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6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就站起来,准备去洗澡,陈玲说:“又来了两个人,我感觉到,家里会有事,你是不是不准备过年了?”
  我回头看着陈玲,她站起来,朝着我走过来,拥抱我,捏着我的下巴,说:“你的谎言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不想说谎,但是。。。
  我说:“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会好好陪陪你们。”
  陈玲笑了起来,没有在说话了,然后在我的嘴巴上亲吻了一下,转身,就朝着卧室去,我走进浴室,洗澡,用的是冷水,冰冷的水,淋在头上,让我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不停的颤抖,肌肉收缩的厉害,很难受,但是我却让这种痛苦肆意的在我身上蔓延,我紧绷着身体,直到小腿要抽筋,我才关掉花洒。
  我剧烈的喘息着,然后放松下来, 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之后,身体会感觉到疲倦,我伸手推着墙,咬着牙,今天是年二十九,明天就过年了,但是,我没有办法留下来过年,我要去缅甸。
  养的老虎,现在已经足够大了,目的也达到了,他也真正的现身了,所以是时候打虎收割皮毛了。
  我到卧室,看着陈玲站在窗户前,一个人靠着窗户,就走过去,拥抱了她一下,我感觉到了她的不开心,我虽然不想告诉他任何事,但是这个时候,我好想找个人说说我的压力,我说:“我要去缅甸,有一件事,威胁到我,还有你们的安全,我必须要去摆平,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了,等我把威胁到我们安全的人和事都摆平之后,我绝对,会好好的陪你们的。”
  陈玲转身,直接拥抱着我,紧紧的拥抱着我,她说:“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想失去你,不管我爱你还是不爱你的时候,我都想你能属于我,答应我,不要再骗我,你就算不想陪我,也要陪陪啊召。。。”
  我亲吻着陈玲的额头,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离别的痛苦,我看着啊召,我还没有走,但是又开始想念他了,我很不想走,但是我必须要走,因为,老虎已经对我们虎视眈眈了。
  陈玲为我准备了白色的西装,我觉得去缅甸穿白色的西装不适合,但是他没有为我换,他说我穿白色的比较帅气,于是,我就穿着白色的西装,太阳升起来了,腾冲的早晨太阳升起来的很早,我走出别墅,陈玲就站在门口看着我,没有说任何话,没有离别的情话,只有那一双不舍的眼神!
  我下了山庄,到了停车场,看到了张奇跟赵奎,我走过去,跟张奇拥抱了一下,我说:“为什么不上去?”
  张奇抬起来手,手上是一把尖锐的假肢,他说:“我觉得挺酷,但是可能会吓到大侄子,就不上去了。”
  我看着他的手,很无奈,我说:“上车吧。”
  我们上了车,朝着码头开,我们兄弟几个,又聚在了一起,这一次,又去缅甸,我的计划很明确,第一,矿区,第二,周老大,第三,把该杀的人都杀了。。。
  我拿起来电话,给李瑜打电话,我觉得,我需要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我没能如约去广东。。。
  “喂,邵飞,你准备来广东了是吗?需要我去接你吗?”
  我听到李瑜的先入为主的话,就有点抱歉,我说:“对不起,我要先去缅甸办一点事情。。。”
  沉默。。。
  我感觉到了李瑜的失望,她“呃”了几声,想说什么,但是都没有说出来,我笑了一下,我说:“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什么事?”李瑜问。
  我说:“田光跟陈飞联手了,他们相互卖彼此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通过这种相互绑定的关系来确定合作关系,陈发要在那边对付你爸爸,田光在这边要对付我,现在我很危险,你也很危险,所以,你要小心。”
  李瑜又沉默了,但是呼吸有点急促,她说:“怎么可能?是四联玉器公司吗?公司并不是上市公司,而且,公司的四个股东我都知道,就是他们四个,没有田光的名字,四大家族怎么可能会让外人进来呢?你是不是搞错了?是不是田光故意放消息给你?如果是真的,他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呢?他不会那么傻吧?既然要对付你,何必还要特意通知你呢?”
  我皱起了眉头,李瑜的话,让我有点意外,是啊,田光既然要对付我,跟陈发联手的话,何必要告诉我呢?难道他真的自信于明着来对付我也不怕我?田光虽然狂妄,但是不是自大的人,这点让我实在想不通。。。

  我说:“小心点吧,不要贸然进行大的决定,等我过去。”
  “知道了,我会等你的,我爸爸现在很纠结,我不能指望他能做什么大事,而我。。。”李瑜没有说完,沉默了一会,就挂了电话。
  我把手机收起来,皱起了眉头,陈发的野心,我或许想不到,但是大概也能猜的到,他控股马帮,就是想要渗入瑞丽这边的势力,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就是要帮田光搞定我,把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盈江赌石基地占有,他做幕后的老板,这样,盈江跟广东,就联起手来了,而且,还没有人能知道,真是可怕。
  但是田光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吗?他真的就如此的看不起我吗?明着来搞我?哼,真是不知所谓。。。

  妈的,我到时候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车子到了码头,我看到杨瑞站在船上,休息了几天,他的气色好多了,我们几个上船之后,船就开了,我给太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去景康码头接我,现在周老大的身影已经浮现了,我不知道他会搞什么鬼,而我身边又有叛徒,所以, 我得小心点,这个叛徒很隐秘,像是在我身边,但是又好像远在天边,让我想抓,都没有抓的可能。
  到了景康码头,已经是下午的事情了,我们四个人下了船,在码头,我看到了太子,他穿着军装过来,跟我拥抱了一下,说:“大哥,明天就是你们内地人的新年了,为什么突然来缅甸?”
  我说:“有点急事要处理,现在矿区那边怎么样?”
  “能怎么样?军政府那么爱财,当然是开放了,现在已经在缅甸珠宝商人内部开始招标了,只要手续齐全的,正规的公司,都能承包矿区,而且,你猜怎么着?”太子稀罕的说着。
  我笑了笑,我说:“你他妈的也学会了卖关子?”
  “呵呵,大哥,玩笑嘛,我跟你说,我得到了内比都确切的消息,他们封锁的公盘,在九月份会重启。”太子说。
  我听着就笑起来了,我说:“那以前说彻底封杀公盘就是玩笑咯?”
  “可不是吗?一次公盘他们能赚几十亿美金,他们不办才怪呢。”太子说。
  说完,他就爬到军车上,然后伸手给我,拉我上去,我们上了车,车子朝着仰光开,未来四年内,公盘肯定还是会办的,只要军政府掌权,我们玩赌石的,就还有好日子过,但是,这个好日子是屈指可数的。
  我舔着嘴唇,我问:“你在矿区,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