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就更好说了,推给他们市公丨安丨局,咱们不管。这顶多就是一起强*奸未遂,反被人下了恶手。跟这案子没什么关系。”
  顾秋问,“你们以前就是这样做的吗?”
  老段说,“你是个明白人,我也不说假话。我们要看领导的意图,他要的是什么结果?如果他想查下去,我们就查,如果他不想,那我们就结案。”
  顾秋笑了,“难怪政府的公信力度,越来越弱了,群众死活都不相信政府,这是自毁长城啊!”
  老段说,“我听你的,你是组长,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查。”

  顾秋道:“我不管刘书记是什么态度?他栽培我也好,应付上面也好,既然这案子到了我们手里,我们就不能松懈。现在很多疑点。比喻蒙玉玲,她与吕大鹏的真正关系?比喻那个黑衬的男子,他在这中间扮演什么角色?如果吕大鹏是被人陷害,借刀杀人,那么要陷害他的人又是谁?我们不能冤枉了好人,也不能放过坏人,象这种在背后煸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我们肯定不能放过。吕大鹏有没有经济问题,这个必须查清楚,如果只是纯粹的灰色收入,倒是可以不去追究,但他们家里的祠堂和老宅的房子,必须有个说法。否则显得我们太无能,查了半天,草草而终。”

  顾秋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有些事情,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领导说了还是不算,法律才有话语权。”
  老段看着顾秋,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惊讶,“你真准备查下去?”
  顾秋断言道:“当然!”
  老段就笑了,“果然是后生可畏,顾主任,这些人,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有原则的年轻人。”
  顾秋道:“你又戴高帽子?”
  老段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个兵吗?”
  顾秋说,“说来听听?”

  老段抽着烟,“我就是跟你一样,太执固,太有原则。本来我有好多次机会升上去的,但是所谓的正义与原则,让我失去了这些机会。久而久之,我就成了现在这模样。”
  老段道:“很多时候,领导需要看到的,不是真相,他们需要的只是达到某种目的。或许,给社会和群众一个交代。所谓的真相,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重要。我就是没有听他们的话,在他们下了终结此案的命令后,继续悄悄暗访,揪出了真相。让几个大员下不了台。”
  顾道:“你刚才是在故意试探我吧?”
  老段说,“按我的个性,这案子背后的人,肯定要揪出来。那名黑衬衣男子与蒙玉玲,究竟为谁卖命?如果我们不能揪出此人,我们的工作都白做了。现在黑衬衣男子已经死,剩下的就只有靠蒙玉玲了,希望她没事,能为我们提供些什么?”
  顾秋道:“放心吧,她不会走太远。所有的东西,都在逃命途中丢失,她应该还在奇州。”
  老段说,“幕后者也应该知道这些,他会不会派人劫杀蒙玉玲?铤而走险的事情我见多了,这些人黑得很,为了达到目的,草菅人命。”
  顾秋道:“我已经派吕大庆去寻找,但愿她运气好些,能够让吕大庆找到,否则就怪不得别人了。”
  老段道:“这几天,我在脑子里把奇州这些人疏理了一片,暂时还没有个头绪,不知道陷害吕大鹏的究竟是什么人?”
  顾秋道:“这个很容易,你回去之后,立刻找吕大鹏谈一谈。奇州的情况,也可以大致透露一些让他知道。我相信吕大鹏会有话对我们讲。”
  老段说,“好吧,我回去就安排。”
  省纪委一招,吕大鹏等了二天,也不见顾秋他们过来问话。他就有些急了,这样呆下去,可对他不利啊!
  问过看守的人,看守的人道,我不知道,你就安心的呆着吧。他还嘀咕着,真没见过象他这样的人,催着调查组来问话。
  以前那些人,哪个不是能躲就躲?从来就没有这么主动的。吕大鹏算是有些反常。
  小聂来了,看守的人把情况一说,小聂冷笑道:“别理他。”
  下午四点多,老段过来了,问小聂这边的情况。小聂做了汇报。她看到顾秋没来,不禁有些急,“顾主任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老段笑了起来,“你掂着人家干嘛?他可是有未婚妻的人。”
  小聂红着脸,“想哪里去了呢?我就是关心一下,他毕竟是上司嘛。”
  老段说,“等下再关心他吧,你先准备一下,我们去找吕大鹏谈话。”
  吕大鹏站在窗口,背着双手,明显有些焦急。
  老段和小聂进来了,看到他这表情,老段心里明白了。“怎么?这里住得不舒服?”

  吕大鹏道:“别开玩笑了,谈正事吧,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
  老段道:“不急,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你用不着这么急着交代。哦,不过我告诉你,我们刚刚从奇州回来,蒙玉玲失踪了。”
  吕大鹏脸色一变,明显暗淡下来。
  “你们一定要找到她,如果没有她,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吕大鹏又要了支烟,“你们要相信我,真的,她是唯一的知情人,她可以证明我们之间的亲白。虽然我和她不象是普通的朋友,在别人眼里,或许是恋人,可事实上,我们只是知己。”
  老段道:“好吧,那你就等着你的知己来救你,来证明你的清白。”
  老段正要走,吕大鹏急了,“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老段回头说了一句,“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你说的这些,没法证明你的清白。”
  吕大鹏闭上了双眼,表情很痛苦。
  “好吧,我就知道,不管我怎么说,都没有人会相信,那你们去查吧,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老段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房间里。
  吕大鹏堂堂七尺男儿,居然流泪了,他闭着双眼,昂起头。
  他的痛苦,没人能够理会。
  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吕大鹏自己也想不明白。
  此刻他的心有些乱,有些话他想说,又不能说,绝对不能。
  吕大鹏叹了口气,坐在床边。
  老段走出一招,来到办公室。
  顾秋从外面匆匆回来,一边喝水一边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老段说,“他还是那几句话,总是叫我们相信他,他跟蒙玉玲真的没什么。可这能让人相信吗?”

  老段问顾秋,“男女之间,真的有纯洁的友谊?”
  顾秋说,“也许有吧,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有的,但时间长了,会不会变就不知道了。”
  老段道,反正我是没看见过。
  顾秋说,“哦,关于他和蒙玉玲的事,不用再查了,他们两个是清白的。现在就是要查出蒙玉玲那些巨额财产的来源。”
  老段很奇怪,“他和蒙玉玲是清白的?”
  “对,这个绝对可靠。”

  顾秋对老段道:“我们走吧。”
  两人再次来到一招,吕大鹏的眼睛有些红,顾秋见了,心里明白,却没有点破。
  老段喊了句,“吕大鹏同志,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
  吕大鹏明显心里很糟,“你们想问什么就问。”
  顾秋说,“你先看看这些东西,你认识多少?”
  老段把从蒙玉玲保险柜里搜到的东西,堆在桌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