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6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非常爱怜在我手指吻了吻,“馋猫,谁也不会抢。”
  我笑着扬起下巴示意他看常锦舟,“呐 , 乔太太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桌上的菜。”
  她听到我说她,丢掉水果看我,“藏得这么深,您还能发现 , 传言周太太左右逢源,红口白牙把黑的说成白的,我还想哪有这么厉害的女子。”
  她露出几颗糯米牙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 周太太的本事到任何地方,都不愁不能站在金字塔的尖上。”

  我用耐人寻味的腔调说 ,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八面玲珑尽在掌控。”
  她不再像刚才那般笑得纯情无害,隐约有了一丝深度 , 我和她眼神碰撞 , 她探我底,我也在摸她路子 , 都是深不可测的一潭池水。
  一直觉得沈姿不是省油的灯,狠毒有余 , 隐忍欠缺,而且很莽撞 , 坏这个字都刻在脑门上了,如果不是我没料到她都当妈的人还能对无辜胎儿下得去手,她想搞我绝不是易事。
  常锦舟出生在黑帮世家,老子混了几十年江湖,一声令下手底下人能把一座城市踏平 , 未婚夫又是广东总瓢把子,她怎么可能没两下子,再蠢的脑子后天也练成了人津 , 何况她那双滴溜乱转的眼睛 , 绝对是天资聪颖那一挂的。
  得罪十个沈姿,也不能招惹半个常锦舟,这才是真的硬茬子。
  这一刻我总算知道什么是冤冤相报了。肆无忌惮睡出来的高巢,现在变成了苦涩的果子,常锦舟继承了她老子的毒辣,她能甘心自己男人和我有一腿吗。
  乔苍那天在车里说是我勾引了他,是我不该撞入他的眼睛。这段欺天道灭人伦的禁恋我们何尝不都有错,我们不是好人,是贪婪又冷血的恶人。

  周容深和乔苍之间的剑拔弩张被我浇灭后 , 他们都没有再旧事重提,只是气氛仍旧微妙,也非常僵持。
  我旁敲侧击试探常锦舟什么时候回珠海 , 她说苍哥如果不回去 , 她也跟着在这边居住 , 反正家里有几位姨娘 , 父亲左拥右抱也不寂寞 , 回不回陪伴不要紧。
  周容深抽了几张纸擦拭唇上的油渍,漫不经心问乔苍是不是广州还有生意。
  乔苍食指在桌角轻轻敲击着,“生意很多,不过有底下人打理,广州官场水深 , 手伸得也长,不及特区对我胃口,周局长与我英雄惜英雄,我很热爱这片土地。”
  他说这话时满脸匪气 , 腔调也很自负,周容深听出他是不打算走了,要留在特区给他添堵,他脸色有几分荫沉。
  这俩人真撕破脸斗起来 , 乔苍在凶狠程度上略胜一筹,周容深的算计部署也不是吃素的 , 只是现在谁也没迈出那一步,不清楚底细 , 可我已经嗅到了很浓的火药味。
  条子和黑帮本身就是势同水火 , 周容深太刚烈,乔苍太残暴 , 他们是不可能容得下对方的。
  常锦舟舀了一颗酒酿圆子递到乔苍嘴边,她满脸期待让他品尝 , 我记得乔苍不喜欢吃甜食,他口味很清淡 , 周容深也这样,他们不吃咸,不吃油腻,也不吃甜,可能体魄好的男人都是这样。

  常锦舟对他习惯似乎不熟悉 , 看来虽然住在一起,乔苍陪她时间并不多。
  果然他没有张口,他推开她的手 , “你喜欢吃吗。”
  常锦舟说当然 , 这是最好的甜汤,桂花馅的简直人间珍馐。
  乔苍说东西不多,我那份也给你。
  常锦舟眉开眼笑,“你对我真好。”
  侍者进来结账时不小心碰洒了紧挨着周容深的一杯酒,正好泼在他胸前的衬衣,湿漉漉一大片巢渍,他起身和乔苍说失陪,拿了一包纸匆忙去洗手间整理,他走后常锦舟哎呀了一声 , 指了指吃光的酒酿圆子,“两份都没了,可我还想吃 , 怎么办。”
  乔苍问她还没有吃饱吗。
  她很不好意思点头 , “要不 , 我再去要一份吧 , 反正也是赠品 , 不需要再麻烦补账。”
  她说完没等乔苍回她什么,已经起身急不可待朝门外跑去,我盯着不断晃动的门扉,走廊灌入进来风,拂过我的长发 , 纠缠在一碗没有动过的西米露上,乃白色的液体粘住发梢,莫名有些色情。

  我捏紧手里的乌木筷,压低声音问 , “刚才如果我不阻拦,你打算说什么。”
  乔苍说自然实话实说。
  我恼羞成怒问他到底要做什么,不只是周容深在,你未婚妻也在 , 她在就等同于常老在,你开什么玩笑。
  他见我脸色很难看 , 是真的愤怒了,这才闷笑出来 , “好了 , 只是逗逗你而已。你不知道自己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有趣吗。”
  我拿起杯子想喝口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 周边都没有水壶和饮料,他伸出手夺过 , “我来。”
  他打开山楂汁为我斟满,但没有立刻给我 , 而是转动着杯子,目光在杯口不断打量,最终定格在一片模糊艳丽的地方。
  周容深不喜欢我化妆,甚至是一丁点修饰都不可以涂抹在脸上,他讨厌脂粉香气 , 更讨厌亲吻我一嘴的油膏。
  可是这身旗袍如果不化妆,气色会被衬得很苍白,我只好抹了一点口红 , 而乔苍寻找的就是我烙印在杯口的唇印。
  他在我注视下 , 张开薄唇凑近,停顿了一秒,笑着对准那枚唇印含住,严丝合缝重叠,山楂汁流入他口中,当他离开的时候,唇印也被他全部吞吃进去。
  这一幕暧昧诱惑极了,他咽下去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说 , “酸甜可口,像你一样美味。”
  他说完笑着将杯子递到我面前,我冷冷扫了一眼 , “你觉得我还会喝吗。”
  他说当然 , 你没有吃过我的唾液吗。
  我不再理会 , 别开头看窗外 , 他也不尴尬 , 直接把杯子放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周容深回来后不久,常锦舟也从外面进来,我们说了几句道别的话,便一起从酒楼出来,各自乘车离开。
  周容深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饭桌上的事 , 即使乔苍那句被我打断的话引起了他的怀疑,可他那一晚被我哭得发怵了,他不想再让我们之间进入僵局。
  别说宝姐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圈子里首席交际花绝不是浪得虚名 , 韩国鲜肉歌星两天时间她就拿下了,还在她朋友开的宾馆订了房间,一切都办得妥妥当当,这才给我打来电话。
  我一刻不耽误联络了副市长太太 , 不过我打的时机不巧,副市长正好在家吃晚餐 , 他接通后呜咽嗯了一声,我也没听清是男是女 , 张口就说人在酒店等着 , 我去接您还是您自己来。
  副市长声音有些疑惑,“谁在等着。”
  我顿时一愣 , 握着手机瞪大了眼睛,他见我迟迟不答 , 问我是谁,我镇静下来后笑着是容深妻子 , 您忘了吗。
  他恍然大悟,“何小姐啊,怎么今晚有聚会吗。”
  我娇滴滴叹气,“可不,我都不想去 , 可没法子啊,男人在场面上应付四面八方,背后这太太圈的交际 , 我们女人也不能输阵 , 您太太和我投缘,她如果不去我也不去了,您方便替我问问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