了,在电话里骂我有病,我也不好跟他说今晚发生的事,毕竟有些事只能选择独自承受。
  在等待刘旺才来接我的期间,我瘫坐在了农家乐院落的庭院灯下,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易大海对我恩重如山的画面。
  在此之前我跟杨昌隆没有任何交集,他不可能编造这样的谎言骗我,也不可能这么巧说出易大海的名字,因为骗我根本没有意义。
  半小时后刘旺才匆匆赶来接我,上车后他开始骂骂咧咧,吵的不行,为了让他闭嘴,我只好把刚才发生的事给说了一遍。
  刘旺才突然一个急刹,嘀咕道:“你说海叔杀了你全家,然后又收养了你?”
  “这只是杨昌隆的片面之词。”我说。
  刘旺才大笑道:“简直胡说八道,这根本说不通啊。”
  “但杨昌隆应该没有撒谎,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当事者都死了,这事很难去调查了。”我说。
  “顺其自然吧,现在郁闷也没用,没准有一天真相自己就浮出水面了,我觉得这事当中一定有隐情,海叔虽然脾气有点怪,但我看得出来他对你的关心都是真心的。”刘旺才安慰道。
  “但愿吧,唉。”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咱们现在是回旅馆,还是……。”刘旺才询问道。
  “直接去鹰潭吧,得把金老大吩咐的事先解决掉,而且这里不能逗留了,胖子要是察觉到书是假的,肯定会继续跟踪我们。”我说。
  刘旺才点点头,立即踩油门加速,天际发白,黎明破晓前我们离开了庐山。
  我们驱车几个小时总算到达了周开明的老家,按照他给的地址,我们很快找到了他的祖坟。
  从这座山的走势和对应的星宿来看,亥龙丙向,紫薇照龙,充满了贵族之气,如果把祖坟葬在此山的吉穴,必定官运亨通,周家的祖坟位于亥龙山势的前爪处,这里属于乾位,乾位的生气贯通棺木,从亥方而来的生气会变为正气,催发出强烈的官运,已经是个绝佳的官运宝穴了,就目前看到的情况来看,周开明当了市长正是应验了这个穴的官运。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沉声道。
  “什么意思?”刘旺才好奇道。
  “周家祖坟已经是个官运亨通的宝穴了,他都当了一市之长了还不满足,仍要往上爬,但就这个穴的官运来说,市长已经到头了。”我无奈道。
  刘旺才嗤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你见过有谁嫌钱多,嫌官大,嫌女人多的?”
  “说的也是,不过官运这东西跟财运一样,命中是有定数的,老天只让你当个市长,你偏要坐市委书记的位置,这等于是在逆天数!如果我帮他引气催官,会折周开明阳寿的,等于是在拿命换官运。”我沉声道。
  “你管他折不折寿,我只知道我们要是不做,金老大不会放过我们,再说了这种祸害老百姓的贪官折寿就折寿,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事,老郭肯定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跟金老大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谁还管周开明啊,赶紧的要怎么做?”刘旺才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事也只能这么办了,算他周开明倒霉了,就让你再升一级,短几年阳寿算是报应了,有所得必有所失,很合理。
  “要联系周开明,这事要挖坟,要得到他的同意,最好是本人在现场,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我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我说着就掏出手机给周开明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周开明的秘书,周开明在参加常委会,不方便接电话,秘书说等他开完会回电话给我。
  我们只好在坟头等着了。
  中午时分周开明总算回电话来了,我向他征求挖坟的意见,希望他能亲自过来,本来我以为他就算不能亲自过来,为了升官肯定会同意挖坟,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一口就回绝了,说祖坟无论怎么都不能挖。
  我皱眉道:“周市长,不挖坟我没办法帮你引气催官啊,那天在车里我看你对升官的欲望很迫切,以为你不会这么迂腐,没想到……。”

  “总之挖坟就是不行!你不是风水大师吗?另想其他办法帮我解决,要是解决不了,我跟金世杰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周开明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搞得我拿着手机莫名其妙。
  “怎么说了?”刘旺才见我愣住了问道。
  “周开明没同意挖坟。”我说。
  刘旺才也觉得很诧异,说:“他要催官,催官这种事跟祖坟风水有很大关系,他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才对,为什么现在又不同意。”
  这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郭高岭的,我就知道周开明跟金世杰联系了。
  接起电话后郭高岭直奔主题道:“老弟,你要挖周家祖坟?”
  “是的,不挖没法引气催官。”我说。
  “周开明刚才打电话冲金世杰发火了,说怎么要动他祖坟,金世杰让我转告你,他这祖坟最好别动,不然周开明怪罪下来,这项目的合作就黄了,你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郭高岭说。
  我冷笑了下说:“郭先生,你也是风水师,有些东西没办法绕过去的,难道你们当初没跟他说清楚吗?这世上哪有鱼和熊掌兼得的道理,哦,又要升官又不让挖祖坟,挖个祖坟只是小事,我就不明白了他为什么不同意。”

  “我明白,这也确实太难为你了,这样吧我跟周开明谈一谈,你等我半小时。”郭高岭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凝望着祖坟心中一凛,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赶紧靠近周家祖坟,查看了下边上的泥土状态,只见祖坟附近的泥土呈发散状态,手按上去很松软,捏起一小撮闻了闻,水气非常重,在手上一搓还成了糊状。
  “老大,你在干什么?”刘旺才凑上来问。
  “风水跟中医一样,也需要望闻问切,我知道周开明为什么不让我们挖他的祖坟了。”我的心往下一沉说。
  “怎么?”刘旺才好奇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