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73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看着凌柯,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这是跟谁学的?”
  “是夸奖吗?”凌柯看着柏南修,“还是在害怕?我告诉你柏南修,你小子最好不要跟我搞小动作,我手段多着呢!”
  柏南修一听故装生气地拉过凌柯,问道,“你说说看,准备用什么手段对付我?”
  “不理你呀,还有让你睡书房!”
  “挺毒辣的。”柏南修边说边用嘴寻她的唇。
  凌柯躲闪了一下,还是老实地被他嘬住,两个人在客厅沙发上开始热吻。
  事情进行到一半,凌柯还是忍不住问柏南修,“你说尹依当年被谁**了?”
  “你应该问她是不是真的被人**!凌柯,你不了解她,她不是郭玉儿。”
  “你的意思是我斗不过她?”
  “你干嘛跟她斗,我们的世界没有她的份。”柏南修盯着凌柯的眼睛,严肃地说道,“你只要相信我只爱你一个人就够了!”

  凌柯不说话了,她心里清楚如果她一直放不下今天的事,一直追问下去,很可能会对柏南修的自尊遭成伤害。
  **,这可是最低劣的行为!
  她是信任柏南修的,只不过她觉得肖洋今天当着她的面质问柏南修,事情远比看到的要复杂。
  凌柯觉得她有必要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柏南修见凌柯不说话,叹了口气抱紧了她,“对不起,总是因为我让你遇到这些事情,我很抱歉!”
  凌柯回过神来,连忙安慰,“没什么,男神如果没有几个脑残粉还叫男神吗?郭玉儿也好尹依也罢,竞争对手越强大越能证明我是不可取代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
  “当然,”凌柯把手搭在柏南修的肩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人都是比出来的,以前我觉得自己跟郭玉儿比,太土,跟尹依比。又没有她家世大。可是现在我觉得跟她们相比,我心这么宽又不爱生气还这么好哄,简直就是限量版天使!”
  柏南修笑了,他用自己的鼻尖碰了凌柯可爱的小鼻尖,幽幽地说道,“你不是限量版而绝版,只与我柏南修匹配的绝版。”
  “那里匹配?”
  “你说呢?”柏南修说着又吻上了她的唇。
  他边吻边呢喃道,“上面也匹配下面也匹配,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接下来,他抱起她上了楼。在上楼之际,他还不忘从茶几上拿起今天买回来的东西。
  今夜,有得玩!
  第二天,柏南修上班后,方喜敲开了凌柯的院门。
  凌柯打开门见是她,有些惊讶,“这么早过来,有事吗?”
  “没事。”方喜自顾自地关上院门,伸长脖子朝里望望,问道。“我哥呢?”
  “上班去了。”
  “你们昨天没打架吧?”
  凌柯领着方喜一边朝屋里走一边问,“我们为什么要打架?”

  “因为昨天那个男的问哥有没有**别人呀!”
  凌柯一惊,“你听到了?”
  “我就站在旁边当然听到了,不过没有听清人名。”
  “你今天来就是想打听那个人是谁?”凌柯停下了脚步,问。
  “不是!”方喜也停下了脚步,“我是怕你跟我哥生气,其实我想说我哥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哦?”凌柯很惊讶,她没有想到方喜这么笃定,这事如果被顾明瑜听到,顾明瑜不会像方喜这样。
  凌柯觉得她找到了一个盟友,一个相信柏南修的盟友。
  方喜语气肯定地说道,“嫂子,我是学犯罪心理学的,所以我觉得像哥这种生活在柏家这种注重名誉家庭里的男生,是不可能干这种有损名誉的事。其次,我哥这个人有严重的洁癖,从小到大他都不喜欢触碰陌生人,这种有强烈排他性性格的人,是不可能在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的情况下接触别人,更何况还是性接触。最后,从分析**犯的心理的角落来看,用**来发泄情绪的人,他们往往有攻击性、权力欲望强烈。我哥这个人处事低调、遇事冷静,从他跑到外地教书不愿意让人知道他是谁这一点来看,他对权力没有任何欲望。”

  方喜分析完,凌柯直接鼓起了掌。
  “哇,方喜,你可真了不得,以后都可以当律师了!”
  方喜有骄傲,“其实我当年报考的是公丨安丨大学,可是我爸不同意才上的B大的政法系。要不然国家将会多一个出色的丨警丨察!”
  凌柯捂着嘴笑。

  这方喜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进了屋,凌柯给方喜泡了杯咖啡,两个人坐在向阳的窗前一边咖啡一边聊天。
  方喜还在为柏南修抱不平,她认为是有在栽脏在陷害。
  “嫂子,你说如果这帝都传出柏氏集团总裁七年前**少女这种事,这可是丑闻,我哥的形象可是一落千丈,他以后怎么在帝都这个圈子混?”
  方喜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凌柯的神经。
  是呀,之前只是传言尹依怀过柏南修的孩子,这件事传出来只是一种谈资,年少无知互相情愫珠胎暗结。
  但是,**就不同了,尹依就成了受害者,柏南修就是施暴者,没有两情相悦,只有禽兽不如!

  而说**的人又是肖洋,这不得不让凌柯警觉起来。
  肖家是不是要放大招?撞方喜该不会是设计好的!
  马上她就否定这个想法,肖洋又不是神仙。他怎么知道昨天晚上柏南修跟她一起去买“日用品”。
  哎呀,看来她的推理有些过头了。
  不过,要查清楚肖洋口中尹依被**这件事还是有必要的。
  要不然,风波起的时候,再去处理这件事,就完了。
  反正她现在待在家里也没有事做,那就让柏南修的名誉顾问吧,帮他扫清一切危机。
  凌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她对方喜说道,“看来我们有必要调查一下。”
  “对对对!”方喜一听比凌柯还兴奋,“我们是该好好查一下,嫂子,我帮你一起查!”

  凌柯看着她,直言不讳地问道,“方喜,你是不是暑假太无聊了?”
  方喜不好意思地笑笑,“瞧嫂子说的,我是关心我哥!”
  凌柯才不相信。
  既然要着手调查这件事,凌柯觉得首先要跟当事人谈一谈,用方喜的话来说就是授权。
  有人破坏柏南修的名声,柏南修可以授权某些人进行调查,从而找出破坏者。

  凌柯本打算在电话里跟柏南修完成授权仪式,没有想到柏南修让她中午直接到他办公室谈。
  “我们公事公办!”他说的一本正经。
  凌柯只好按总裁先生的意思,十一点左右驱车到了柏氏集团总部大楼。
  凌柯在来之前已经通过百度了解了柏氏集团大楼的威严,但是身临其境后,她还是忍不住感概,她的老公还真有钱。
  日期:2017-09-0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