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1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帝崩……”张松好不容易又说出来一句话之后,缓了口气继续说道:“饕餮。你替我说……”
  饕餮身上的伤势比张松只重不轻,不过它仗着龙种的身体,情况却好的多。当下它将自己和张松,加上睚眦是怎么被归不归撺掇的去偷了这件法器。几个时辰之前,归不归又是怎么去找的他们,用这件法器为要挟。逼得张松答应仿制帝崩,在众多大修士、神祇的身上的好处。
  不知道是不是归不归这个老家伙走漏的消息,他这边刚刚离开洞府,谷元秋、伊秧便到了他们的洞府外面。好在洞府的入口太隐秘,就是神祇也废了好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入口。不过二神还是施展神力下了禁制,洞府里面的几个人不能使用遁法离开。
  当初修建洞府的时侯,张松狡兔三窟留下了后退之路。当下他们顺着这条路从山脚下走了过来,不过张松还是没有想到伊秧就守候在山脚。出来的时侯还是惊动了这位神祇,饕餮、睚眦拼死才保着张松施展遁法逃走。不过就是这样在他遁走的一瞬间。被伊秧在身上留下了印记,二神一路追杀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席应真大术士就在这个的话。二神杀到,归不归这座洞府可能也有灭顶之灾。
  “归不归,看在你看了这么多年任叁的份上。方士爷爷给你个人情。左脸还是右脸?你自己选......”席应真也顾不得帝崩上面满是饕餮的口水和胃液了,用脚尖将这个铜疙瘩勾到了自己的双脚之间。这才转头看了脸色有些尴尬的归不归,随后对着凑过来想要说情的小任叁说道:“我的儿。你别参合。再不给这个老家伙长点记性,这次是张松,下次他就要算计你了……”
  看着席应真已经开始再挽袖子,归不归急忙大喊了一句:“等一下,我有话要问张松。这个嘴巴您先记上,一句话。就一句话,问完了您再动手……”
  席应真的手已经举了起来,看着归不归的样子。他又将胳膊放了下来:“看在我们家儿子的份上,就一句,张松你实话实说,天塌下来方士爷爷我给你做主。”

  听到这一巴掌缓了下来,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擦了擦冷汗之后,冲着张松说道:“那位要仿制法器的公孙屠那里去了?他死在谷元秋手里了?还是趁乱逃走了?张松,这个人不是凭空就那么消失了吧?”
  刚才饕餮什么都说了,唯独没有提到这个方士。这个时侯,张松张开了眼睛,刚刚想要说话的时侯,席应真突然对着归不归打过去了一巴掌:“你明明问了四句话!方士爷爷我听的清楚,人哪去了?死了吗?还是逃了?凭空消失……”
  席应真还有话要问归不归,这一巴掌当中几乎没有术法。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打得老家伙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缓了半天之后才缓了过来。
  “你还没有回答,公孙屠呢……”这个时侯,白头发的吴勉从洞室里面走了出来。扫了一眼挨打的归不归之后,径直的向着张松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我还有法器要他打造,你说不出来可不行……”
  看着吴勉一步一步走过来,张松的心里慌了起来,连忙解释道:“那么乱,他自己逃走了……”
  “我不信……”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走到了张胖子的身边,用脚尖踹了一下他的伤口,在一阵杀猪一样的叫声当中,说道:“再想想,他哪去了……”
  “姓吴的小白脸,你什么意思?”看着张松痛的浑身直哆嗦,席应真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去。老术士很反常的没有立即扑上去给吴勉一个耳光,他们俩用几乎一摸一样的眼神看着对方。顿了一下之后,席应真继续说道:“你的运气好,今天难得方士爷爷我心情好,和你讲道理。要说什么趁早,方士爷爷的好心情也不一定能坚持多久。”
  “好好的学人家讲什么道理?没听人说过事若反常必为妖?”吴勉翻了翻白眼之后,继续对着以为有人要给自己撑腰的张松说道:“想起来了吗?公孙屠哪去了?”
  说话的时侯。吴勉再次用脚尖清踹了一下张松的伤口,又引来了一波杀猪一样的惨叫。张胖子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张松原本指望着席应真能过来救下自己。没有想到老术士这个时侯也犯了脾气。看着白头发的小白脸一下一下踹着自己昔日的弟子,他不去动吴勉,反倒是将这一肚子气都洒在了老家伙归不归的身上。
  “归不归。你这个老家伙想到哪里去?刚才方士爷爷和你说什么来着?”席应真扭脸看着已经察觉不妙,正在慢慢向着洞府外面诺的归不归说道:“左脸还是右脸?你还没有说……”
  “刚才不是打过了吗?”
  “刚才不算……”话音未落,席应真已经伦圆给了归不归一巴掌,打得老家伙身子原地转了一圈。在他倒地之前,被老术士提着衣服揪了起来。再次说道:“方士爷爷等着你回话呢,左脸还是右脸?”
  这个时侯归不归已经不敢再提什么刚才那一巴掌算怎么回事了,当下打算拼了再爱一巴掌,让这个老术士出了这口气也就算罢了。归不归指着自己的左脸说道:“左脸,老人家您受累,要不您觉得麻烦,我自己来一巴掌也不是不行……”
  “谁让你选左脸的?”没等归不归说完,席应真已经对着他的右脸又是一巴掌。将老家伙打飞之后,大术士还没忘跟上了一句:“本来你选右脸就算完了,一定要惹方士爷爷我生气是吧?和你说,刚才的好脾气没有了。别惹大方师我生气啊。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这次选左脸还是右脸?”

  “右脸……”
  “谁让你右脸的——啪……”这个问题就如同鸡生蛋、蛋生鸡一样的没有尽头。一时之间,几乎是整个修道之士当中最聪明的两个人被连番虐打,巴掌声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早在吴勉第一次踹的张松哇哇大叫的时侯,睚眦便爬了起来。这个好像豹子一样的龙种对着吴勉的位置一个劲的呲牙,看着随时随地就要冲着白发男人扑过来。不过被百无求摸索了几下背后的毛皮之后,这只妖兽便舒服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肚皮朝上躺着让百无求去摸索它的肚皮。无论以后张松在如何惨叫,这种龙种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就在归不归的两边脸庞肿的好像发面麦饼,张松的嘴里也开始喷出来白沫的时侯。一边看热闹的饕餮实在是忍不住了,它几乎到了洞口,对着外面大声喊道:“公孙屠你出来吧,再不出来的话,张松这一世就到这里了……”
  “那这可不能算作是我违约……”说话的时侯,身穿一件古怪斗篷的张松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上的斗篷有古怪,知道公孙屠本人走进来,就连席应真这样的大术士,也没有发现他深山的气息。

  看到了公孙屠出现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不再难为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张胖子。对着饕餮说道:“那么说来。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好的是吧?就是为了把这口黑锅送回来是吧?公孙屠你真对得起我给你的那颗长生不老药。”
  日期:2017-09-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