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6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声音有点嘶哑,或许是声带受损造成的,昔日那个声音动人的女人,现在的嗓音变得如此难听,也算是老天给她的报应了。

  我说:“你爸爸?你好意思提起你爸爸,哼,是你亲手杀了你爸爸。。。”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她的厚颜无耻让你提不起怒气来,只是觉得可悲,她死死抓着我的手,说:“她比我更恶毒,,不要再相信女人的话了,你要小心。。。”
  她说完,就松开了手,转身离开,我看着她,我说:“你姐姐告诉我,说,就算你死,你也得死在她的手里,我答应她了。”
  她转身停步了几秒钟,身体颤抖,但是很快就弓着腰离开了,我握着拳头,看着她消失在我眼前,这就是报应。

  我转身就走,离开了别墅,上了车,我直接说:“去龙肯矿区。”
  赵奎开车,离开别墅,坐在前面的张奇拿着自己的假肢,敲打着窗户,说:“飞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兄弟们说说,兄弟们也能帮你分忧一下。”
  “矮子要搞我,周老大没有死,就在矿区。”我平淡的说。
  听到我的话,几个人都震惊了,张奇说:“妈的,飞哥,那你这不是去送死吗?我草,这么大的事,你居然现在才说,妈的,太子,你这点人够吗?”
  太子有点惊讶,说:“大哥,那个周老大是谁?”
  “一个梦魇,他必须死。”我说。
  太子有点懵逼了,说:“我草,那他胆子也太大了,这不符合逻辑啊,他居然把周老大带到矿区里?怎么可能呢?那边都是我们的人,你早告诉我,我直接把人给拦下来,然后一枪给崩了,也没这么多事了,垛堞也是我们的人啊,就算我拿不下,加上他也不是不可能,一个矮子,能有多大的力量?你瞒着我们到现在,是不是事情已经闹大了?”
  太子的话,让我很懊恼,我说:“当初,我也不敢确定他是不是活着,我放任矮子,就是为了把他引出来。”
  我说完就深吸一口气,现在他是出来了,但是,事情也到了我难以控制的地步了,矮子跟桑灵干掉了吴沙,吴沙所有的财力,人力,都到他们两个手里了,桑灵让我觉得有点古古怪怪的,对于周老大,她似乎很平淡,连问都没问,这不应该是她的表现,如果真的要帮我,她不可能不会问的。
  好像,她知道一样。

  她怎么可能知道?虽然我还不能确定桑灵,但是我觉得,我不能百分之百的相信她。
  赵奎冷不丁的说:“飞哥,你现在去是抓周老大吗?我觉得,有可能是个陷阱。”
  我听着,就点头了,有可能是个陷阱,是的,有可能是个陷阱,但是,我不知道这个陷阱的目的是什么?杀我吗?
  如果要杀我,那他们可以随时动手,何必要等到现在呢?如果他们的目的真的就这么单纯的话,我也就无所谓了,怕就怕,他们的目的不单纯,但是,我又想不到他们是什么目的。
  “大哥,别怕,现在联系垛堞,他那里有好几百人,都有枪,我马上联系佤邦的人,让他们赶到帕敢去,大哥,以后有什么事,提前跟我们说一声。”太子认真的说。
  听到太子的话,我皱起了眉头,跟他们说,有什么用?有时候,连我都不能确定的事情,我怎么跟他们说。
  我看着太子打电话,我没有拦着,但是,我已经打定了注意,先不动手,我要看看,到底谁才是真心的,谁才是虚情假意,我要试探一下所有人,垛堞,花花,桑灵,我要看看,他们谁在骗我,谁他妈真心的在帮我。
  垛堞我可以相信吗?不一定,现在我谁都不能相信,只有这辆车里的人。。。
  突然,我看着后视镜,我看着杨瑞的表情很不自然,我皱起了眉头,我现在心里很难受,我说:“杨瑞,桑灵跟我说,他想在缅甸跟我结婚,但是她这个女人很贪的,你知道的,她要我送他半个矿区,我要答应他吗?跟他结婚,我能得到他的帮助,她有很多人。”
  “不要,飞哥,不要相信这个女人,她。。。”杨瑞激烈的说着。
  他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我,很着急的看着我,我看着他,脸色有点怪异,他很紧张,也很反对,我抓着他的手,想要松开,但是他还是死死的抓着我。。。
  我感觉到了那力道,很大!

  杨瑞很反常,非常的反常,他抓着我的手,让我觉得有点疼,我抓着他的手,硬生生的给掰开,他看着我,有点惊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说:“飞哥,不要相信桑灵,也不要跟她有什么合作,她是个烂赌的女人,你知道,不会改的,如果你在跟她混在一起,很麻烦的。”
  我看着外面,没有说话,杨瑞很着急,说:“飞哥,真的,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在为他做什么?一半的矿区?凭什么?她值吗?”
  我说:“如果他不帮我,可能,整个矿区都没了,都会被别人给买走了,我不能因大事小。。。”
  “那给别人买好了,有那么多路子赚钱,为什么一定要买矿区呢?而且买了给桑灵一半?他真的不值啊,飞哥!”杨瑞很愤怒的说。
  我奇怪的看着杨瑞,我总感觉他很反常,他的话,都是在骂桑灵的,这让我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那么痛恨桑灵呢?这种痛恨,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也告诉过我,他会忘记桑灵的,但是,这次他从缅甸回来之后,对于桑灵的恨意,又加深了,我明显的能感觉到。
  “飞哥,杨瑞说的对,那个女人,我了解,妈的,在瑞丽的时候,我给他安排了房子,她不住,一定要住别墅,真他妈是个又烂又贪财的女人!”张奇敲着窗户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我不会跟他结婚的。”
  听到我的话,赵奎没有做声,只是觉得奇怪,张奇很奇怪,但是却嘲笑着说:“飞哥又不傻?怎么可能跟她结婚?你小子急那么很干什么?是不是娶你前未婚妻,你不爽了?”
  听到张奇的话,赵奎说:“把你的臭嘴闭上。”
  张奇瞪了赵奎一眼,没说话,我也没看杨瑞,只是心里,有了一层阴影,我知道,杨瑞,不干净了,至于怎么不干净了,我还不知道。。。

  有些事情,站不住脚,就是站不住脚,但是我没有点破,我也不想点破,毕竟是兄弟,杨瑞在维护我,对于他的急切与不寻常的反应,只能说明,他是关心我的,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寻常的反应,或许,有苦衷。。。
  车子连夜朝着龙肯矿去赶,漆黑黑的路上,出了关卡之外,没有一个人,非常的安静,我们过了很多关卡,终于在深夜,赶到了矿区,我们把车子停在了矿区外围,车子熄火了。
  赵奎问我:“飞哥,为什么不进去?”
  “妈的,是陷阱,还要进去?你脑子秀了?”张奇不爽的说。
  我靠在沙发上,太子说:“大哥,等我们一会,等我们的人来了,咱们来个瓮中捉鳖。”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我问:“几点能到?”
  太子说:“还有一个小时大概就到了,他们从佤邦赶过来,也不算太远,主要是关卡,但是我都打点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