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2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长是一名即将退休的老干部,在奇州市多年,对奇州很有感情。有人说,奇州的崛起和腾飞,市长功不可没。
  连省委书记都经常夸他,他在全省都是个劳模。
  说起吕副市长,市长叹了口气,“吕大鹏同志,总体上来说,还算是个好同志,务实,勤奋,敢做敢当。但我也没想到,他在生活上也出现这样的问题。”
  市长说,“他来奇州之前,我很器重他,也是我将他要过来的。在奇州班子里,他算是个最年轻的常委。工作上扎扎实实,绝不含糊。但你们说的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或许有吧。这些我都不太清楚。”
  老段看着顾秋,顾秋明白,这位市长还是蛮器重吕大鹏的,有种恨铁不成钢的痛楚。
  然后市长就说,“刚到奇州,他就主动下乡,解决了奇州好几件麻烦事,也带动了几个乡镇植树造林,开芳荒垦地,改善几个乡镇的经济面貌。更是把全市几个市县的交通,生生给打通了。我们奇州市,整个地区,是全省第一个实现村村通工程的地区。至于他有没有从中捞好处,这个嘛,我说了不算,得你们自己去查。我个人的意见,吕大鹏同志是个好同志。”

  顾秋心道,市长如此态度鲜明的支持他,难道这就是上次双规吕大鹏,市委书记没有通知他的原因?
  看来这个吕大鹏是市长的心腹爱将。
  顾秋心道,换了自己,也会为自己的心腹爱将说几句话。如果吕大鹏真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他又有这么大的功劳,对奇州市做出了贡献,那么他生活上这点事情,就真的算不了什么大事了。
  当然,如果有人要搞他,再小的点也能捅出一个三大的窟窿来。
  市长说,“哦,常务副市长跟他关系不错,他们两个还是同学。你们可以从他那里了解一下。”
  顾秋觉得奇怪,“他们怎么会是同学?”
  市长说,“初中同学,一个班子里,有这样的同学可不多见,但平时他们两个关系也较好,常务副市长应该能给你们一些信息。”
  顾秋觉得,倒是真要见见这位常务副市长。
  常务副市长姓丰,可以说是一位型男级的人物,他可是市里有名的重量级领导,经常在电视台露面。
  丰市长这个人看起来比较严肃,眉宇间有一道川字形的竖纹,这让顾秋一下就想起了电视里的那个许亚军。
  从外表来看,丰副市长仪表堂堂,严肃,很有官威的那种人。他见到顾秋两人后,顾秋说,“听说你和吕大鹏同志是同学?”
  丰副市长道:“严格的来说,算不上同学,只能说是同校。我比他大三岁,他初一的时候,我初三。”
  顾秋哦,“原来是这样。”
  “那你能不能给我们说说,吕大鹏同志平时的为人处事?”
  丰副市长道:“这个,真不好说,我也不喜欢在背后议论和评论别人。”
  顾秋问,“是不是因为你们同学的关系?”
  丰副市长道:“绝不,我这个人一向是公事公办,在工作上,不论是谁,我都按原则办事。这一点,市府的人都非常清楚。不过私下里,我们的关系和交情,还是不错的。当我听到省纪委把他带走的时候,我一度在想,是不是弄错了。但我相信组织,组织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一个好人。如果吕大鹏同志真没有犯错,他会安然无恙回到奇州,还是做他的副市长。”
  顾秋问,“那有关于他和蒙玉玲的传闻,你怎么看?”
  丰副市长很奇怪的问,“蒙玉玲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
  顾秋拿出一张照片,“她。一个酒店客房部的经理。”
  丰副市长哦了一声,“原来也就是蒙玉玲?我想起来了,曾经有一次,我们去泡温泉,看到这个女孩子,我当时在想,她是吕大鹏同志的什么人呢?”
  丰副市长道:“就这一次。”
  顾秋道:“丰市长的记忆不错,只看过一次的女孩子,一眼就记住了。”
  丰副市长哑然失笑,“顾主任真幽默,其实记住她的原因,只不过因为老吕这个人也不是个乱来的人,平时他身边不会有女孩子,突然发现他身边多了一个女的,能不记住嘛?”
  顾秋笑了笑,“那好,打扰了。”
  丰副市长站起来跟顾秋和老段握手,“吃了饭再走嘛。”

  顾秋说,“不了,不了。我们在这里吃饭,吕大鹏同志就吃不下饭了。”
  丰副市长挥手,“那不远送了。”
  出了市府,老段说,“有没有觉得这个丰副市长很怪?”
  顾秋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老段说,“市长都说他们的关系很好,可他说话,一点都没有偏向吕大鹏。”
  顾秋道:“也许是他怕受到牵连,故意显得生疏吧!”
  “有这个可能。”老段在心里回味。
  顾秋发动车子,回省城。

  老段说,“随着案子的深入,现在我反而迷糊了。这里面的文章很深啦。”
  顾秋笑了,“之所以称之为奇州,肯定有它独特之处。吕大鹏这个人,我们回去还得好好跟他谈谈。”
  老段道:“最好不要,冷他一段时间。他现在估计正等着我们去找他谈。”
  顾秋哦了一声,“你有什么高招?”
  老段说,“现在我大致有了思路,先抛开蒙玉玲不说,吕大鹏从工作上,应该是有几分能力。从经济和个人问题,肯定也是有的,但不会太严重。这次查到他头上,估计是有人想搞他。”

  老段看着顾秋,“其实这样的案子,换了以前,刘书记他们根本不会去搭理,这次让我们查这个案子,八成是认为这个案子很平淡,没什么特色,培养一下你的能力。”
  老段说,“刘书记这也是用心良苦啊!”
  顾秋笑了,“那我可得谢谢刘书记,如此煞费苦心栽培我。”
  老段说,“这很正常,真的。在体制内,没什么事情不能解释清楚的。我跟你说啊,以前有个领导,是军人出身,他特不喜欢人家留长头发,办公室里的人,一夜之间都剪成了寸头。投其所好嘛,哪里都有的。”

  顾秋没说话,老段抽了口烟,“说实在的,刚开始我有一点抗触情绪,觉得你太年轻,不堪大用。但这是几天下来,我完全服了,顾主任,我可不是拍你的马屁,我说的是事实,很多观点你与我不谋而合,还有些地方,甚至你想到前头去了,我是个老纪委了,带了很多徒弟出来,他们中有很聪明的,但是象你这样心思缜密的,的确不多见。”
  顾秋道:“还是谈谈这个案子吧,吕大鹏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老段说,“他,从某种程度上讲,可能是个受害者。他身上的问题,应该是不痛不痒。只是有人抓住他不放,要搞他下台。”
  顾秋说,“真要是这样,那问题就扯大了。追查下去,会无止无休的。”
  老段说,“是啊,这就要看你怎么想了?”
  “看我?”

  老段道:“当然是你,如果你想查清楚这背后的真相,就如实跟刘书记说。如果你不想查了,就此结案,吕大鹏虚惊一场,官复原职。”
  顾秋道:“中间还有一条人命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