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29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旺才反应了过来,说:“要照你这种推算,我觉得胖子李泽很可能也是袁氏集团的人,老郭说的组织没准就是袁氏集团!”
  “可能性很大。”我点头道。
  刘旺才说:“收购了一家地产公司,应该是为了敛财吧。”
  “敛财可不需要布这么大的局,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敛财,随便制造一条负面新闻,都能达到目的了,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一时我也说不太清。”我嘀咕着就看向了纸上那几个词语,答案没准就在易大海留给我的词语里,但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个个去破解词语了。
  这上面除了庐山老宅一个地址外,其他的都很难去真正理解到底有什么含义,我做了决定,打算去这个地方看看,兴许能找到答案。
  “才哥,你收拾下行李,咱们一起去庐山找找这老宅。”我说。
  刘旺才有些犹豫,说:“是不是有点太急了,庐山那么大,老宅这个指向性也太广了,找起来就跟大海捞针似的,怎么找?”

  “在加上姓杨,没准能找到。”我说。
  “你的意思是这老宅跟你的身世有关?”刘旺才问。
  “从老爹的前后语境来看,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不管是不是跟我有关,我也得去试着找找看,留在这里我感觉越来越危险了,胖子大费周章引我入局,要不说郭高岭插手,他的目的也就得逞了,你觉得他会甘心吗?肯定会再次找我们的。”我说。
  刘旺才不吭声了,说:“我也没什么要收拾的,要走就走吧。”
  “那我收拾下。”我正打算回里屋收拾行李,这时候门口传来了汽车停下的动静。

  刘旺才凑到窗户一看,顿时咽了口唾沫说:“金老大和郭高岭来了。”
  我凑到窗前一看,果然看到了郭高岭和金老大下车,郭高岭和金世杰同坐一辆,后面还停着一辆奥迪车,但这车里的人一直没有下来,车窗又贴了膜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人。
  郭高岭敲响了门,我只好给打开了。
  金世杰进来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环顾了下屋子,不禁摇了摇头,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只听他说:“易阳小老弟,你住这样的地方真是屈才了啊,农村不适合你啊。”
  我冷笑道:“我就是乡野小伙,住这种地方有什么不合适的,不知金老板屈尊驾临有何贵干啊。”

  金世杰微微一笑不说话了,然后双手背后在屋里四下乱看。
  刘旺才不敢得罪金世杰,忙阿谀奉承的打招呼泡茶。
  郭高岭把我带到角落,将一个纸砖塞在了我怀里,纸砖露出了一道缝隙,里面是厚厚的一摞红票子,保守估计都得有三万块。
  “什么意思?”我皱了下眉头。

  “金老板得知易大海过世,特来慰问送帛金,拿着。”郭高岭说。
  我将前塞了回去说:“郭先生,你受金老大指示救了我两次,我本来就欠金老大人情了,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以帮他一两次,但这些钱我是不会再收了,咱们有事说事。”
  郭高岭笑了笑,将钱收回了包里,说:“其实不是什么大事,金老板想请你帮他做个局。”
  “做局?风水局?”我嘀咕道。

  “没错。”郭高岭点点头。
  我望着郭高岭哑然失笑,说:“郭先生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你这么大个风水师难道不懂做局,还要我出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不方便出手,所以把我推出去当牺牲品?”
  郭高岭尴尬了一下说:“老弟你可别误会,有些局不是谁都会做的,没错,我是有能力做局,但我是五行派的风水师,做的局都是以五行为基础的,像引起催官这样的局我就不在行。”
  我不客气道:“难道我就在行?”
  郭高岭扬了下眉眼说:“形势派的风水师说不会引气催官谁会信啊?”
  “什么形势派?”我纳闷道。
  “捉龙寻脉、察砂点穴、定向结穴,这不是形势派是什么,易大海没跟你提过他的风水术是形势派吗?”郭高岭问。
  易大海还真的没说过,他不过是让我照着他给我的书学习罢了,不过郭高岭确实点出了易大海所擅长的能力,这么看来易大海还确实是什么形势派的风水师,只是他没有告诉过我,这些手法是形势派的,这或许是易大海保护我的一种方式吧,如果知道是什么派的风水师,估计会牵涉进风水江湖当中,只是现在看来,还是躲不过去了。

  引气催官这个风水词语,我确实在易大海的风水书里多次见过,也知道用什么法子,我吁了口气问:“原来你把易大海的底细都查清楚了啊。”
  “老弟你别怪我,我也是替人办事。”郭高岭无奈道。
  我忽然明白了过来,门口那辆车里一直不下来的人,也许就是需要催官的那位主子了。
  “是他吗?”我指向窗外的车子问。
  郭高岭点点头说:“是的,不过他不方便下来跟你见面。”
  我看看金世杰,又看看那辆车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金世杰是什么人?一个有黑道背景的商人,他帮这人做局催官,显然是两人达成了某种交易,不用说也知道车里的这个人手中有权,能帮金世杰谋利,这是权钱交易!
  以金世杰的地位肯定不会做小生意,也就是说车里的这个人本身权利就不小,但他依然不满足现状,毋庸置疑是个贪官,不愿露面也就能理解了。
  我犯了难,手中有权的贪官都是毒瘤,我要是帮他催官,让他获得更大权利,吃亏的就是我们老百姓,可我要是不帮,金世杰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更何况我还欠了他人情。
  “老弟,你是个聪明人,金老板在你身上花了那么钱投资,商人的本性就是要回报,你要是不给点回报,恐怕日子会不好过啊。”郭高岭说。

  我叹了口气说:“这个我知道,好吧,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个要求。”
  “但说无妨。”郭高岭说。
  “我想利用金老大的关系网帮我查查袁氏集团。”我说。
  “袁氏集团,是收购万豪地产的那个?”郭高岭疑惑道:“难怪上次你在车里听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愣神了……你查这个干什么?”
  “我有自己的原因,而且查这个袁氏集团对你也不吃亏,你不是想查玄空飞星派的人吗?我怀疑袁氏集团的背后就是玄空飞星派的人在操控。”我说。
  郭高岭凝眉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事我会想办法查,只要你答应引气催官,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什么帮助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解决问题。”
  “那好,我要见这个人,需要他回答我一些问题,以及取一些东西。”我说。
  “这个……。”郭高岭显得很为难,看向金世杰请示他的意思。
  “你不用看金老板了,如果想叫我引气催官,这是必须的步奏,我总不可能不了解这人的生辰八字,姓甚名谁吧?再说了,我还需要他的头发和血,这些都必须他亲自出面才行。”我说。
  金世杰虽然悠闲的喝着茶,听不到我们的对话,但他时不时看向郭高岭,想必也猜到我们的谈话内容了,只听他说:“无论有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但有一点必须要向我保证,那就是绝对保密,泄露出去有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