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6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市长没有多想,他让我稍等,他那边传来低低的说话声,半分钟后副市长太太接了这通电话,她很不耐烦问我是什么应酬啊,怎么大晚上的。
  我故意放大声音,“一位富太太的生日,白天在家里过 , 晚上攒局打麻将喝点酒,总不好不赏脸。”
  她很为难嘶了一声,“既然这样…那我也过去 , 不能太晚 , 后半夜怎么也得回来。”
  副市长在那边说既然后半夜那还回来做什么 , 不如住一晚 , 明早再说 , 省得折腾。
  副市长太太立刻说也好,那你自己休息。
  我们结束这通电话,我立刻吩咐司机开车送我去宾馆,我在门口空地等了一会儿,看到副市长太太的车从街口驶来 , 我立刻推门下去,直到车停稳,她从里面走下来,我上前搀扶她。
  她赶来得很急 , 头发没有梳理好,有些凌乱,身上衣服也是居家服,显得衰老了很多岁 , 我指了指身后酒店,将房卡交给她 , “三楼,已经等您了 , Ju体条件您见面亲自谈 , 反正您也说钱不是问题,他要的就是这个 , 数字谈拢了他一定会好好伺候您。”
  她拍打着胸口心有余悸说,“幸好你机灵 , 要是换了别人我男人就要猜忌了。”
  我盯着她仓皇后怕的样子,很不解问 , “太太这样畏惧副市长知道,又何必冒险呢,男人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皮囊丑俊,您又不会深交 , 品性背景也就不重要了。鸭子馆也可以享乐,包养明星确实要危险一些。”
  她握住那张房卡,有些苦笑问我知道女人的寂寞 , 又知道五十岁女人的寂寞吗。“”

  我一愣 , 五十岁对我来说太遥远,甚至三十岁都是八年以后,这个问题抛给我我愣着不知说什么。
  她看着自己暴露在空气中褶皱暗黄的手背,“五十岁女人呢的寂寞,来自于失去了青春,失去了丈夫的温存。哪有女人不渴望青春呢。剌激不就是青春的一种吗。”
  她看着我,目光很苍凉空洞,“周太太,你这么年轻 , 很受丈夫宠爱,哪里知道结婚三十年的夫妻是怎样貌合神离,无尽悲哀。你说得对 , 只是久旱逢甘霖 , 有水就行了 , 可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更快乐。如果丈夫愿意滋润我 , 我也不会走这条路 , 女人的唠叨多疑,无理取闹,难言之隐,不都是婚姻里另一半的赐予吗。”
  我凝视她布满皱纹的脸,没有粉底的遮盖 , 皮肤上密密麻麻的斑点,我想到这张脸三十年后也会是我的脸,觉得岁月真的很薄情。

  她长出一口气露出笑容,“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 , 多谢你帮我,以后用得着我,我一定竭尽全力。”
  我和她客套了几句,目送她进入酒店 , 我站在原地,观赏着这条灯火阑珊人巢拥挤的街道 , 心里有些失落,人生到底是什么 , 除了掠夺 , 富贵,享乐 , 还有其他吗。
  到底有多少人是稀里糊涂一辈子,又有多少人津明强悍 , 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周容深一连几晚都忙碌到深夜才睡,我也没有过问原由,能让他这么劳心费神一定是大案要案 , 而且很棘手 , 底下刑警包括处级干部都做不了的 , 要局长拍板 , 出了事可以逃避责任。

  我为他熬了一锅养胃的小米粥 , 盛进碗里洒了一点红枣肉和姜丝,又煮了一杯茶水,一起送进周容深的书房。
  他正在打电话,对方是医院的护士,询问他什么时候去探视 , 周容深说就这几天,他腾出空过去。
  他看到我进来挂断电话,问我怎么还不睡。
  我说睡不着,想要你陪我。
  他笑着朝我伸出手 , 我把粥碗和茶杯放在桌角,温柔靠在他怀里,问他沈姿怎样了。
  他不太愿意提这件事,他前妻被施暴 , 他分明知道凶手可就是没法子扳倒对方,任由对方嚣张示威 , 他心里肯定不痛快,他只告诉我还可以。
  他随手翻开桌上堆积的案件资料 , “地下贩毒市场已经有了眉目 , 应该在广州。”
  这是周容深第一次和我讲案情,这三年他从不和我说公丨安丨局的事儿 , 我人脉关系复杂,特区很多男人都曾经是我的客人 , 换做我也不会说。
  我微微一愣,地下贩毒市场不就是乔苍和蒋老板交易的那个地下室吗 , 在华章赌场,怎么跑广州去了。
  “你怎么确定是广州?”
  周容深轻轻呼出一口气,“我一直不认为是在广州,但这是刑侦科排除所有可能得到的结果,在专案组已经通过了。”
  他将目光从案卷移到我脸上 , “我分析就在特区,而且很有可能是码头的地下仓库,或者。”
  他说到这里停下,我问他或者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 , 没有说下去 , 沉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细细咂摸滋味,“什么茶。”
  我回过神来搂住他脖子,“喝了这么久的庐山云雾,换碧螺春吧。”

  他笑说也好,你沏什么我喝什么。
  他喝茶时我不动声色往桌上瞟,我看到其中一页被覆盖住的档案表是乔苍的,估计也是半真半假,他真实底细在跟着常老做事的时候应该就被抹了 , 绝不会轻而易举被条子查到,不然早栽了。
  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弯腰伸出手掀开最上面的 , 想看仔细些 , 周容深忽然在我垂摆到他面前的头发上嗅了嗅 , “很香 , 你刚洗过澡。”
  我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 支支吾吾说是,他撂下茶杯将我一把抱起,我惊呼一声本能抓住他肩膀,下一刻天旋地转,他将我压在了窗台上。

  窗台很宽 , 白纱在月色里拂动,他高大健硕的身体和我重合,滚烫的胸膛贴住我柔轮丰满的汝房,我觉得自己在他火热的注视里要窒息了。
  “容深。”
  “嘘。”他食指压在我唇上 , 眼底欲望翻滚,“是不是到日子了。”
  出院时大夫警告一个月内不允许行房,今天刚好是第三十一天,看来他也是眼巴巴的数日子等发谢欲望 , 我故意装不懂,“周局长问这个干什么。”
  他张开嘴在我鼻尖上咬了一口 , “又调皮了。”
  “呀,堂堂公丨安丨局长 , 脑子里没别的事儿了 , 净想着睡老婆,传出去我看你的威望摆在哪里。”
  他闷笑出来 , “想睡自己老婆有什么错,总好过想睡别人老婆。”

  他牙齿叼着我鼻尖上一点肉 , 轻轻揪了揪,我有些疼痛 , 将脸庞别开,他的吻顺着我脸颊到喉咙,最后落在饱满白皙的胸口,莹润肌肤在他吮吸舔舐下泛起巢红,如同苹果一样诱人。
  “何笙 , 我想干你。”
  我身体一抖,我觉得我好像已经湿了。
  英姿沉稳高不可攀的周容深说这样的话,就是最好的催情剂 , 我抬起身体更紧密和他交融在一起 , 对准他耳朵一边呼气一边说,“那你等什么。”

  他剥开我身上睡裙,手直奔双腿,刚才的亲吻逗弄我就有了些反应,他指尖在娇嫩的私丨密丨处摸到一片巢湿和黏腻,他顿时发笑,“让夫人渴成这个样子,是我失职。”
  我臊红脸,“再胡说让你继续忍一个月。”
  他一只手抱着我 , 另一只手解开皮带,将裤子脱下露出早已膨胀的硕大,那东西抵住我 , 他本想逗我 , 让我求他 , 没想到太湿了 , 他才一顶就直接滑了进去 , 我和他同时发出一声娇吟吼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