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53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了声谢谢,然后跟赵铭说:“赵叔,今天的事情麻烦你了。”
  赵铭微微一笑:“你也是因为小钰才遭受牢狱之灾的,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理,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律师。”
  日期:2018-08-10 12:42:30
  回屋未见陈文,倒是见了马文生和马苏苏两人,两人见我之后站了起来,马苏苏安慰起我来。
  马文生则一脸严肃:“我跟你说过,张啸天这人心狠手辣,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骗,你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
  我们心急如焚时候,却见陈文聪门外优哉游哉走了进来,马文生见了陈文有些疑惑:“这是?”
  “我哥。”我回答说。
  马文生一听,马上满脸惊恐,不过却什么都没说,转头对马苏苏说:“苏苏,我们走吧。”
  我很不解,马文生这么怕陈文做什么?
  陈文倒没多在意马文生的离开,拍拍我肩膀问:“第二场比试,你准备好了没?”

  我哑然无语,现在该关心的应该不是这个吧!不过见他这么满面春风,我心里马上有底了,就说:“我还不知道第二场比试什么呢。”
  “第一场是封鬼,第二场应该是招魂,你跟我进屋来。”陈文说完走进房间。
  跟随进去后,陈文对我说:“招魂手段分三等,一等招离失之魂;二等招浪荡之魂;三等招阴司之魂。一般散居修炼玄术的人最多只能做到前两等,我教你一个很简单的招阴司之魂的方法,但是你务必记住,不能透露这种方法的是谁跟你说的,也不能用这种方法超过三次。”
  我嗯嗯点头,心想这么厉害的法术,应该算是仙术了吧。
  日期:2018-08-10 13:02:45
  离失之魂,就如同马文生那次,魂魄主体还在,只丢掉了少许,因为有主魂指引,最好招。
  浪荡之魂,就是整个魂飘离,在世间浪荡,无魂指引,很有难度。
  阴司之魂,就是魂魄已经被阴司拿走了的人,不止无魂指引,还需要跟阴司交涉,一般人根本没这个本事。
  陈文之后跟我说了几句,我全都记在了心里。
  因为我被限制了自由,不能随意走动,这几天都呆在屋子里面,不曾外出半步,赵小钰不断给我传达陈红军和我那案情的最新消息。
  陈红军杀人的理由,他自己竟然都不清楚,只是说喝醉酒了,不知道做了什么。不过人确确实实是他杀的,因为有监控录像作证。
  过了三日,丨警丨察再次上门将我带走,说是已经证据确凿,现在再审查一次,就可以上法庭审判了。

  张嫣和胖小子我都带着,到法院见到了张家的一些人,张啸天也在,张家利虽然失去了儿子,但见我即将遭受牢狱之灾,露出了讥笑之色。
  张啸天见了我之后笑了笑,说:“需要我帮你请律师吗?”
  我也微微一笑回答:“我想你应该比我更需要律师。”
  赵铭、赵小钰、马文生、马苏苏也都在,不过陈文没有到场。

  到场之后,法官问了几句话,我全都承认,最后问:“你承不承认是你打死了李小宝?”
  我摇头说:“不承认,证据呢?”
  旁边有人呈上证据,说是法医的验尸报告:“这就是证据。”
  日期:2018-08-10 13:23:00
  我都懒得看了,直接问:“如果我能让死者开口说不是我杀的,是不是就能证明我无罪了?”

  在场的人直说荒谬,马苏苏和赵小钰他们都觉得不大现实。
  就连一向自信满满的张啸天也是一脸笑意,开口说:“如果死者能开口说不是你杀的,自然能证明你无罪…”
  说完又说了一句在场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话:“不过,阴司为防止枉死之魂化鬼为祸阳间,会在死亡当日前来拘魂,而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天了。”
  张啸天猜到我想用招魂术,他的意思是,李小宝的魂已经被拘到了阴司,就算我用招魂术,也没法儿让他开口。
  张诗白添油加醋:“这小子故弄玄虚,这里可是法院,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想赖账吗?”
  我没理会张诗白,而是看向张啸天颇有深意笑了笑,然后对法官说:“我有证据呈上。”
  “呈来。”法官说。
  我听罢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写满诡异符文的纸,念道:“巡逻人以法之名,特向奉川城隍借取真魂一用。”
  说完一晃动,手里符纸燃烧起来。

  符纸燃烧,发出幽幽光芒,我继续念:“真魂之名、担保之人皆于表上,奉川城隍速速应令,巡逻人陈浩敕。”
  念完手里符纸也已经烧完,化成灰烬落到了地上。
  丨警丨察法官有些吃惊,敲了敲定音锤:“这就是证据?”
  不止是他们,连赵家、马家都觉得我疯了,张啸天眉头皱了皱。

  我恩了声,之后等了大概不到一分钟,门外两个阴司之人押送着李小宝走了进来。
  日期:2018-08-10 13:43:15
  局子里都是刚阳的司法之人,本来阴魂根本不能进入,如果没有特殊手段的话,一进入就会显现出真身,那两个阴司的人将李小宝带进来之后就走了,就算是他们也不能在阳间的司法之所长时间都逗留。
  李小宝进来,将这里的一众人吓的惊呼起来,我见李小宝神色有些怪异,怕他会被这里的刚阳气息影响,也不管法官们反应过来没,直接问:“李小宝,我问你,是我杀的你吗?”
  “不是。”李小宝站在一边战战兢兢说。

  我抓紧时间继续问:“你是怎么死的?”
  法官们虽然被吓得不轻,但是也还是把目光放在我们身上,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问完这话,李小宝目光下意识就看向了张啸天。
  张啸天面带微微笑,无半点紧张和压迫。
  见此我有些疑惑,难不成不是他做的?不过马上明白过来了,在他的手里拿着一女子的饰品,李小宝看见这饰品后,面色微微改变,马上说:“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磕的。”
  我怒视张啸天,他无丝毫担心,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他肯定是以李小宝的家人要挟李小宝了,手里那女式饰品就是李小宝家人之物。
  李小宝的魂都被阴司拿走了,他竟然还准备了这样一个后手,张啸天心思缜密程度,让人胆寒。
  我还想再问多一些问题,但是李小宝明显受不了这的刚阳之气了,那两个阴司的人走进来将李小宝带走了。
  日期:2018-08-10 14:03:30
  张啸天对我一笑,耸耸肩,表示你能奈我何。
  李小宝现身这么短暂一会儿就离去,法官们在震惊完毕之后颤颤抖抖说:“陈浩,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一个掰倒张啸天的机会,但是却错过了,心里有些不爽,不过这会儿撇清自己的嫌疑才是正道,就说:“这你们就别管了,现在可不可以证明我是清白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