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2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大鹏说,“这个你们不要问,也不可能有账单。因为这种灰色收入,普遍存在。再说,我也是市常委,副市长,手里有权,就是你自己不开口,也有人主动送上门来。送上门的,除了钱,还有女人。”
  吕大鹏说,“蒙玉玲就是一个例子,但她是个特例。我和她在一起酒会上,偶然相识。说心里话,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很需要,也很喜欢年轻又漂亮的女人。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虽然欣赏她,但我从来都没有动过她。”
  顾秋和老段又交换了一个眼神,老段道:“我觉得你应该看看这个。”
  老段拿出两张照片,一张是蒙玉玲坐在他腿上喝交杯酒的照片,另一张是蒙玉玲裹着浴巾的照片。
  吕大鹏果然心里素质过硬,看了后,淡淡一笑。“这能说明什么?顾主任,你觉得这能说明什么?”
  见顾秋和老段都盯着他,他就道:“这张照片,是当时开玩笑的时候拍的。没想到几年之后,被某些有心人拿来当了证据。还有这张,那是我们很多人都在搞桑拿,蒙玉玲也在,照片就这样拍下了。但我真的没有碰过她,我可以发誓。”
  顾秋道:“我见过蒙玉玲,去过她的小公寓。”
  吕大鹏道:“既然这样,你应该明白,我跟她没什么关系。”
  “当然没有,因为她已经被你抛弃了,一个被你抛弃的人,还会有什么关系?”
  吕大鹏摇头,“真不是这样的!她一直缠着我,我没有接受。”
  顾秋和老段当然不信,吕大鹏看着两人,“你们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话,可以说,我没有碰过蒙玉玲,我一直把她当朋友。”

  顾秋道:“你给我们编了一个很好的故意,一个副市长与,风尘女子的故事。吕大鹏同志,要不要拍成电视剧?象蒙玉玲这样的女子跟你在一起,你是新时代的柳下惠。”
  吕大鹏说,“或许你们不相信,但是你们可以去调查。如果我有其他的经常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组织上怎么处分我,我都毫无怨言。”
  顾秋说,“就在大前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你去酒店8603房间干嘛?”
  吕大鹏心里一惊,顾秋道:“没错,如果你记忆力好的话,应该能够记得,我当时正在大厅里,而你却急急忙忙进了电梯,去了蒙玉玲的房间。你是十二点零六分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吕大鹏道:“我的确去过她房间,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自从她提出要做我的情人后,我立刻很理智的跟她断了关系。”
  夜宵来了,顾秋和老段站起来,“我们休息下。”
  离开吕大鹏的房间,老段道:“太狡猾了,想蒙混过关,没这么容易。”
  小聂问,“他不是自己提出来要交代吗?怎么还狡辩?”
  老段说,“他的心里素质跟普通人不一样,恐怕要花些时间。”
  三人的夜宵很简单,吃起来也快。
  顾秋给老段一支烟,“要不明天再问,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老段说行,此刻已经凌晨四点多了。
  顾秋回到省委宾馆,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他到办公室报到,找到了刘书记。将情况细细反应了一遍。
  刘书记说,“跟这种人必须打心里战,只有瓦解他的心理防线,你才有机会。”
  他对顾秋说,“不要急,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顾秋上午没有去纪委一招,中午的时候,左晓静来见他,说周末想去看外公,问顾秋有没有时间。
  顾秋说最近恐怕都没空,手上有一个很重量级的案子,需要花时间处理。
  左晓静道:“那我自己去吧。”
  顾秋阻止了,“不行,那地方太偏僻了,你不能一个人去。万一有什么危险,我怎么交差?”
  可左晓静坚持要去,顾秋只好给程暮雪打电话,问问她有没有时间?
  程暮雪听说左晓静要去苗寨,就在电话里问,左晓静是什么人?

  顾秋又解释了一番,因为他怕自己不说清楚,这丫头掉以轻心,让左晓静出了事就麻烦了。
  程暮雪听说是张老先生的外孙女,当时就同意了。
  顾秋还是给孔秘书打了个电话,要他派个司机,送两人到边陲州的镇上,然后再坐摩托车进去。
  下午,顾秋来到一招,老段和小聂问了整整一上午,看到顾秋来了,两人立刻起来。

  顾秋叫两人出来,问过情况后,顾秋道:“继续吧,实在不行,用车轮战术。”
  老段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对纪委这一套自然非常熟悉。如果对方冥顽不灵,他们就用无限期的消耗战,跟你耗时间,体力,直到你支撑不住,崩裂为止。
  当然,也有些个别同志,急功近利,采取非法手段,对正在双规期间的违纪干部使用暴力。顾秋是反对这一点的,如果在审讯取证工作中,使用暴力,本身就是一种犯罪。
  老段说,“不给他饭吃,饿死他。”
  顾秋笑了,“不能他吃饭,太过份了。”
  他提着盒饭,走进吕大鹏的房间。吕大鹏看他来了,说:“我以为你们不准备给我送饭了。看看都什么时候了?”
  顾秋说,“上午没有进展,同志们心里不痛快,吃饭的事也就忘了。”
  吕大鹏倒是一点都不挑剔,接过合饭就吃。

  顾秋在旁边看着他吃饭,发现他狼吞虎咽,很快就把饭吃饭了。
  顾秋扔了支烟给他,“可以开始了吗?”
  顾秋说,“我建议你们去奇州走一趟,因为我不论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只要到奇州,看到了真相,你们才会相信。”
  顾秋扔出一沓照片,“这是我们的同志,在你老家取证拍下的,你怎么解释?”
  吕大鹏说,“祠堂的事,是一个台商赞助的。因为他也是我们家族的人,花了这笔钱,在家乡建了这么一个祠堂。你们可以进去看看,在祠堂里,有一块碑,碑上刻着他的名字。”

  顾秋问,“你老家的房子,也是他帮你建的?”
  吕大鹏说,“这房子并不是我的,是我一个族兄的。跟我没多大关系。”
  于是,吕大鹏把房子的来历,详细的说了一遍。
  顾秋对老段说,“撤了吧,让他好好想想。”
  出了一招,顾秋对老段道:“看来我们有必要再去一趟奇州。”
  老段道:“我也这么想,这个蒙玉玲是关键。她应该知道很多内幕。”
  顾秋道:“那就出发吧,事不宜迟。”
  留下小聂在一招,两人再次往奇州而去。
  吕大鹏躺在床上,房间里没有电话,没有电视,只能干巴巴的坐着,或躺着。
  他望着天花板发呆。
  顾秋和老段,再次赶到奇州,吕大鹏被省纪委带走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两人在饭店里吃饭,就听到有人议论,“你们知道吗?吕副市长被纪委带走了。”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那些当官的,哪个都不是好东西,我狠不得他们一个个都被抓起来坐牢。”
  另一个道:“这个吕副市长也没有做什么坏事,怎么就被带走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