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里没有人答应,黑衬衣男子从屁股后面拿出一串钥匙,用一把瑞士军刀当工具,也没见到他是怎么搞的,居然把人家的门打开了。
  “进去吧!”
  叫蒙玉玲进去,蒙玉玲有些害怕,“万一人家回来了怎么办?”
  黑衬衣男子伸手在桌上抹了一下,“他们肯定不在家里,灰尘都这么厚。你先睡,我去镇上探探消息。”
  出来后,他打量着巷子里,拿了支烟出来点上。看着没人,这才走出巷子,找一个没人的角落,拿出手机打电话。
  “老板,警方必得太急,我们遇上麻烦了,怎么办?”
  “混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现在在哪?”
  “在一个小镇上。实在不行,我现在就做了她。”
  “不行,除非是发生意外。否则会招来警方的怀疑。到时你我都脱不了干系!”

  黑衬衣男子道:“我知道了。”
  这个晚上,注定有人无法入眠。
  他根本就没想到,调查组的速度会这么快,居然在短短的二天时间内,再次查到蒙玉玲身上。
  按他事先的计划,只要今天晚上就把蒙玉玲送走,调查组就无可奈何。现在搞得风声这么紧,她要是落到警方手中,问题就麻烦了。
  更让他恼火的是,蒙玉玲还不能灭口。
  人命关天,蒙玉玲一旦被灭口,警方就会穷追不舍,到时所有的计划都会暴露。可是不灭口的话,他又担心蒙玉玲扛不住,把自己卖了。
  此刻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在丨警丨察的眼皮子底下,眼睁睁地看着意外发生。
  这样一来,警方就会相信,蒙玉玲只是因为逃避警方,才发生意外的。所有的问题和疑点,都将在蒙玉玲身上嘎然而止。

  可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实现这个完美的计划?让警方相信这只是一场意外,让他们相信这幕后没有别人?
  蒙玉玲当然不知道,幕后老板已经决定牺牲她。
  她坐在床边上,虽然累,却不敢入睡。
  因为这里是别人的家里,主人不在,他们是偷偷溜进来的。万一主人回来,岂不是很尴尬?
  还有一个让她睡不着的原因,就是怀里这个箱子。二十万现金,虽然钱不是太多,有了这二十万,她可以在外面呆一年半载的。
  黑衬衣男子回来了,嘴里叨着烟。
  他告诉蒙玉玲,今天晚上可以放心的睡,丨警丨察不会找到这里来。
  蒙玉玲哪里敢入睡?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那个追赶自己的男孩子。
  顾秋的模样,出现在她眼前。

  蒙玉玲仿佛看到他在朝自己挥手,“不要跑,回来,回来!”
  半夜里,蒙玉玲还做了一个梦,梦见顾秋朝她挥手,“回来,你不要跑,他们会杀你灭口的。”
  梦到这里,她突然惊醒,一下坐起来。
  黑漆漆的夜空,月色惨白惨白的。
  蒙玉玲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什么,只要她想到那个梦,她就有点害怕。
  悄悄地起了床,看到黑衬衣男子睡在沙发上。蒙玉玲刚走二步,他就睁开眼睛,“你要去哪?”
  “我去上厕所。”
  黑衬衣男子又睡下,没有再管他了。
  蒙玉玲拉开卫生间的门,蹲下来,一股很粗重的水声传来,黑衬衣男子朝卫生间望了眼。
  可能是蒙玉玲方便的声音太大,刺激了他,他爬起来,朝卫生间走去。
  今天发生的一系例事件,总让蒙玉玲感到不踏实。
  尤其是路上的惊险,差点就出事了。那个黑衬衣男子又这么凶悍,完全就是一个悍匪。
  他是道上混的,但这家伙历来都是单枪匹马,不喜欢与人交往。不过他倒是酒店和娱乐场所的常客。
  对待女人粗暴,很多跟他发生过关系的坐台小姐,都怕了他。认识他的人,称他为黑马。
  蒙玉玲也不知道他的真名,每次见到,都叫他马哥。

  蒙玉玲正在小解,黑衬衣男子闯进来。
  蒙玉玲吓了一跳,本能的提着裙子站起来,“你要干嘛?”
  黑马盯着她下面,两手提裙子的动作,并没有把裙子完全提上来。衣服和短裙之间,露出很大一段雪白。
  黑马伸手过来,提起蒙玉玲,“借你下面用一下。”
  “啊——”
  蒙玉玲一声惊叫,“不要碰我!”
  黑马是个很粗鲁的男人,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语。
  将蒙玉玲扔在床上,。
  蒙玉玲说,“我是老板的人,你敢动我?”
  黑马冷笑一声,也不回答,只是去解自己的裤子。
  蒙玉玲见状,知道不是他的对手,立刻喊,“停!”
  黑马道:“你不就是一个**,装什么装?跟哪个男人上不是上?我这么拼了命的保护你,借你下面用一下有什么不可以?”
  蒙玉玲说,“你真的想要,是吗?”

  黑马道:“放屁,你以为老子跟你闹着玩。”
  蒙玉玲瞟了眼床头的一把剪刀,说,“我不喜欢男人太粗鲁,这样吧,你躺下,我自己来。”
  黑马道:“你这女人就是花样多。老子早就想上你了,要不是看在老板的份上,早就扒了你!”
  。
  黑马在枕头下笑,伸手去抓蒙玉玲的*。

  这女人还真有味道,难怪老板这么喜欢她,果然是个尤物。黑马就在心里想,那就多玩几次再做掉她,否则太可惜了。
  就在他心里想着的时候,蒙玉玲悄悄抓起床头柜上的剪刀,对着他的那根凶物,咔嚓——!
  “啊——啊——啊——”
  鲜血四溅,象喷泉一样涌出来。
  床上,墙壁上,蒙玉玲的身上,到处都是。
  黑马捂着下面,一脚踢了过来,蒙玉玲立刻被他一脚踢下床去。“啊——啊——啊——”
  黑马痛得浑身哆嗦,巨痛让他根本使不上力气。
  他瞪着蒙玉玲,“你这个贱人,臭**,老子杀了你!”
  蒙玉玲吓傻了,连滚带爬,朝外面跑出去。
  背后传来黑马歇斯底里,绝望的大喊。

  鲜血,在房间里四处都是。
  男人的那个地方,本来就是血管最丰富的地方之一,这一刀下去,算是捅到了他的最痛处。
  黑马捂着*,本来想追出来,无奈那种痛不欲生的痛楚,让他连站都站不起来。
  蒙玉玲早就吓傻了,抓起地上的裙子跑出去。
  背后传来黑马绝望的惨叫,蒙玉玲穿上裙子,提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朝镇上路。
  顾秋和老段正在市委办公室,跟市委纪,市委书记在商量此事。公丨安丨局的同志打电话过来,说在镇上有人报案,发现一名浑身血淋淋的男子,在大街上乱喊乱叫。
  目前这名男子已经被派出所带走,并送进医院。
  公丨安丨局的同志说,这名男子不知什么原因,被人剪掉了命根子。据刚刚赶到的两名同志汇报,此人疑似高速上逃窜的那名男子。此外,在他们出现的屋子里,发现一只密码箱,箱子里大约有二十万现金。
  顾秋听到这个消息,对市委书记道,“必须马上将此人带回来。此人将是调查吕大鹏的重要证人。”

  市委书记马上回复公丨安丨局的同志,命令他们立刻用救护车,将此人送往市一级医院,途中要加强守护,不能发生任何意外。
  另外,加强对蒙玉玲的搜捕,她应该就在附近不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