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6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子皱起了眉头,说:“不对劲的地方?到还是真有一件,那个矮子,他妈的神神秘秘的在矿区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带着一个人来矿区,唯唯诺诺的,这个杂碎,平时那么凶悍狠厉,但是对于那个人,居然低声下气的,我觉得挺奇怪的。”
  我听着矮子的话,心里可以确定周老大是还活着,我有点惆怅,我说:“他们去矿区干什么?没必要吧?”
  “我从阿爸的老部下哪里得到一点消息,说这个矮子在跟内比都矿区委员会申请矿区开采资格,而且,还很大,大概占了三分之二的龙肯矿区,我当时就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王八蛋那来这么多钱?要把龙肯矿区给买下来,得好几十亿,他能拿的出来吗?”太子不屑的说着。

  我咬着嘴唇,脑子里大概有些思路了,我知道周老大去矿区干什么了,他们是想趁着我没有拿定主意之前,把龙肯矿区买下来,但是他们有钱吗?
  我皱起了眉头,周老大啊,你活着,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我们在仰光酒店住下来,缅甸不过年,所以感觉不到任何年味的气息。
  人在异地为异客,如果现在我在内地的话,现在应该跟兄弟们吃喝玩乐,然后什么都不用做,尽情的享受过年这段时间。
  我坐下来,给马玲打电话,让她跟马炮把盈江那边的赌石基地给看好,貌桑还有一干兄弟都可以用,千万不要让田光钻了空子,马玲跟我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田光敢来,他就砍死他。

  我打完电话之后,就去联系丁瑞,我跟丁瑞说了这次我来缅甸目的,说是要收购龙肯矿区的四年开采权。
  丁瑞很讶异,但是还是表示愿意跟我谈,我们约了晚上在仰光酒店见,虽然内比都距离仰光挺远的,但是坐飞机来,能赶的到。
  不管周老大是不是活着,我该做的事情,都要做下去,不能因为周老大,而放弃我的事业,他并不可怕,只是我不想死人在活过来。
  “太子,你手里有多少人?”我问。

  太子说:“我本来有一百多个人,佤邦魏老三的人过来三个营还要多,他们都有武器,现在大概有两千多人吧。”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超员了,你还是没有听我的话,这笔开支,不知道你受的了受不了。”
  “大哥,只要我们把矿区拿下,我觉得,我们就能养活更多的人。”太子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现在能不能拿下是一个关键,我说:“可靠吗?”
  “哼,大哥,你没有接触他们,你不知道,他们在佤邦像龟孙子似的,西点军校教官亲自过来训练的士兵,居然去守棉花园,好一点的去当厨子,他们心里有怨气,现在我给钱给枪,他们都愿意跟我干,我最担心的是政府军,因为,他们不想我们扩大,如果在多一点,可能他们就对我动手了。”太子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的人,你搞定,不要与政府军起冲突,如果他们需要收编,你可以接受,但是不要学你阿爸,如果你能像佤邦一样,发展一个经济城市,能够享有特权,那就更好了。”
  “大哥,会的,我相信,我们一起干,一定能干出来的。”太子自信的说。
  我点了点头,捏着手上的宝石戒指,突然,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发的短信:“不要相信花花,她会害死你。。。”
  我看到这个短信,有点摸不着头脑,妈的,谁给我发的短信?真的,我有点懵逼的感觉,这他妈的,什么意思?
  我照着号码打过去,但是对方的电话已经关机了,我看着电话,觉得很奇怪。

  “飞哥,怎么了?”赵奎问我。
  我摇了摇头,我说:“没事。。。”
  我把电话收起来,脑子有点乱,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给我发这个短信?他怎么知道我跟花花有交易的?他又怎么知道花花会骗我?一切,都让我显得有点一头雾水的感觉。
  但是,我心里升起一股自我防御的心里,我说:“太子,给我找几个狠人过来,二十四小时跟着我。”
  听到我的话,几个人都有点意外,张奇说:“飞哥,我们还不够狠吗?”
  他说完就挥舞着自己的断手,锋利的刀锋发出“唰唰”的声音,我看着他狠毒的脸色,就摇摇头,中看不中用而已。
  太子点了点头,说:“我从部队里面找,可是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只是想要小心点。”我说。

  听到我的话,他们大概也知道我不想说,所以就没有在问下去,我心里开始盘算起来,我到底该相信谁。
  花花,老刘,矮子,周老大,这几个人本来就是蛇鼠一窝,周老大曾经要借我的手杀掉老刘,现在他们又搞到了一起来对付我,我知道老刘跟花花是个骗子,但是花花是我放出去的鹰隼,她会啄我的眼睛吗?
  我不敢确定,看来田光说的对,我还是太天真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感觉,我现在被包围了,广东有陈发,瑞丽有田光,缅甸有周老大,他们都在要我的命,每一个人,一旦发起攻势,对我来说都是暴风雨,我现在要尽快把我的堡垒树立起来,否则,我承受不了。
  晚上,丁瑞到了仰光酒店,我们在酒店的就餐区接待了丁瑞。
  “丁先生,请坐。。。”我说。

  我们两个坐下来,服务员为我们倒酒,我说:“丁先生,我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每次合作都很愉快,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有良好信用的生意人,对于我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丁瑞喝了一口红酒,说:“你的提议,很冒险,因为龙肯场区并不是空置的,而是有人在经营,你想要买下来所有的矿区,这就是要驱逐其他人,这很难办。”
  我笑了一下,我说:“补偿,还是找什么借口,都可以,矿区之所以难管理,就是因为人杂,实力差距太大,那些小矿主,为了敛财,疯狂的开采,根本就不管生态,把整个矿区都给破坏了,如果你把整个矿区,都承包给一个开发商,我们可以延长矿区寿命很长时间,不管是对环境,还是对政府军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丁瑞笑了一下,拿出来一份地图,摊开了给我看,说:“龙肯区位于雾露河上游,东起雾露河西岸,西到凯苏场口省界止,北从乌龙河上游小支流起,南到南木皮止,东西长40公里,南北宽30公里,场区大大小小场口有30多个,乌龙河流经北部,在东部转向流南西部、东北部和大部分的矿区离乌龙河较近,属于原生矿床,东部乌龙河两岸的矿床,均属于河流冲积矿床,这里的原石开采了好几百年了,说实话,也不算是最好的矿区,你买这片矿区,并不划算。”

  听到丁瑞的话,我就摇头,我说:“划不划算看运气,我是赌徒,以前是赌小原石,现在是赌矿区,我是大海捞针,只要让我捞到,我就会赚,所以,不需要丁先生为我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