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4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0月24日是总攻发起日。与马坦尼考河畔的激烈厮杀相比,主战场—亨德森机场以南地带静悄悄的,陷入大战前的一片沉寂。中午时分,美军观察哨发现一名日军军官潜入血岭一带,用望远镜观察美军的布防情况。一支由46人组成的巡逻队在隆加河上游发现对面河谷地带升起了袅袅炊烟,随后就发现了向血岭挺近的日军主力。巡逻队只好从背后绕过日军大队安全返回,并立即向师长做了汇报—他们发现的正是那须少将的左翼部队。

  下午14时,日军两翼队开始向预定出发阵地挺近。天空再次大雨如注,部队前进异常困难。丸山拒绝再次作出推迟,决定冒雨发起殊死攻击。大雨同样遮挡了美军的视线,两翼主力于19时抵达预定出发阵地。但总预备队第十六联队依然未能跟上。
  本次总攻是大本营筹划的所谓“日美决战”的第一篇,从拉包尔、特鲁克到东京,日军一众陆、海军大员焦急等待着瓜岛传来的战报。在参谋本部,次长田边中将,作战部长田中中将,作战课长服部大佐、井本熊男中佐、竹田宫少佐,通信课小山公利中佐齐聚作战室。连首相东条都想在第一时间接到前线传来的“捷报”,搬了张椅子在门口坐定。“大和”号战列舰上,山本、宇垣及众幕僚同样是彻夜不眠。一旦第二师团攻入机场,近藤、南云、三川等人将挥戈南下,封锁瓜岛海域阻敌外逃,同时捕捉围歼前来增援的美军舰队。所有人都盼望着事先约定的那两个字—“万岁”。

  总攻于23时率先从右翼打响。根据东海林大佐的部署,第二三零联队一大队在右翼,三大队在左翼,联队部随一大队一起行动。攻击一开始就极不顺利,二大队因地形不熟沿着与美军防线平行的方向行进,误入两军中间地带,遭到美军炮火的猛烈轰击。大队长大跟田安平少佐及时后撤,才避免了更大损失。
  雨越下越密,几乎形成了一道雨墙。丸山、辻及众参谋沿着山坡爬到一块平坦的岩石上面。众参谋围着丸山紧紧挤在一起,以使他能够暖和一点。午夜后几分钟,他们听见右方传来了轻武器的射击声,紧接着枪声爆豆似地响个不停,隆隆炮声说明美军正在反击。东海林支队是形成了突破,还是被敌军击退了?
  第一大队在关谷容治少佐的带领下于24时穿越了一片草地,闯入了美军一营防线的前沿地带。机场周围有美军的三道防线,事后证实东海林支队的位置距第一道防线最少还有1000米。因事先并未察看地形,日军士兵分不清楚草原和机场的区别,他们见过自己的野战机场也不过是一块平一点的陆地而已。
  跟随一大队行进的联队部判断似乎已经进入机场,但又不敢完全肯定。于是向军司令部拍发了一条模棱两可的电报:“看起来,一部分部队是不是已经进入机场?”通信中转站在转发时将疑问变成了肯定语气,又嫌电报太长去掉了“一部分部队”几个字,这样百武得到的消息就成了“右翼队看起来已经进入机场”。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使第十七军上下无比亢奋:“不愧为东海林支队,这下有面子了!”如此轻易就攻入机场,看来这美国人真是不经打呀!以前一木和川口都干什么吃的?倒是百武头脑还算冷静:不会就这么容易吧?他立即下令进一步确认以下事实:有多少部队进入了机场?占领了机场多大部分?是单纯进入了还是已经占领了?等上述情况核实之后再向大本营汇报。但在这个上上下下均已失去理智的狂躁之夜,那些所谓的精英参谋个个激动得无法自持,哪还有功夫和心情再去核实?百武司令官未免也太小心了吧!于是25日0时30分,“万岁”的捷报被迅速发了出去。

  1时50分,东京收到了前线发来的“万岁”电报。作战室里所有人都跳了起来。随后前方发来了更为详细的电报:“右翼队占领机场,左翼队正在与敌激战。”听到室内传出了欢呼声,坐在门口的首相东条忽地站了起来,立即指示:“快快,准备奏章,明天一早进宫禀报。”
  大本营机密作战日志上立刻记下了如此语言:“日美决战,帝国陆军初战告捷!”激动不已的井本中佐在日记上自豪地写下了五个大字:“天下第一夜!”
  范德和他的陆战一师显然不会如此软蛋,日本人显然高兴得太早了。关谷少佐很快发现,部队进入的仅仅是美军的阵地前沿,且地形复杂难以前进。当他们艰难推进到美军阵地前400米时,无数炮弹突然劈头盖脑地落了下来,联队副官中条宁富大尉及6名士兵当场倒毙。关谷下令发起冲锋,却被美军密集的炮火完全压制,无法向前推进半步。眼见地形困难加上敌军火力强大,之前憋了一肚子火的东海林索性下令停止进攻,撤出战斗。反正打赢了也是第二师团的功劳。右翼队的进攻至此戛然停止,仅仅伤亡36人。

  随后东海林向军司令部发报:“当面地形困难,无法继续进攻,撤销之前的疑似电报。”刚才还在兴奋中的军参谋们这才缓过神来,敢情连进攻都未正式开始,更不用说占领机场了。除了大声问候东海林他娘之外,他们也只能补发电报:“撤销之前的‘万岁’报告”。
  4时30分,一片亢奋的大本营突然被一盘冷水兜头泼下:“第二师团尚未占领机场,左翼部队与敌正在激战中。”熟悉日本陆军“黑话”的人都清楚,“激战”并不是描述战斗程度的中性词,其真实含义是“进攻受阻正处于失败的边缘”。深谙其中道理的参谋本部立即陷入了沉默,东条的奏章也不用写了。
  在那须左翼,第二十九步兵联队十一中队于0时30分向刘易斯普勒中校七团一营的阵地发起了进攻,在美军炮火和机枪火力的双重阻击下伤亡惨重,仅半小时超过70%人员伤亡,中队长柴小屋一郎大尉被阵前击毙,日军被迫全线溃退。1时15分,第九中队再次向七团C连的阵地发起冲锋�0�1—这个C连就有师兄们熟悉的机枪手约翰巴斯隆中士。美军炮火和机枪火力将日军牢牢顶死在铁丝网前,冲入阵地的零星日兵很快被剿灭,中队长牧田幸夫中尉战死。左翼队未能达成任何突破。相反,得到罗伯特霍尔中校第一六四团三营增援的美军阵地变得愈发牢不可破。

  经过一晚战斗,原先领导两支机枪小队共15人的巴斯隆身边只剩下两名陆战队员。他们的后方补给线已经被日军切断,但仍然顽强坚持战斗。巴斯隆交替使用两挺机枪向日军射击,弹药不足,他不得不穿越火线到处搜罗。这个晚上他一共打出26000发子丨弹丨。在增援部队到达之前,作为著名拳击手的巴斯隆甚至凭借手枪和匕首与日军近身格斗,阵地在他们脚下巍然不动。倒在阵地周围的日军几乎达到一个中队。巴斯隆凭此战一举成名。瓜岛战役结束之,后他被授予最高级别的国会荣誉勋章,成为第二个获此殊荣的海军陆战队员。

  眼见攻击接连受挫,联队长古宫正次郎大佐亲自出马,与二大队长渡边胜利少佐、三大队长吉井忠雄少佐率联队本部、军旗中队、六中队、十中队、五中队在第三机枪中队的掩护下依次发起敢死冲锋,终于将美军阵地撕开了一道宽150米、纵深100米的口子。但美军迅疾组织反冲锋,除渡边少佐侥幸窜出重围之外,包括古宫大佐在内的100多人被美军包了饺子,吉井少佐和十中队长堀敬喜中尉相继阵亡。

  左翼的战斗仍在持续,枪炮声愈发变得密集,以致辻担心出了什么问题。包括丸山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辻的焦虑感染,一动不动呆坐在那里。一小时过去后音讯皆无,胆大包天的辻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连骨头都在“发冷”。
  战至清晨7时,日军在阵前遗尸300多具,突入阵地的零星日军悉数被歼。第三大队除胜股治郎大尉一人外集体战亡,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至此左翼队的攻击完全失败。美国人牢牢掌控了战场局面。非但如此,连古宫联队长和军旗都找不到了。丸山只得向百武发电:“攻占机场尚有困难。”
  当天马坦尼考河一线住吉支队的进攻仍在持续。当日清晨日军转移了攻击方向,第三大队绕过七团三营正面,成功插入马坦尼考河口地带和主防线之前的缺口。虽然美军实施了炮火打击,并派出轰炸机进行投弹,但因丛林太密效果不大。双方据此形成对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