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老段,你好好休息吧,身体要紧。”
  老段一脸不好意思,说,“谢谢你,顾主任。要不是你的话,我今天就栽了。”
  顾秋拍拍他的肩膀,“这笔账,我会替你讨回来的。”
  老段说,“不了,不了,我们还是低调点好,不要过早暴露身份,否则这中间又要多生枝节。”
  顾秋和小聂离开老段的房间,小聂一直跟着他,顾秋觉得很奇怪,“你怎么不去睡?”
  小聂眨了眨眼睛,“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
  “你怎么会武功呢?而且身手不错。”
  顾秋郁闷了,“别三八了,去睡吧,记得明天的工作。”

  小聂有些遗憾的离开,回到房间里,还在嘀咕,这个顾主任真是个怪人,神神秘秘的。
  这么年轻,身手又好,还是个副处级干部,牛啊!
  小聂觉得,自己可以崇拜他好一阵子了。
  这天晚上,最晦气的还是吕大鹏的弟弟。
  他在城管局当队长,和几个同事在吃宵夜。
  当兵出来的他,很快就发现老段跟了他一天了,他很恼火。喝了酒,就打人。
  把老段揍了一顿,本来以很扬眉吐气,雄纠纠,气昂昂一回。没想到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把自己揍了一顿不说,还赔了二千块钱。
  还有比他更郁闷的人吗?吕大庆很恼火,可没有办法。他给兄长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他们也太卑鄙无耻了,要不要报警?”
  报警是没有用的,人家在暗处,你在明处。再说,你又没有证据说明人家跟踪你。
  吕大鹏听到这个消息,听说对方居然还理直气壮,不由有些冒火,骂了句,“过份,简直欺人太甚。”
  吕大庆说,“接下来还不知道他们要搞出什么名堂来,我可是听人说,有人要搞你下台,都告到省里去了。”

  吕大鹏道:“不要管他们,一理他们还来劲了,让他们闹,闹几天就没意思了。”
  吕大庆说,“可那样那憋屈,哥。你好歹也是个副市长,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往你身上泼脏水?要不我不干这城管了,把这些人揪出来,搞死几个是几个。”
  “胡闹!人家等的就是你这一招。”
  吕大庆不说话了,吕大鹏很不高兴,“管好你自己,安份点,乱七八糟的事少干。”
  挂了电话,吕大鹏就睡不着了,坐到沙发上,闷声不响的抽着烟。
  他老婆过来,“早点睡吧,爸爸的身体又不好,你要是再有什么事,叫我们怎么办?”
  吕大鹏说,“你先去睡吧!别烦我。”
  “铃——铃——”
  手机响了,吕大鹏看了眼老婆,他老婆立刻识趣的离开,进卧室里去了。
  电话是一个女人打来的,对方娇滴滴的道:“吕市长,在忙什么呢?”
  吕大鹏很不高兴,“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干嘛?”
  “人家想你了嘛!这么久不来看我了。”
  吕大鹏道:“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就这样。”

  “别,我有急事。”对方见吕大鹏无心*,马上变了语气,“我听说省纪委的人已经下来了,要对你进行调查。”
  “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这你就不要管了,反正消息绝对可靠。”
  吕大鹏想了下,“知道了,谢谢!”
  “什么话嘛,跟我说这个。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消息,如果你现在能出来的话,我就告诉你,电话里不方便讲哦!”
  吕大鹏说,“对不起,晚上没空。”
  对方急了,“好吧,你反正就是铁了心的不再见我。我告诉你,你家大庆同志,今天捅破天了。”
  “你说什么话?哪来的天?”

  对方娇笑道:“他把省纪委的同志给打了,你说是不是捅破天了?他们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现在大庆同志却闯了这祸,你还不去救火?”
  吕大鹏急了,“究竟怎么回事?”
  对方道:“算了,我手机没电了。你要是想知道,到酒店来找我。”
  嘟——嘟——嘟——电话挂了,吕大鹏站起来,拿了衣服,冲着卧室里喊,“我出去下。”
  他老婆走出来,看着他离开,黯然回房。
  在路上,吕大鹏给弟弟打电话,“你今天打了什么人?”
  吕大庆正准备休息,没想到哥哥的电话又打过来了,他就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一个跟踪我的中年男子。”
  “就他一个人?”
  “不,后面来了一男一女,都只有二十多岁。”
  “你闯祸了!”吕大鹏很恼火,急急忙忙朝酒店赶去。

  顾秋在房间里准备休息,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本不想接,又怕是老段或小聂打过来的,接通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先生,有位自称是您的朋友在大厅等你。”
  电话是总台打过来的,顾秋很奇怪,朋友?哪来的朋友?
  自己在奇州没有朋友啊?
  顾秋下了楼,来到大厅里。正要去问前台,陡然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匆匆而来。

  吕大鹏?!
  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会出现在酒店里?
  顾秋闪到一边,假装拿烟出来抽。看到吕大鹏进了电梯。
  这个时候,酒店的客人并不多,顾秋多电梯显示屏上,看到电梯在六楼停下,顾秋拿出卡片,上面写着的,正是8603。
  这就是今天晚上碰到的那名黑裙女子留给自己的卡名,吕大鹏去了六楼,他去干嘛?
  顾秋匆匆进了电梯,来到六楼。

  走廊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没有半点声音,他朝8603房间走过去。
  听到有人在里面说话,“对不起,我要走了。”
  顾秋心道,这才几分钟啊,就走了?
  自己跟吕大鹏前后不超过五分钟,吕大鹏就完事了?太快了吧?顾秋迅速闪到一边,8603的门就打开了,吕大鹏走出来,后面冲出一名女子,扑过去抱着他的腰。
  “不要走,留下来吧!”
  黑色短裙的女子,正是顾秋今天晚上碰到的那个,她一出来,走廊里立刻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顾秋留意到她的背景,没错,正是她。
  真没想到,吕大鹏真与她有一腿,两人深夜相见,却不知道吕大鹏为什么要走,太奇怪了。
  顾秋藏起来没有现身,过了会,听到走廊里低声的哭泣,他悄悄探出头来,这才发现吕大鹏已经走了,只留下那名女子。
  顾秋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返回大厅。
  前台的三名女孩子,穿着一致,脸上带着标准的笑。顾秋问,“刚才你们打电话过来,说有个朋友在等我,人呢?”
  其中一名圆脸的前台道:“刚才还一直坐在那里,好象去洗手间了。”
  顾秋问,“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男的,三十左右。戴着墨镜。”
  顾秋的目光扫遍大厅,“哪有什么人啊?”
  等了二分钟,那人不见从洗手间出来,顾秋朝洗手间走去,发现这边另有通道,估计是被人给耍了。
  回到楼上,顾秋在本子上记录:吕大鹏,黑裙女子,圈了两个圈圈,情人关系?

  吕大庆,老段,打架。
  检举信,泄密者……
  顾秋在分析这中间的关系,夜已经深了,他还没睡。
  从彤呢,也在床上睡不着,发信息给他。睡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