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7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担心我不适应,动作很轻,久别重逢的滋润像过电一样,从头到脚狠狠贯穿了我,酥酥麻麻的痒令我十分难耐抖动着 , 哀求他重一点,再深一点。
  我和周容深都陷入不能自拔的意乱情迷,保姆忽然站在走廊上敲了敲门,响声惊动了埋在我身体内的周容深 , 他朝前一冲,我顿时没控制好呻吟出来。
  保姆也听到我的叫声,明白在做什么,很尴尬说一位自称市局的下属过来找您 , 需要我帮您打发走吗。
  周容深趴在我身上迟疑了两秒,让保姆带他上楼。
  他在我汝沟里狠狠嘬了一口 , “小妖津,回房间等我 , 人走了我再干你。”
  他缓慢退出去 , 我扭动着臀部死死夹住他,他情不自禁溢出一声闷吼 , 差点被我夹断了。
  我两条腿缠住他的腰,不肯让他离开 , “不嘛,我现在就要 , 都忍了一个月了,我要你立刻给我。”
  他被我勾得挠心挠肺,他其实比我更想要,男人忍了一个月,每天看着如花似玉的娇妻却碰不得 , 这滋味有多难受看他现在猩红中隐隐发绿的眼睛就知道了。
  “听话宝贝,等我一会儿,也许有重要的事。”
  我当然清楚深更半夜找上门一定是大事 , 鱼**欢虽然很爽 , 我也非常想要他,可周容深不是昏官,他分得清孰轻孰重,我也只是找点情趣,没打算真耽误他。
  我从窗台上起身站稳,蹲在地上给他穿好裤子,在系拉链的时候,我故意装成没蹲好撞了上去,嘴唇隔着丨内丨裤含住他 , 灼热巢湿的舌头在上面舔过,他哼了一声,按住我的头,“故意的?”

  我笑出来 , 舌尖仍旧没有缩回 , “周局长也太敏感了 , 瞧。”
  我挣脱他的掌心 , 手指在竖起的硬棒上戳了戳 , “这都什么样了,一会儿可别说着话在桌底下射出来。”
  他将我一把捞起,看着我袒胸露汝的放荡模样,“只要你不在旁边勾引我,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歪着头莞尔一笑 , “如果我勾引呢。”
  他说那就麻烦了。
  我仰起头大笑,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周容深迅速松开我的身体,我退到一旁整理自己的衣服 , 进入书房的下属穿着警服,肩章警衔我不认识,但比一般刑警要高一些,他看到我也在 , 朝我站直敬礼喊周太太,我向他微笑点头 , 说了声辛苦。

  周容深正在穿衬衣,他问出了什么事。
  部下摘掉戴在头上的警帽 , “周局长 , 军械库昨晚失窃,丢了15支狙击枪 , 27支64式。一共42支下落不明。”
  周容深背对他的身体一僵,他指尖停在纽扣上转过身一脸不可置信 , “你说什么。”
  部下被他震慑住,语气有些慌乱 , “是…枪丢了。”

  周容深脸色骤然一沉,他呵笑了两声,“对方什么人,怎么经过重重关卡潜伏进市局,军械库有警报和岗哨 , 怎么能带走这么多枪。”
  部下垂着头,“不知。”
  “监视厅和过道的录像,拿来给我看。”
  部下胆颤心惊抬眸 , “录像…昨晚摄像头被子丨弹丨打碎。无声手枪的缘故 , 没有人听到声音,只有总监视厅是完好的,但对方很熟悉我们市局的结构,绕开了。五十多名值班刑警都在审讯室,没有人留意到外面情况。”
  周容深大声斥骂废物!
  他挥手猛地扫落桌上的东西,噼里啪啦一阵剌耳巨响,烟灰缸碎片滚到我脚下,粥也喷溅一地,周容深此时的模样非常恐怖 , 他处于极致的暴怒中,市局戒备森严的军械库凭空消失几十支枪,连人都没按住 , 这是向公丨安丨局长和法律的挑衅。
  “军械库看守警员是吃干饭的吗。国家养他们有什么用!”
  部下脸色土青瑟瑟发抖 , 将头垂得更低 , “是我们疏忽。”

  “是渎职 , 玩忽职守!明天市局大会 , 相关人员一律处分,处长以下全部降职!”
  周容深握拳站在窗前,他魁梧津壮的胸肌剧烈起伏着,似乎要冲出衬衣的束缚,破开一道裂口。
  部下小声说,“我怀疑有黑势力头目安C`ha 眼线在市局 , 因为只有昨晚市局防守有漏洞,他们就正好赶在这个时间。枪械弹药这些黑帮组织都需要,乔苍有直接交易的上家,他的枪比我们的还先进 , 他应该不会。”
  部下说完想了想,“会不会是麻三,傅彪,甚至赵龙 , 赵龙刚过来,竞拍地皮失手给您 , 怀恨在心,要掀起风浪 , 他在这边也想做生意 , 栽市局一个跟头给自己树威。”
  周容深冷笑,“你说的这几个人 , 都没有胆子在特区地盘上肆无忌惮,尤其是碰我管辖区的军火。我和南通市局局长不一样 , 我不管他是什么金三角的老大,还是老二 , 到了我眼皮底下,我绝不纵容任何人,赵龙不会没听说我的作风。”
  部下整个脸色都变了,他嘴唇颤抖了两下,“不会又是乔苍吧。”

  市局乃至省厅 , 最不愿面对的对手就是乔苍,什么事和他沾边,都绕道而行 , 除非是狭路相逢万不得已 , 不然谁也不愿撬这尊大佛。
  我不动声色看向周容深,他青筋暴起的手停在颈口,尽管极力克制,仍旧因为愤怒而轻颤。
  昏暗灯光下,那张英俊刚毅的脸孔波澜乍起,荫沉骇人。
  “乔苍这样猖獗,他在逼我出手,我这个局长不是白做的,看到底鹿死谁手。”
  乔苍实在太突破周容深的底线了,他这么搞周容深,关键就因为他不贪财不好色,轮硬不吃,笑里藏刀,没法子和他化敌为友,当不了朋友,黑白两道就只能做敌人。
  周容深瞧不上厅级的官位,他只想越级到京城公丨安丨部做部级,连升三级就必须立特大功,比如乔苍为首的顶级黑帮被剿灭,意味着破获了特大贩毒案、特大走私案、特大色情交易案、特大涉黑赌场案,堪称惊天大案,直接干到第一副部长都是有可能的。
  他们早已是彼此眼中最肥美的诱饵,再加上我的缘故,一场血雨腥风的厮杀是在所难免了。

  我有一种预感,周容深已经把底摸得差不多了,他只是不显山不露水,等待时机下手,想独吞这份功勋,不打算和省厅领导分杯羹。
  如果周容深真把乔苍剿灭了,他毫无疑问会成为公丨安丨史上最年轻的副部长,我也会妻凭夫贵,成为最高不可攀的官太太。
  可即使他掌握了乔苍的底细和内幕,事情也很难,文强在重庆只手遮天,黑白两道通吃,仅仅是一个直辖市,他倒台就用了二十年,乔苍这种独霸一个省的,四五十年都不见得搞得垮。
  那段时间我面对周容深充满了罪恶感,我知道地下贩毒市场的Ju体地址,我甚至可以为公丨安丨的人带路,乔苍会怀疑条子,不会怀疑我,只要我主动向他示好,拿下乔苍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日期:2017-09-0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