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海将近一个月,踏坚实的大陆地面,众人不禁一阵昏厥。在海飘飘浮浮的双腿和小脑平衡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状态,回到陆地自然是不能马适应。在船待惯了的人很快能恢复过来,像何日丽这样的好几个小时都没能缓过劲来,必须得睡一觉“倒时差”。
  当然,她带来的那个十几个人的庞大的摄制小组基本都得倒时差。于是都给安排在海警招待所里面进行休息。他们的摄制工作还没完成,还有陆部分要拍摄,要采访几个代表官兵。
  既然要宣传,李牧不会随便搞搞,要搞搞大的。
  他也算是痛改前非了,之前搞突击队搞情报战诸如此类的由于保密性质要求较高不宜宣传,这是可以理解也必须要遵守的,但是不搞突击队多年了,情报战线的是他也极少再参与,哪怕他不愿意暴露在公众面前,他的部下却不这样想。
  对一些人来说,也许一辈子为了这些。当兵图什么,图不来大钱,图荣誉,图存在感,图人生成。这个兵没白当,人生这一遭没白来。

  说得难听一些,李牧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身。哪怕是出于这样一种个人方面的考虑,他也决定改变了。
  牺牲在叙利亚的陈彦宁、沈明、李明涛三人,针对他们的事迹已经开始宣传,弘扬的是当代革命军人的奉献精神,他们的家人也会收获无数的荣光。
  回到陆南一周后,国防工程建设委员会关于YS礁扩建项目的第一次主要会议在陆南宾馆召开,有决策层首长参加。
  这一天阳光明媚,李牧船了便装以国防工程建设委员会督导专员的身份参加午九点整召开的主要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里,他的级别最低,可见会议规格之高。兼着国防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的首长更是提前一天从帝都飞了过来,对会议非常的重视。
  长方会议桌两侧坐满了领导,首长坐在居的位置。与会人员有建设部门的领导参加,都是很熟悉的新闻脸。李牧官职最小年纪最小,坐在了末尾的位置。他今天甚至只带了王国庆过来,并且让王国庆送他到了陆南宾馆走人,可不能在大领导面前摆谱。
  主持会议的是个熟人,总部基建部门的负责人曹刚将。他曾经担任总部情报部门的领导,李牧当年与他工作的合作非常不少。曹刚先后调整了两次任职,现在已经成了大部门的负责人。
  曹刚说,“本次会议主要讨论确定YS礁扩建的目标。诸位都知道,填海造陆工作已经开始,相关的准备工作也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因此,咱们得抓紧时间把扩建的目标定下来。”

  说着,他看向李牧,“在此之前,国防工程建设委员会派遣了督导专员李牧同志到YS礁进行了实地的考察研究。咱们是搞了扎实的具体研究的。首先请李牧同志说说情况。”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末尾的李牧脸。
  李牧站起来向首长以及各位领导打招呼问好,然后开始汇报,“我们做了实地考察后经过讨论认为,把YS礁的扩建以及其他岛礁的扩建统合成一个整体,按照不同功能进行划分,有针对性地对各个岛礁进行扩建。我首先讲国防层面的东西。”
  顿了顿,他正准备继续讲,首长抬起头压了压,“坐下说。”
  “是,首长。”
  李牧乖乖坐下来,环顾着众人,继续汇报,“南海问题不会在短期内得到完全的解决,我认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南海海域都会是热点地区之一,是我国与美国之间斗法的地方之一。我国与美国的矛盾无法调和,除非出现第三个世界强国或者国家联盟。但我国与美国之间爆发规模战争的可能性极小,而越来越多出现的是小规模的非接触性较量。如在东地区,在东非,在亚丁湾,以及各个热点地区。但是,咱们绝对不能让所谓的代理人冲突存在于我国领海之内。南海周边诸国的挑衅以及所侵占的岛屿,必须要全部的解决掉。彻底把咱们的地方控制在手里,把与美国的对抗转移到太平洋部、东部甚至夏威夷周边海域去。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首先要做的,我认为把南海的整体的国防工程建设整体提到高度来,是非常有必要的。”

  停顿了一下子,留出合适的时间个大家消化,李牧继续说,“经济层面。作为我国管辖面积最大的一个地级行政区,SS市的经济情况非常的不容乐观。扩建YS礁也好,其他岛礁也罢,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一致的,那是促进该行政管辖区的经济发展。南海岛礁以及一直到曾母暗沙的岛礁以及经济附属海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咱们不但不能丢,还要把那么好的资源利用起来,开发出来让人民群众能够领略到南海美丽的风光。”

  “咱们家的地方,不但要搞,还要搞好。让人民群众放心的在各个岛屿放心地居住生活,让人民群众可以放心的到各个岛屿去游乐,首先这个安全保障必须得弄齐全了。从这一方面来讲,国防安全体系的建设也是非常的紧迫以及必须的。”
  说到这里,李牧点了点头,看着首长说,“首长,我的汇报完了。”
  首长微微点头,看不出什么倾向来。
  某工商部门的领导说,“你说了这么多,无非是一个意思,扩建之后的岛屿军事化。这不符合相关的政策。局势如此敏感之下,按照你的意思来搞军事化岛屿,对局势的缓和没有任何帮助,还容易给人口实。”
  李牧针锋相对,言语是毫不客气的,道,“在我看来这与我们在沿海地区、经济重镇部署重型防空导弹部队没有什么两样。您说的什么相关政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吗?您最近几年是否留意过我国外交部门在关于南海问题发表的言论,还提过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吗?”
  几个问句问得某工商部门领导一愣一怔的,其他领导也若有所思。他们当然的不可能不知道相关政策在改变,只是没有很快联想到这个层面来。
  李牧补充着说道,“首长,各位领导,我李牧是带兵打仗的粗人,说话直来直去,有些话不是很容易入耳,但是有一个道理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只存在于大炮射程之内。”
  “过去几十年咱们的国力羸弱,咱们的军队装备体系落后,在有关问题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无奈之下的缓兵之计。先把环境给稳定下来,抓紧时间壮大自己。二十多年的忍耐到了亮剑的时候,现如今的国人民解放军有能力有决心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捍卫国家主权的尊严。咱们不提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了,那本是我的地方,我跟你共同开发什么,我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大炮飞机也整队整队的下流水线。拳头硬了我敢做我应该做当时当年没条件做的事情!”

  “从这个方面讲,我们在南海搞建设搞开发,是向几个相关国家表明一个态度——当年给脸不要脸,现在要狠狠地抽你们的脸!”
  李牧掷地有声地说道,“不但要搞,还要声势浩大的搞,大规模的搞,几年之后往南海放几个海航飞行团一两百架战机,咱们看看那个时候一些宵小国家还敢不敢冒头找打!”
  日期:2017-08-27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