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真是没有印象,既不是相识纪念日,也不是结婚日,更不是生日。
  他看着我一头雾水的表情没忍住闷笑出来,“今天是周五。”
  我问他然后呢。
  他说这不值得开心吗,明天我可以陪你在家里看无聊的电视剧,睡一个懒觉,午后迎着阳光**。

  我好笑又好气,周容深和我在一起时完全不一样,他不严肃,也不较真,偶尔幽默感让我回味无穷。
  他很宽容我,不论我有多么错,他都用非常温柔成熟的口吻指点我,告诉我应该怎样,虽然有时觉得不如和乔苍在一起更轻松自我,但他是很好的丈夫。
  吃饭的过程里我问他假如调到公丨安丨部,经商会不会受到影响。
  他在我碗里放了一只剥好的焗虾肉,“如果能做到副部,任何人都不敢检举,除非是最上面的官亲自查办,但可能性很小,他们怎么顾得上。”
  他笑着问我周太太想要做部长夫人吗。
  我一本正经说我只想你平安,和我过一辈子。
  他平静注视我,我让他答应,不要做任何冒险的事,他抿唇沉默许久,“吃饭吧。”

  晚餐结束周容深向乐队点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他跟随音乐唱了两句,周容深唱歌真的非常动听,他嗓音低沉,像低音炮一样,听上去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坐车回别墅的路上我想起下午遇到常锦舟的事,我告诉周容深他们的婚礼在两月后第一个周末举行,如果没时间我们就不去了,贺礼托你那位朋友送到现场就行。
  周容深说三天左右的时间应该能挤出来。
  我看了他一眼,他似乎不打算失礼,其实我真不想去,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乔苍,赵龙肯定也要去,这些知道内情的危险人物,就像一颗定时丨炸丨弹,随时都会把我的生活炸得灰飞烟灭支离破碎。
  还有常老,那个老东西的眼神让我觉得很不自在,不再碰面最好了。我什么条件我清楚,在圈子里又混了这么多年,往往我没有感觉的一个姿态和眼神,对男人来说就是勾引。
  我挽着他的手说,“常老女儿大婚,他势力那么大,黑帮的人都会去捧场,你搀和进去万一被人说闲话,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好吗。”
  周容深蹙眉不知看什么,他没有听进去我的话,我又说了一些理由,他忽然抬起手制止我,他问司机后面两辆车是不是在跟着这辆。
  司机脸色有些难看,“我也发现了,的确在尾随,从上一个路口开始,大概有五六分钟了。”
  两辆车很快从后面超上,并驾齐驱在两侧,我们快他们也快,我们慢他们也慢,很明显来者不善。
  周容深拿出手机拨打了王队电话,告诉了他Ju体地址,让他和郑队迅速带特警过来支援,王队听到他陷入包围,声音都变了,“周局长,只有您自己吗,您没有配备警员吗?”
  周容深说和太太出来吃饭,没想到遇见这样的事。

  “夫人也在?”
  王队大吃一惊,“我立刻安排,根据现在的定位,您正在不断朝西南行驶,距离市局太远,莆田区局可以迅速支援,您撑半个小时,最多四十分钟。”
  “不要声张。”
  周容深说完这四个字,迅速将电话挂断。

  司机在这时焦急大喊,“糟糕,周局长,他们左右夹击,我们既无法超车,也无法绕路,只能被迫在中间朝前开,再往前就是维修公路了,几乎没有人烟。”
  我在这一刻出奇的冷静,我通过后视镜仔细打量两车的情况,右边的商务车是防弹车,玻璃隐约映出六七个人的身影轮廓,左边的白色桑塔纳很陈旧,上面至多不超过四个人,我基本猜出这伙人的意图。
  我沉着吩咐司机,“准备好,听我吩咐,撞右边的防弹商务车。”
  司机一愣,“夫人,那车刀枪不入,这很有可能造成重大车祸,周局长的身份出事了,特区不就变天了吗?”
  “事到如今你还有法子吗!你以为我们三个人,还有一个是女人,能杠得过他们这么多身手出众的马仔吗?”
  我大声呵斥后,司机没有再反驳,将车飞快行驶着,等待我的命令。
  周容深摸出口袋里的手枪,他随身带了两把,一把是我从乔苍那里见过的二战时期世界顶级手枪勃朗宁,一把是内地警方专用配置的64式,枪膛内全部上满子丨弹丨。
  我对周容深指了指桑塔纳,“那伙人是死士,今天要和我们同归于尽,按照常理,突围会选择他们,一旦两辆车碰撞,烟火翻滚,他们手里一定有汽油或者引爆弹,火海会将我们吞没。”

  我又指了指另一辆,“他们用防弹车假象迷惑我们,也迷惑东窗事发扣押追查的丨警丨察,他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干扰丨警丨察视线,我们真这么做就中了圈套,我猜这辆车上,连枪都没有。”
  周容深眯了眯眼睛,“声东击西是黑帮的路数。”
  司机尝试了几次,“无法走正常路,他们堵住了我们,只能朝前开郊外。”
  “做出要从桑塔纳突围的假象,逼真一些。”
  司机根据我的吩咐朝左侧并线,开得很猛,周容深食指压住了扳机,我在这时握紧拳头大呵,“撞!”

  司机瞬间右打方向盘,原本已经擦了桑塔纳的边缘,忽然朝另一端倾斜,防弹车司机都没有想到,瞬间慌了手脚。
  我和周容深随着车猛烈晃动而东摇西摆,他伸出手臂将我死死抱在怀里,我置身在他坚硬严密的保护下,没有撞到任何一处,更不曾感觉到丝毫疼痛。而我清楚意识到周容深的头和肩膀都撞击在车顶上,一滴血从额头渗出,滴落在我的眼睛。
  奔驰狠狠撞向防弹车车身,两辆同时塌陷一块,天旋地转之间,周容深摇下车窗一道缝隙,将枪口对准对方司机,只听砰地一声,对方司机手腕中弹,车顿时打晃,直奔这边倒来。
  千钧一发之际司机脚踩油门冲了出去,接着又是两声枪响,奔驰车窗被击碎,一枚玻璃碴从我头顶掠过,防弹车副驾驶的男人将方向盘控制在手中,很快稳定住平衡,再次和桑塔纳疯狂包抄过来。
  车剧烈的碰撞颠簸,我听到耳畔此起彼伏炸开的吼叫和尖锐的摩擦,那是一种几乎要把五脏六腑撞击粉碎的巨痛,我在极度的恐惧中死死抓住周容深衣领,我指尖触及的地方,是一片温热和濡湿。
  我惊讶发现他受伤了,他的肩膀中了一枚子丨弹丨,鲜血染红他洁白的衬衣,而他那条受伤的手臂,仍不顾痛楚抱紧我,不肯松开我一丝一毫。
  前面的路越来越空旷,司机从没走过完全不熟悉,只是一味猛开,车似乎在漏油,后面升腾起大片的白雾灰烟,透过车窗渗入进来,有些呛鼻。
  防弹车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司机那一下撞得非常凶狠,车门塌陷,车头也被撞歪。
  日期:2017-09-0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