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保健师》
第90节

作者: 老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媚儿,你这样做有意思么。”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我扭过头来看着媚姐的时候,再也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如果我现在手里有刀,我一定会在媚姐的身上扎几个透明的窟窿。

  “赵名扬,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媚姐的眼睛也一下子眯了起来:“我怎么做就没意思了,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你答应过和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的,我只是在梅可卿面前陈述出了我们两人现在的关系,你凭什么就样对我吼。”
  “我……。”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我很想说那是在媚姐的威逼之下,才做出的选择,但是想到媚姐的手段,想到身心俱疲的梅姐再也经不起任何风雨,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反倒是你,从今天吃饭开始,就一直对我横眉冷对的,好你我欠了你什么一样,赵名扬,我龙媚儿要姿色有姿色,要权势有权势,我哪一点配不上你了,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媚姐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圈儿有些发红。
  我一时间有些黯然,那天为了板倒林建华,我答应了媚姐,答应陪她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现在我这样的态度,显然有些过河拆桥的嫌疑,所以我纳纳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赵名扬,我告诉你,男子汉大丈夫,言而有信,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我,你说,究竟是我过份还是你过份。”看到我不吭声,媚姐的声音更大了。
  媚姐的声音很大,明显惊动了明白酒吧里的人,几名洪帮的弟子冲出门来,在看到这一幕以后,一脸怪异的看着我们。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人家的事情你们凑什么热闹,该干嘛干嘛去。”杜威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几名兄弟顿时作鸟兽散。
  杜威看了看媚姐,又看了看我,张大了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叹息了一声,扭头进了酒吧。
  “你要我做你男朋友是吧,那好,我就做你男朋友,现在我就来做一个男朋友应该做的事情。”我疯狂了起来,一把搂住了媚姐,一低头,就吻在了媚姐的嘴唇上。
  媚姐有些惊恐的看着我,也许她根本没有想到我竟然如此疯狂吧,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挣扎。
  看着媚姐的表情,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丝报复的快意,我一脸邪恶的看着她,狠狠的吻着她。

  “你太过份了。”媚姐这个时候才跟反应过来了一样,一把推开了我,然后狠狠一巴掌煽在了我的脸上。
  “我过份,我怎么过份了,你不是要和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么,你不是我女朋友么,怎么亲一个都不让呢。”我还想要伸手去拉媚姐。
  但媚姐这一次却并没有让我如意,而是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那股大力,直将我踹得连退了好几步,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媚姐已经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看着车子越驶越远,我心中五味杂陈。
  本以为媚姐是生性开放,看中我,只不过是想要让我陪她,满足她寂寞空虚的身体,但是我没有想到,她真的是想要和我谈一场恋爱,难道说,媚姐是真的喜欢上我了么。
  要不然,以她的手段,在看到我是这种态度以后,完全可以将我整得死去活来,但她为什么没有这样做,而只是让我陪她逛逛街,吃吃饭,一次次的容忍我呢。
  只是,媚姐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又怎么会看上我,从而费尽心机来接近我呢,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赵名扬呀赵名扬,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媚姐是真爱上你了又如何,她是想要玩你又怎么样,你爱的是梅姐,只凭着她让你离开梅姐这一条,你就不能给她好脸色。”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进了明月酒吧。
  酒吧里值守的兄弟,都一脸崇拜的看着我,他们都知道,媚姐行事泼辣,手段狠厉,在洪帮里,敢这样冲着媚姐大吼大叫的,怕我是头一个吧。
  我自然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却并没有心思和他们解释,而是自顾自的回到了杜威给我安排的房间。
  和衣躺在库上,双目有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梅姐今天看到这一幕,肯定心都要伤透了,她会不会因此而对我彻底死心呢。
  我有些不甘,摸出了手机,想拨打梅姐的电话,但是才按了两个数字,手就无力的垂了下来,我不是不爱梅姐,而是不敢爱,不能爱,如果我打了这个电话,我就会前功尽弃,媚姐恼羞成怒之下,是不会放过我和梅姐的。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电话却响了起来,在看到电话是杜威打过来的以后,我激灵了一下,连忙接起了电话。
  “名扬,那条泥鳅又出来活动了,目标可能是望江路赌场,你现在带人过去。”杜威有些凝重的声音通过电话传了过来。

  “威哥,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我点了点头,将脑海里的杂念都抛到了一边,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兄弟们,干活了。”站在楼梯上招呼了一声以后,酒吧里的兄弟开始行动了起来,大约二十名外门弟子,跟着我一起上了停在门口的两张面包车。
  面包车一路风驰电挚,很快来到了望江路赌场,我坐在面包车上,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望江路赌场。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郁闷无比,我现在急需要发谢,而太子手下的小鱼竟然要来望江路赌场找事,等于是给我送来了发谢的机会,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让他有来无回。

  又伸手接过后面一名兄弟递过来的香烟,点燃以后,深深的吸了一口,让剌激的烟气在肺里转了一圈以后,又缓缓的吐了出来。
  和梅姐分开的这段日子,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抽烟和喝酒,似乎真的能缓解人的津神压力,让你在醉生梦死之间,忘记一切的不快,但是醒来以后的那种寂寞和傍偟,却又会比在没抽没喝之间强了数倍。
  但这东西就跟鸦片一样,让人着迷,为了短时间的神经麻痹,我宁愿承受醒来之后的那种沉重。
  静静的在车里呆了一会儿,我就看到两张面包车从远处驶了过来,我知道正主来了,吩咐车里的兄弟做好准备。
  兄弟们纷纷应了一声是,从座位底下掏出了刀棍等武器,两眼放光的看着越驶越近的面包车。
  这些人的年纪和我都差不多,身体里都流淌着青春和热血,他们渴望剌激,渴望成功,但因为家庭和学历以及各种原因,走上了这条道。
  看着这些年青的面孔,我心中也隐隐有一股熊熊烈火在燃烧,从帮杜威做事以来,我才发现,我好像天生就适合混这种地方,我很喜欢那种热血沸腾的场面,因为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倒下,我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也许,我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安分的男人吧。
  日期:2017-08-27 0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