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6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玲满脸讨厌的看着我,我故作哀求,啊召哭的越来越厉害,我实在招架不住了,小孩子的哭声,像是有一种魔力,有时候能把一个人惹的爆炸,有时候能把一个人的父爱勾引出来,我现在就是这样,只要能让他别哭了,我觉得我什么都能做出来。
  陈玲看了一会,然后把门打开了,从我怀里把孩子抱走,然后心疼的哄起来,给了他一口吃的,才停下来,陈玲坐在沙发上,说:“你抱过几次?还好意思说是他爸爸,他在你眼里,就是个小狗,你在外面累了,回来会想着抱抱他,让他来宽慰你一下,让你自我安慰一下,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他现在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是等他长大了,他会思考,他会想,你为什么天天不在家,你为什么一回来就要抱他,为什么平时都不回来,时间久了,你就成了陌生人,有血缘的陌生人。”

  陈玲的话让我很难受,真的,但是又他妈的说的非常有道理,我想说什么反驳她,但是又说不出来,我看着阿默过来,把自己画的画给陈玲看,陈玲很满意的伸出大拇指,说:“画的真棒,来,盖个章。。。”
  我看着陈玲跟阿默大拇指盖在一起,心里就特别感触,阿默变了,她居然知道跟陈玲互动了,很惊讶。
  陈玲说:“阿默是你带回来的,一开始,她只跟你接触,但是现在呢,她连看你都不看你,时间才是最好的药,你想治愈他,你得陪着她,陪着她的人,才是给他喂药的人。”
  我心里挺难受的,我也想陪着他们,但是,没办法,我说:“知道了,我以后,会尽量少出去的。”
  我刚说完,电话就响了,我看着电话,是一个陌生的缅甸号码打来的,我皱起了眉头,我出去接电话,我说:“喂,那位?”
  “我,花花,周老大现身了。。。”
  我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我皱着眉头说:“真的假的?你不要骗我。”
  “等他的报复开始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电话挂了,虽然通话时间很短,但是这些话,让我很震惊,我皱起了眉头,报复我,报复我。。。
  我脑子里有点混乱,周老大肯定会报复我,妈的,但是他会怎么报复我?我回头看着客厅里的陈玲,还有孩子,我隐隐担心起来,现在他们母子是我最大的软肋。
  “飞哥,你怎么了?”赵奎拍着我肩膀问我。
  我楞了一下,看着赵奎,我说:“立马,把他们两个给我叫回来,立马。。。”
  听到我的话,赵奎有点意外,问我:“到底怎么了?”
  “周老大出现了,他要报复我。。。”我喃喃的说着。
  听到我的话,赵奎一脸的迷惑,说:“真的假的,可靠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也不知道,花花说的,他让我等周老大的报复,但是我能等吗?就算是假的,我也要以防万一,快点去。”
  听到我的话,赵奎点了点头,立马去打电话,我捏着电话,很揪心,妈的,快要过年了,你给我来这个电话,我看着他们母子三个人,我本来打算休息一下,好好陪陪他们的,但是,我现在感觉,我要马不停蹄的去缅甸了,是的,我又要走了。。。
  我心里挺不甘心的,他真的没有死吗?妈的,这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为什么会得罪到他们这些人。
  我无奈的想着,我想到了田光,我觉得这件事必须要跟他说一声,他得知道,也得帮我,因为,周老大是他舅舅,也是因为他,我才做掉周老大的,现在他活着回来了,我就必须要他一起跟我去面对,他一定会的。

  我拿着电话给田光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的,或许,他接到我的电话,也是很困扰的,毕竟,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沉默了一会,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就好像是,麻烦大了,我搞不定,去找他这个大哥来摆平一样,虽然我知道不是这样的,但是,心里上觉得怪怪的,但是面对的是周老大,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有件事,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我说。
  田光没有说话,我知道,这是他的习惯,他喜欢直接说事情,我说:“你舅舅,他还活着,而且,现在可能要报复我。”
  电话里没有说话,没有回答,我有点着急,不知道田光是什么态度,他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这我很恼怒,但是我又不能等,过了几十秒,他才平淡的说:“噢。。。”
  这个字让我有点发毛,搞了半天,你就给我这么一个字啊?妈的,我有点愤怒,但是我又不能发出来。

  我说:“算了,只是告诉你一声,你什么特别的意思。。。”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你就不会打电话来了,有件事,我也要告诉你,陈发投资了马帮,我投资了陈发的四联玉器公司,我们彼此卖了彼此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在那边,要干掉你的便宜岳父,而我这边要。。。”
  我听着田光的话,就闭上眼睛,妈的,他们果然还是联手了,我回头看着太阳,撩起头发,我说:“光哥,你要干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说过的话算话,陈发的野心,你从来都不知道,或许这一次,你会明白人生的真谛。”
  电话挂了,我看着电话,心累,真的非常累,我看着屋子里的三个人,我很想陪他们,现在我觉得,我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我就会心满意足了,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留下来了,这不是我给我自己找借口,话,都已经放出来了,我现在是腹背受敌,陈发,田光联手。。。
  “飞哥,事情办妥了,他们两个今天晚上就飞回来。。。”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如果你还有退伍的战友,找不到工作,尽管来找我,昆明那边也给我派点人过去,还有,问问张奇能不能出院,如果能,就跟我一起去缅甸。”
  “去缅甸,马上就要过年了,现在去缅甸做什么?不如等年后。。。”赵奎惊讶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离开,他们才能过个好年啊,我得把外面的风风雨雨都给挡下来,他们才能安安稳稳的过年。。。”
  听到我的话,赵奎沉默了一下,随后就去办事,我伸手摸着窗户,我最大的软肋,现在就是我的家人,周老大,田光他们都知道,所以他们要对付我,肯定会拿他们开刀,不管是什么时候,我不会允许的,绝对不允许!
  放烟花在云南,尤其是在腾冲,瑞丽这几个城镇,从来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腾冲也是赌石的大城市,可以说是最早一批的赌石城市,只不过渐渐被瑞丽取代,现在成为了赌石圣地的废墟,但是每天还是有人会放烟花。
  清晨五点多,我放下陈玲,身上的汗水滴洒在他的脸颊上,他摸着我的脸,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看着陈玲,翻身躺在沙发上,我不敢大声,深怕吵到卧室里的小娃娃,我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头绪,一片空白,又杂乱无章。
  陈玲过来,躺在我的怀里,说:“你从来都不肯告诉我,你在外面有什么事,要做什么,我们以前不管有什么误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是夫妻了,不是吗?我希望能帮你分担一些事情。”
  “照顾好阿默啊召就行了,外面的事情,我一个人扛着。”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