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34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瞌睡袭来,我伸了个懒腰只好把这事暂时抛开了,我正打算躺下睡觉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这大半夜的有人敲门,我一下就警觉了起来:“谁?”
  但外面没有回应。
  我贴到门上从猫眼里看了下,看不到有人,我打开门朝走廊里左右看了下,也没人,真是见鬼了。
  正当我想关上门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张纸条,捡起来看了下,上面写着几个字:城隍庙后门古树下,想知道身世就一个人来。
  我皱了下眉头,敲门的人显然就是送这张纸条的人,这人鬼鬼祟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因为在不知道这人到底安的什么居心的情况下很危险,不过一定不是胖子和袁氏集团的人,如果是他们根本不会用这种法子约我见面,这个约我的人似乎对我的身世很清楚。
  强烈的好奇心还是促使我决定见一见这个人,为了安全起见,我把丝绸黄布藏在了卫生间排风扇的后面,这才出门了。
  城隍庙就在旅馆附近不远处,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我绕到后门,果然在一棵古树下看到了一个人,我走过去后发现这人背对着我站着。
  我不敢靠的太近,问:“你是谁,为什么鬼鬼祟祟给我送纸条,约我来这里见面有什么目的?”
  这人慢慢转过了身来,当我看到他时愣了一下,这人就是下午碰到的那个杨氏老头!
  “是你?”我吃惊道。
  “对,是我。”老头含笑道。
  “你到底是谁?”我警觉的退后了几步。
  “呵呵,怎么说呢,过来不要怕。”老头示意我过去。

  我对老头很警觉怎么可能过去,老头笑呵呵说:“算了,那就这么说吧,我叫杨昌隆,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大哥的孙子,按照辈分,你应该喊我一声叔公。”
  “好复杂的辈分。”我皱了下眉头。
  “有什么复杂的,你爷爷是我大哥,我跟你爷爷是亲兄弟,咱们是一脉连枝的亲人。”杨昌隆说。
  “莫名其妙就说是我亲人,你有什么证据?”我质问道。
  杨昌隆摇摇头说:“现在你叫我证明还真没办法,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取我的血和你的血验一下DNA,但需要时间才能出结果。”
  我迟疑了下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你又怎么这么肯定?”
  “那是因为你跟我侄子小时候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像了,你要不是他儿子我杨字倒着写。”杨昌隆沉声道。
  我一下激动了起来:“你认识我父亲?!”
  “我侄子我能不认识?”杨昌隆说:“白天在山脚下杨氏聚居遗址看到你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恍惚间还以为是我侄子,你说你是来寻根问祖,我就更有数了,于是故意引你去祠堂,想确定一下判断,暗中观察发现原来你真的有目的,但你不要怕,那祠堂本来就是我大哥一家生前住的,也就是你的家,祠堂里的东西本来就属于你,你随便拿都没关系。”

  我有些懵住了,杨昌隆突然老泪众横哽咽道:“当年的事实在太惨了,大哥一家在一夜之间都被杀光了……如今你能回来,他泉下有知也该安息了。”
  我呆呆的看着杨昌隆,他的话让我一时回不了神。
  杨昌隆眼泪婆娑望着天际,叹了口气说:“你跟我来。”
  我仍没有放下戒心,不敢贸贸然跟过去,杨昌隆回头说:“当年的惨案后,我大哥一家的尸体都是我处理的,当时情况很复杂,我也来不及给他们找墓,只能全都堆在一起火化,骨灰就供奉在城隍庙里,你不想去祭拜一下吗?”

  杨昌隆说完就径直从后门进入了城隍庙。
  我迟疑片刻才跟了上去。
  杨昌隆带我去了城隍庙一处幽静的角落里,这里有一座微缩的小石塔,类似佛教的七层浮屠塔,他说里面供奉着我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姐姐、哥哥的骨灰。
  我吃了一惊,原来我还有姐姐和哥哥,只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虽然我还不知道杨昌隆说的是否属实,但对死人磕几个头是一种尊重,于是我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杨昌隆哽咽道:“大哥,我带你孙子来看你了。”
  我想了想问:“既然一家子都被杀了,为什么我会没事?还被人当做弃婴收养了。”
  “这我也不清楚,记得当时我去老宅的时候,满屋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偏偏没有你,我翻遍了屋子也找不到你的尸体,你那时候还是襁褓里的婴儿,不可能会走会飞,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你被人带走了,至于是谁带走你的我就不知道了,所以你这次回来我才那么肯定,因为你本来就没死,不过我知道仇家可能是谁,只是我没能力也不敢去给大哥一家报仇,我大哥跟我不一样,他是继承了杨公风水术的风水师,而我对风水不敢兴趣,就是一个普通人,对不起大哥,我没能给你报仇。”

  “你知道仇家是谁?”我愣愣道。
  “嗯,大哥在死前还残留着一口气,用血在地上写下了仇家的名字,才断的气。”杨昌隆说。
  “到底是谁?”我急的追问。
  杨昌隆一字一顿的说出了名字:“易大海。”
  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的脑子顿时“嗡”的炸响了。

  怎么可能是易大海?如果易大海真的杀我全家,为什么不斩草除根,留下我这个祸患在身边,甚至还把我养大?普天之下我想没有哪个人会这么做,这根本就是个矛盾说不通啊。
  可惜易大海已经死了,没法查证了。
  “这……这不可能。”我颤声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看你的反应是不是认识这个易大海?”杨昌隆皱眉道。

  “易大海是收养我的人。”我愣道。
  杨昌隆露出了骇然的表情,说:“这怎么可能,他杀你全家为什么要收养你?!”
  我茫然的摇着头说:“一定不是易大海,留下的血字不一定是仇家的名字,也有可能是其他意思。”
  杨昌隆稍稍冷静了些,说:“我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一个人在那种情况下,留下一个名字,除了指向杀人凶手外,你觉得还有别的可能吗?”
  “那他为什么不斩草除根连我也杀了?反而收养我,把我抚养长大,还教我风水术,让我成才,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反问道。
  “这……。”杨昌隆也解释不了这是什么道理,说:“不管怎么说,这个易大海肯定有问题,劝你赶紧跟他断绝关系,没准你在认贼作父!”
  我苦笑了下说:“他都已经死了。”
  杨昌隆这才松了口气,说:“那就好。”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了。
  “先不说易大海是不是杀你全家的凶手了,跟我来,有件东西要交给你,放在我这也是浪费,只有在你手上才能发挥它的效果。”杨昌隆示意我跟他走。
  杨昌隆开车带我返回了庐山脚下的一个农家乐,原来他是个生意人。
  在办公室的夹层里,杨昌隆取出了一把很特殊的尺子,这尺子的造型犹如一条蜿蜒的龙,上面的刻度是以天干地支标注的,还有大量咒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