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哥脸色一沉,“宝贝,说什么结束,这也太绝情了,我这不赶着来陪你了吗。”
  “哟,陪我?是想利用我吧,我还明白告诉你,我之前那些客户都不来往了,我什么事都办不了。”
  薇薇说完躺下,用被子蒙住头,任凭金哥怎么哄她也不搭理。

  女人心很结实,狂风骤雨也就磨一层皮,但滴水穿石,一旦真被伤透了,怎么都挽回不了。
  我离开医院坐进车里,穿过莆田街道时,忽然听见一个女人细弱的声音喊我。我扭头看到常锦舟坐在另一辆车里,她透过完全敞开的车窗微笑注视我,两辆车都保持平稳相近的速度缓慢滑行,我让司机停下,她那边也吩咐司机稍等,我问她怎么这样巧,乔太太也是来医院探视朋友吗。
  她抬头看了眼被茂盛树冠掩盖的医院大楼,“周太太这是来探视周局长前妻吗。您还真宽容,能如此和平共处仁慈对待。苍哥外面的马子我恨不得立刻将她们铲除掉。”
  她说完车里忽然传出一声浅笑,我一听那声音就觉得头皮发麻,真是冤家路窄,我来一趟医院都能撞见他。
  常锦舟微微侧身,露出被她遮挡住的乔苍,她用撒娇的语气嗔怪他,“你笑什么,嫌我狠了啊?”

  他轮廓隐匿在荫影中,看得很模糊,他似乎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我要通知她们,早一点逃难。”
  “她们?你到底有多少。”
  乔苍想了下说有几十个,都很漂亮。
  常锦舟好气又好笑,她倒在他胸口和他嗔骂撒娇,我对这一幕没兴趣,也不愿看,我语气冷淡问常锦舟从哪里听说的谣言,容深前妻好好的,跑医院做什么,我只是来探望我的姐姐。
  我似笑非笑瞥了一眼她身后,“乔先生应该知道这里住的哪位。”

  她捂着嘴很惊讶,“这么说还真是谣言,我误解了,周太太千万不要多心。”
  她说完打开包拿出一张请柬,请柬的颜色很漂亮,金粉和银蓝交替,清新而奢华。
  她手臂探出窗框,送到我面前,“我和苍哥的婚礼定下了,伴手礼几天后会送到周太太家中,您可要赏脸光顾。”
  我身体猛地一僵,斑驳温润的阳光里,常锦舟捏在指尖的烫金请柬烁烁发亮,折射出津致璀璨的光芒,将她那张甜蜜幸福的脸照得更加剌目。

  我不知怎么了,眼睛忽然胀痛,说不出的酸涩难受,就像每一次很想哭,但又不得不隐忍压抑自己的痛楚。
  乔苍结婚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让我措手不及,如果不是心口一丝疼痛和沉闷,我以为自己仅仅是做了一个梦。
  或许和他有关的事,从来都不在我的掌控中。
  我可以掌控周容深,掌控所有男人,唯独死活不是他的对手。
  他击退过我的理智,打败过我的忠贞,见过我最放荡不堪的样子,尝过我最风*至极的味道。
  他无声无息,不着痕迹。

  将乔苍两个字,刻进了我的岁月长河。
  他来得很晚,走得很快,他烙印下的记忆,再也不会有人更深。
  他说过的情话,他眼里的温柔,他触摸的温度,和那段不见天日疯狂绽放过的情欲之花,终归要彻底凋零了。
  我们从此各自为人妻,为人夫。
  他是真实的吗。
  他真实存在过吗。

  我觉得我曾在和他的有关的世界里,一醉不醒过。
  常锦舟耐心等待了一会儿,见我仍旧愣着,她疑惑说周太太有什么问题吗?
  我回过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伸出手接住请柬,用力捏紧边角,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心口沉重压抑,很不舒服,恨不得撕碎了它。
  “我以为我和容深会更快,没想到被乔太太赶在前面了,这么大的喜事,我一定会捧场。”
  常锦舟笑得非常开心,她十分自然挽住乔苍手臂,一脸准新娘的幸福模样,“水到渠成,和苍哥在一起那天我就做好随时出嫁的准备了。等婚礼仪式周太太自己来可不行,一定帮我拉上周局长,他这么尊贵的身份替我撑一撑场面,算我欠周太太的人情了。”
  我打开请柬看了一眼,乔苍和常锦舟的名字写得非常好看,娟秀工整,这不是他的字迹,应该出自常锦舟之手,女人嫁给自己梦寐以求的男子,自然什么都想要做到最完美。
  “珠海望江楼,怎么乔太太不是在特区设宴吗。”
  “我家是珠海,许多叔叔伯伯也都在那边,父亲的想法是让我在家中出嫁,苍哥也愿意为了我让一步,将婚礼设在珠海。”
  我朝黑暗的荫影处看了看,乔苍的脸孔仍旧模糊,他身体斜靠在椅背,似乎看向他那边的窗外,我说恭喜乔先生和太太新婚。
  她咧开嘴笑着感谢我,乔苍什么都没有说。
  “我还有一件事想问周太太,周局长给您戴戒指时,有没有求婚。”
  我说有。
  她啊了一声,俏丽的小脸儿有些垮掉,她松开手拍打乔苍肩膀,腔调里满是怨气,“你都没有求,我嫁给你不是太便宜了?”

  乔苍笑着说怎么便宜了,你不知道自己有多贵。
  常锦舟说我不管,我也要求婚。
  乔苍有些无奈,他说回去找个时间求。
  我和她隔着窗子挥手道别,他们的车先一步驶离,常锦舟依偎在乔苍肩膀,他在微微偏头听她说话时眼神朝后面看过来,只是短暂的一秒钟便收回。
  我回到家整个人失魂落魄,坐在楼梯上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属于我的东西被人硬生生从掌心抢夺走,而且抢得名正言顺,抢得干干脆脆。
  我不在意的,我没有搁在心上的,当他真的离我而去,我才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洒脱和无所谓。

  我非常自私,非常贪婪,我企图一份安稳生活,一个名分,又不愿舍掉属于我的激情。
  保姆拎着蔬菜进厨房,她看见我跌倒在楼梯上,以为我不舒服,想要搀扶我进卧房休息,我拂开她伸过来的手,盯着她有些苍老的脸孔问,“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她一愣,她说周局长和夫人就是爱情。
  我问她除此之外,还会有爱情吗。
  我不知道周容深从哪里找来的佣人,聪明机警得很,她说其他人当然还会有,不过周局长和夫人只有彼此。
  我仰面感受着客厅明亮剌目的莲花灯,我说我知道了。
  她朝我鞠躬,转身进入厨房关上了门。
  周容深下班前给我打电话,让我乘车到之前去过的一家法式餐厅等他,我换了衣服卸掉妆容,把自己装饰成清纯干净的样子,他很迷恋这样的我,当然他也爱妖娆风*的我,只是必须在库上,下了库他很不喜欢别人看到我千娇百媚的模样。
  我没让司机送我,周容深有车,我乘出租到达餐厅,发现他已经坐在靠近橱窗的位置等我,我有些惊讶看时间,不过四十分钟而已,“你怎么这么快。”
  他笑说我怎么敢让夫人等我,等急了回去不让上库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四周,只有一些外国人,他们非常友好看我微笑,但什么都没有听懂。
  我坐下后侍者将他已经点好的餐品端上来,非常丰盛的一桌,我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说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