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6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赶紧穿上浴袍,带着人亲自出去迎接杨瑞,来到了门口,我看着赵奎扶着一个人走进来,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心里一下子就像是被插了一刀一样,杨瑞很惨,他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那双手特别惨,上面还有血迹,我看着他的腿,假肢已经没了,我走过去,扶着杨瑞,我说:“你他妈的,怎么回来的。。。”
  我眼眶红红的,心里特别难受,杨瑞苦笑了一下,看着地上的火盆,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难受的说:“你们真的会享受啊,真的会。。。”
  我听着,心里一下子被刺的更难受了,我知道,他在缅甸那边一定受到了极大的折磨,我看着他的双手,都烂了,我说:“杨瑞,今天是特地给你接风洗尘的,来,跨过去,以后,我答应你,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
  杨瑞看着地上的火盆,笑着说:“一条腿,怎么跨啊?”
  我看着他,心里特别难受,他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哽咽了一下,把他的手拿起来,架在我的肩膀上,我说:“我扛着你。。。”
  我说着,就把他扛起来,然后从火盆上跨过去,当过了火盆之后,我把他放下来,我说:“妈的,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正想着去缅甸救你呢,你能回来就太好了。”
  杨瑞苦笑着,说:“是吗?我也在缅甸等着你呢,但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你,我一回来,就看到你在这里爽,确实挺爽的。”
  我听着心里不是滋味,赵奎有点生气,说:“杨瑞,你什么意思?飞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你在里面受了苦,你以为飞哥在外面就没有吃苦吗?你看看他脸上的伤,还没好呢,都是在玩命,你运气不好,能怪飞哥吗?”
  我瞪着赵奎,我说:“够了。。。”
  杨瑞抓着我,说:“没事,飞哥,我就是心里不痛快,堵的慌,能活着回来见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看着杨瑞,我说:“还愣着干什么?快点他妈的给瑞哥拿衣服,叫医生来。。。”

  十几个小弟赶紧去办,但是杨瑞却抓着我,说:“飞哥,不用了,真的,我想回家,我好想回去睡一觉,送我回家吧。”
  我看着杨瑞,那乱糟糟的头发下面,是一张憔悴恐惧的脸,那双眼,通红,眼圈发黑,这代表他很久都没有睡觉了。
  “他们到底怎么你了。。。”我愤怒的说着。
  杨瑞苦笑起来,但是很快脸就变形了,他说:“他们把我丢到一个只能容下一千人但是却装了十万人的监狱里,我只有一条腿,他们见了我,都要打我,杀我,我不敢睡觉,每天都要睁着眼,只要我一闭上眼,我就会死,后来,我遇到了特赦,他们把我丢出来,我,我是爬着回来的。。。”
  杨瑞的话,很简单,但是,我的内心却刺的更痛,妈的。。。
  我又抽烟了,烟是怎么都放不下的,我只是抽了一口,把他点燃了,捏在手里,让烟缓缓的冒出来,看着那火苗一点点的燃烧起来,慢慢的变成灰烬。
  尼古丁的味道有点刺鼻,但是却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紧绷的内心没有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
  我看着船上那简单的床上躺着的杨瑞,他瘦了,以前,他还有一点胖,像是个发福了的中年大叔,但是现在瘦的跟我一样,像是皮包着一副骨架,看着很难受。
  一个月不到,他瘦成这个样子,他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对于东南亚那些不发达国家的监狱,我也是有所耳闻的,第一个就是监狱大小的问题,因为罪犯太多,所以他们的监狱根本就装不下,有时候一间只能装十个人的监狱,他们塞了一百个人进去,那种环境不用想,你就应该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我也蹲过缅甸的监狱,但是是单间,虽然只有六平米,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我知道,这是我身份造成的结果,他们给了我特殊照顾,所以,我不用去体会那种一百个人挤十人房间的牢房。
  特赦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报纸上有报道,但是特赦的是一百五十名伐木工,杨瑞又不是伐木工,他应该是谋杀犯,他怎么会被特赦?

  他没有说,我也没有问,这个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回来了,但是我的内心上受到了打击与谴责。
  就如他说的那样,他在监狱里面备受折磨的时候,而我们居然在这里享受,不说酒池肉林,但是也是穷奢极华,虽然只是为了庆祝,但是,当杨瑞那憎恨的眼神出现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非常刺痛的。
  杨瑞没有说他在监狱里受到了什么折磨,虽然没有说,但是我都感受出来了,有些伤痛如果能说出来,那还真没有什么问题,而像杨瑞这样的,连说都没有办法说出来的伤痛,那才是真正无法抚平的伤痛。
  烟,烧到了尽头,烟蒂刺鼻的味道加上手指被灼伤的痛感,让我回过神来,我把烟头掐灭,丢在地上,又用脚踩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睡着的杨瑞,内心的愤怒渐渐平息下来,因为,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我只能把未来变得更好。
  我还是不够有钱,还是不够有影响力,所以,我的兄弟要遭受到那么多折磨,我也要被那么多无奈的事逼的我抽不开身,也有那么多敌人来对付我。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又变得有雄心壮志起来,我要去缅甸,是的,杨瑞的事刺痛了我,他告诉我,就算我在国内很有钱,很有影响力,但是在缅甸,我什么都不是,那些什么狗屁的名头都是虚的,他们才不会管你。。。
  我要把事业做到缅甸去,我要在那边拥有足够的力量,当然了,投资我是不会投资的,我只会买矿,在思考的这十几个小时里,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不管怎么样,我要到缅甸去,把龙肯矿区给买下来,不管多少钱,我都给他买下来。

  以珠宝街的名义也好,以盈江赌石基地的名义也好,反正,我都要给他买下来,我要让他们不敢在忽视我。。。
  但是盈江赌石基地还是太小,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虽然政府现在在扶持,但是总归力度没有珠宝街大,毕竟,珠宝街是有那么多年历史的千亿市场,而盈江赌石基地只是一个刚新生的雏儿。。。
  天亮了,河面上传来了汽笛的声音,又有大船进港了,赵奎走进来,拿着电话给我,说:“飞哥,珠宝街的电话。。。”
  我拿着电话,接听了起来,我说:“喂。。。”
  “是我,邵飞,吴彬。。。”
  听到吴彬的声音,我不由得眉头皱起来,他真的让我厌恶,这个叛徒加废物,我不知道他打电话来找我干什么,现在心情不佳。
  “有事直说。。。”我不爽的说着。
  吴彬说:“今天是我任职的第一天,庆功会就不办了,就职典礼也省掉,周会长让我低调一点,让我聘用你做会长总顾问,一切大小事,都由你来出谋划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