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衬衣男子就按了一下开关,后备箱弹起来。一名丨警丨察在后备箱里看了阵,重新盖上,“你可以走了。”
  吁——!
  蒙玉玲长长地吁了口气,吓死她了。她一只手按在胸口,紧张的拍。
  挡在前面的拦竿拉起来,黑衬衣男子发动车子,正要离开。
  后来传来一声大喊,“慢着!”

  黑衬衣男子听到喊声,从反光镜里一看,顾秋来了。他猛地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冲了过去。
  呜——!
  “站住,站住,停车!”
  丨警丨察见发生变故,纷纷上车。黑衬衣男子很狡猾,油门加大,一下就把车速拉到一百六七。
  上了高速,只要车子性能好,二百码也可以飚。反正在这个时候,他们不会考虑到违章。只要能逃出去,他就赢了。

  顾秋也跳上车,开着桑塔纳猛追。
  老段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顾秋说:“那辆车子有很大的嫌弃,你没发现他车身上都是泥水吗?唯独车牌上很干净,而且车牌是全新的。这完全说明,车牌是他刚刚换上去的套牌。”
  老段又一次佩服了顾秋,这家伙真是象个神仙一样,分析得很到位。
  本田车上了高速,居然开到了一百七八十码。警车再牛,他们也不敢这么放肆。再说,高速上还有其他的车辆,万一发生事故,他们可承担不起。

  唯的一办法,就是不要追,封锁各个出口,反正上了高速,他就成了网之中鱼,迟早飞不出手心。
  一个电话,就能在各个路口截住他。
  顾秋拿出高速公路的图纸分析,看看这里有多少个路口可以出去。查到最近的路口在哪,叫交警那边把这些路口给封死。
  蒙玉玲吓傻了,在车上尖叫起来。黑衬衣男子阴着脸,“叫什么叫?他们根本不敢追上来。”
  蒙玉玲道:“那你开慢点啊,太吓人了。”
  黑衬衣男子哼了声,“只要他们敢追,老子就制造出一个全国最大的交通事故,让他们全部都完蛋。”
  蒙玉玲吓傻了,她相信这家伙真能干得出来。
  可她不想死,二十万刚刚到手,还没有花出去一分钱,就要死在这里,太不划算了。
  黑衬衣男子把车开出二三十公里,突然在应急停车带停车。
  “下车,快点!”
  蒙玉玲道:“我的行李。”
  “顾不上了,提着你的二十万,快,跟我走。”
  弃车潜逃,蒙玉玲提着密码箱,跟着他跳下高速,朝另一条普通公路跑去。
  两人在路边拦了一辆拖拉机,坐上拖拉机,朝农村乡下去了。
  顾秋开着车子追上来,看到停在路边的本田车,他立刻靠边停车,去检查那辆本田车。
  两辆警车相继开来,六七名丨警丨察跳下车,拨出枪朝本田车靠近。
  车上的行李还在,人不见了。
  顾秋又闻到那股很浓的香水味,再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刚才对方逃跑之际,他并没有看到此人的面目。

  更不能完全确定,蒙玉玲就在这辆车上,现在完全可以证明这一切。老段也看过车上的东西,发现副驾驶室里,还有二付牌照,其中一付正是他刚刚换下的。
  老段道:“马上查下这辆车属于谁的?”
  顾秋在路边点了支烟,“我估计这车来路不正,很可能查不到,套牌车的可能性很大。”
  交警打电话去查了,顾秋望着下面的一条乡镇公路,“这条路通向哪里?”
  一名交警道:“应该是到镇上。那边都是农村。”
  “马上组织人手,沿这边追查。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四名丨警丨察跳下去,沿着这条乡等级公路追上去。
  其他人打道回府,顾秋在车上跟老段道:“我们要防止这名黑衬衣的男子狗急跳墙,加害蒙玉玲。她现在是我们唯一的人证,也是唯一的知情者。”

  老段道:“所以你就叫警方穷追猛打?不能他任何机会和时间?”
  顾秋道:“这件事情背后,应该还有个主谋。他要除掉蒙玉玲,必须请示这个背幕主谋。”
  老段道:“你说这个主谋,会不会是举报信的始作佣者?”
  顾秋道:“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至少有一点,他们之间有必然的联系。而且我发现,我们很可能掉进了人家事先布好的一个局里。”
  老段说,“其实我也有这种预感,只是心里没底,没有透露出来。吕大鹏的话,很可能是真的,或者说,我们根本就没相信过他,所以他不好再说什么?”

  顾秋说,“对的,刚开始,我们先入为主,根据这些线索和举报信,从主观上认定吕大鹏存在各种问题。但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完全是有人想借我们之手,除掉吕大鹏。”
  老段道:“此人用心险恶,先是用匿名信的方式,惊动省纪委。借助省委要大力整治各级班子,打造法制南阳的机会,把吕大鹏除掉。”
  顾秋说,“完全没错。更有一种可能,他投了这些举报信之后,就一直派人监视省纪委,所以我们去奇州的时候,他第一个得到消息。之后,又设下各种计谋,让我们一步步走进他精心布下的陷井。”
  老段说,“你在酒店大厅里碰到吕大鹏一事,只怕也是他们设计好的吧?要不怎么会这么巧?他们让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亲眼看到,吕大鹏和蒙玉玲在一起。”
  顾秋说,“对,而且我现在怀疑,蒙玉玲一直在跟我演戏。她更有可能就对方的一颗棋子。”
  老段说,“顾主任,以前我一直觉得,你太年轻。可现在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老练。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天,你给了我太多的惊喜。真的。你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我老段佩服。”
  顾秋道:“你说什么话?现在我们必须抢在对方加害蒙玉玲之前,将她找到。”
  老段说,“找蒙玉玲,光告诉我们两个是不够的。要利用当地警方,配合我们行动。”
  顾秋道:“那我们赶快回去,跟市委商量这件事情。我怕迟则生变。”
  老段道:“我倒是不觉得,这个幕后主使,要这么急着干掉蒙玉玲。他在这个时候干掉蒙玉玲,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顾秋说:“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他不知道我们在找蒙玉玲,蒙玉玲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经过刚才一闹,蒙玉玲暴露了,他们难免狗急跳墙。”
  老段在想,“他们陷入吕大鹏,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秋道:“目前我们尚不知道对手的动机,不过我想有一个人应该能帮上我们的忙。”
  “你是说吕大庆?”

  “对!”
  老段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蒙玉玲跟着黑衬的男子坐着拖拉机来到村上,又花钱雇了辆摩托车,这才赶到镇上。
  黑衬衣男子道:“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出发。”
  蒙玉玲说,“我不想去三亚了。”
  黑衬衣男子脸色一寒,“这是老板的命令,你想违抗命令?”

  蒙玉玲不敢说话了,提着箱子就要进旅馆。黑衣男子拦住她,“你还敢住旅馆?”
  “不住旅馆那住哪?”
  黑衬衣男子道:“跟我来!”
  来到一条巷子里,看到没灯的人家,他就去敲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