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52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小钰马上过去拿出了她实习警员的证件:“干什么?都给我退后,无法无天啦?”

  张家黑白玄三道都沾染,这些大汉应该就是张家黑道上的成员了吧。
  他们丝毫不惧赵小钰,一黄毛伸手夺过了赵小钰的证件:“哎哟哟,实习警员,赵小钰,怎么?实习警员就敢管我们了?去问问你们局长敢不敢。”
  赵小钰顿时大怒,我一把把她拉了过来,跟这几个汉子说:“她是我朋友,不好意思。”
  然后弯腰扶起陈红军往外走,那些汉子却拦住我们:“这小子出言不逊,我们教训他是应该的。这样,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让这小妞今晚陪我们哥几个喝酒,我就放了这臭小子。”
  赵小钰气得拔枪,被我制止住了,盯着小黄毛冷声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我黄毛哥说过假话?让这小妞留下,你们俩给我滚蛋。”
  日期:2018-08-10 11:21:30
  啪!

  他刚说完,我提起酒瓶就砸在了他的头上,小黄毛捂着头啊呀大叫起来。
  “张家的狗腿就敢这么跟我说话?去问问你们主子敢不敢。”我按他的话说了一遍。
  其余痞子马上要冲上来,赵小钰拔枪指着他们,他们这才消停了一下,之后打通了电话,不一会儿外面传来汽车马达声。
  张啸天闻讯赶了过来,进来后那几个痞子正要上去说话:“张少…”
  张啸天一巴掌过去,直接将说话痞子打懵了,全然不知到怎么回事儿,看看我,似乎明白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张啸天然后说:“把黄毛拖出去,打断双腿。”
  反正是张家自己的人,我虽然于心不忍,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张啸天见了我,换成一脸笑意:“喝两杯再走?”
  说话期间,听见黄毛惨叫声音,我更加确定马文生的那话了,阴谋阳谋都用,刚才才命人打断别人双腿,他却毫不受影响。
  这等心狠程度,令人毛骨悚然。
  “不用了。”我说了句,扶着醉酒的陈红军走了出去。
  陈红军在外租住房子,我们将他送回去,见他这状态,是别想问出什么了,给他整理了一阵离开。
  先行回屋歇息,应对三天后还有第二场比试。
  不过第二日赵小钰刚到丨警丨察局,就打电话给我说:“陈浩,出事了。”
  “怎么了?”我问。
  “你那个堂兄,他自己来自首说他杀了人。”
  我听后大惊,忙问:“杀了谁?”
  “张家利的儿子张诗黑。”赵小钰说,“另外,昨天那个痞子也死了,过会儿丨警丨察可能会来抓你,你是一等嫌疑人。”。
  日期:2018-08-10 11:41:45
  听到这消息我心一沉,完了,这次被阴了。
  昨天在酒吧和黄毛的冲突很多人都能作证,我自然是嫌疑人。不过我下手轻重我知道,绝对不会致命,稍微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张啸天这招还真阴险,不用玄术用武术。
  这才明白陈文那句:这样的对手,不能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能想着怎么应对,应该想方设法打败他。
  我没运用好这句话,张啸天却运用得淋漓尽致。
  我接听电话时候陈文就在旁边,挂完电话看着他,他自然知道我又摊上事儿了,直接问:“说吧,我能承受得住。”
  等我说完,陈文眉头紧锁,还没说出应对方法,赵家别墅外就传来警笛声音,几个制服男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我见过,就是当初和赵小钰一起去农村时候的那童亮。
  其他人进来就说:“陈浩,你涉嫌一宗杀人案,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们说完,张嫣眼睛迅速变蓝,挡在我前面,我马上把她拉了回来,说:“我跟你们走。”
  陈文没有发话,我顺理成章跟他们上了车,上车后,童亮到我旁边说:“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你信吗?”我反问了句。
  童亮稍微思索几下就摇头说:“证据都指向你,我信不信都无所谓了。你不应该跟张家作对,莫说你孤家寡人一个,这些年栽在张家手里的能人比比皆是。”

  日期:2018-08-10 12:02:00
  我笑了笑,问起了陈红军的事情。
  童亮回答说:“他杀人证据确凿,基本已经定案了。”
  我恩了声,不再回话。
  进入局里,马上安排审讯。呆在这狭小房间过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人进来,要是一般人怕是早就烦躁或者被内心恐惧击败了吧。

  一个小时候,审讯室的门打开,一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赵小钰跟在他身后,赵小钰一进来就对我使眼色,我大致明白,她让我否认一切。
  这男子坐下先说了句:“陈浩?”
  我点点头。
  他又说:“我叫张成风,负责审问你。”
  我听后呵地一笑,姓张,难怪说张家黑白玄三道都沾染。
  赵小钰在一旁站着不语,张成风直接问:“你承认吗?”
  “不承认。”我回答。

  张成风预料到我会否认,笑了笑:“昨晚你在何时何地见过李小宝(黄毛)?”
  “晚十一点左右,荷叶酒吧。”
  “发生了什么?”
  “我用酒瓶砸了他脑袋。”这事儿很多人知道,否认不了。

  “因为何事?”他又问。
  “他聚众殴打我朋友,外加欺辱你旁边这位赵警员…”我回答说。
  赵小钰马上说:“是的,我可以作证,不怪陈浩。”
  张成风回头盯了赵小钰一眼,赵小钰不再开口。

  “昨晚十一点,你因李小宝欺负你朋友,为打抱不平出手用酒瓶击打他的头部,恩,事情就是这样。”
  日期:2018-08-10 12:22:15
  他说完就站起身来,一脸笑意说,“谢谢你的配合。”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我有些诧异,就问这么几句?能得出什么?
  赵小钰也被一同叫走,我继续一个人呆在这里,大概过了三个小时才被他们带出去,带出去的时候放好遇见了从另外一间房间出来的张啸天。
  西装革履,一脸笑意。
  他自然也看见了我,上前淡淡说了句:“陈浩,李小宝是因头部重伤而死。”
  这下我全明白张成风在里面跟问我那几句话的意思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作案时间、动机、证据全都有了,就算是过失杀人,也得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
  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不过冷静是最基本的要求,回应他说:“法律是公正的。”
  张啸天到我耳边轻声说了句:“张家的法律,是不公正的。”
  说完他就被人带走了,我也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至第二天黄昏时候,突然有人找我,说我被取保候审了,可以先回去。
  出了局子,见赵铭还有赵小钰已经在等我,上车回赵家别墅,途中赵小钰说:“陈浩,你放心,我会证明你清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