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89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状,纪安怪道:“哪里来的鹿腿?灰太狼刚去捕猎了?
  不会啊,以灰太狼的懒劲,吃饱了它才不肯动弹。
  那是三只小狐狸杀的?”
  想了想,纪安马摇头,白尾鹿的体格狐狸大了4、5倍,而且奔跑速度惊人,算能追,三只小狐狸加一起也干不动一只白尾鹿。
  纪安疑惑间,灰太狼和小狐狸们已经差不多将一扇鹿腿啃完,灰太狼舔舔嘴,准备钻回狼穴睡觉养膘。

  三只勤劳节俭的小狐狸合力将还有一点肉的腿骨拖回狼穴不远处的狐狸洞,它们没有洁癖,不在乎洞里脏。
  “嗷呜~~~~~~~~”
  “嗷呜~~~~~~~~”
  “嗷呜~~~~~~~~”

  见灰太狼回到狼穴,蜷起身子,纪安刚要合野性之书,狼嚎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我去你个西瓜苹果大葡萄!”灰太狼被嚎叫声引出洞,纪安拿起野性之书四下查看,灰太狼原先所在狼群不知道怎么回事找了过来,在一只同样灰色,体格庞大的头狼叫声命令下,狼群向山坡合围。
  贴了整整一个夏天的膘,如今的灰太狼已经纪安初见,差点饿死时肿了两圈不止,浑身毛色油亮,体格健壮,之头狼都只差了一点点而已。
  假如灰太狼跟头狼单挑,在纪安控制下,体格不算太吃亏的灰太狼赢面很大。可是,现在的情况是狼群合围,别说灰太狼,陆地任何生物不管狮子、老虎、狗熊,都抵挡不住狼群绞杀。

  “狼群是怎么找来的?”纪安皱眉,想来想去,他觉得唯一的可能是刚才地那扇来路不明的鹿腿肉。
  再次拿起野性之书四下查看,远处狼影重重,黑色、白色、灰色都有,可能顾忌灰太狼如今的体格,暂时并未靠近,只是停下回应头狼嚎叫。
  纪安心下大急,他辛辛苦苦花了老鼻子钱养大的灰太狼可不能这么没了。心念急转,他一下起身,快步跑向门口,骑小电驴,往菜市场方向疾驰而去。
  十多分钟后,纪安抵达菜市场,跑向他常去买猪肉的猪肉摊。

  老板已经和纪安认识,见他急匆匆跑来,告知午猪肉已经卖差不多,只剩下不到10斤,问纪安猪头要不要?
  纪安现在没功夫管是什么肉,叫老板全部装。一共10斤左右猪肉,外加6颗猪头,发现小电驴装不下,他又花了200块钱,问老板借了辆三轮车。
  纪安一路玩命往基地蹬去,没想到半路被交警叔叔拦了下来,他不想浪费时间,主动打开塑料袋。
  交警叔叔反应过来只是猪头,问他买这么多猪头干嘛,纪安指了指身工作服,说自己是动物园员工,买回去喂老虎的。
  “老虎也啃猪头?”交警叔叔好笑嘀咕一句,没再多问,放纪安离去。
  耽搁了5分钟,纪安几乎以人力三轮车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往基地方向“飙”去。
  进入基地范围,路便看不到行人,他左右打量,停下三轮车,喘着粗气打开野性之书。

  这时,狼群已然了山坡,四面包围。灰太狼退无可退,只能缩回狼穴避免“后门”被袭,在洞口与狼群对峙。
  灰太狼块头大,狼群没急着,转向旁边狐狸洞,纪安知道不能再等,为今之计他只有祭出大招——圣猪头阵。他一下扯开三轮车后塑料袋。
  一只小狐狸嗷嗷叫着被一头黑狼咬住脖子拖出洞穴,不停扭动挣扎。狼只杀狐狸,并不吃狐狸,所以,看到身边凭空多了颗猪头,黑狼本能放开小狐狸,转向猪头扑去。
  紧接着,十斤猪肉和另外5颗猪头相继出现,狼群见了食物,哪还管什么灰太狼,朝猪肉堆一拥而,大口撕扯吞咽。
  趁这机会,三只小狐狸率先溜走,灰太狼在纪安控制下,跟在它们身后,一路远遁。
  灰太狼加速追三只小狐狸,大家结伴逃命。在林间一阵猛跑,发现后面没有追兵,纪安呼出口气。
  没有停下,狼群仍有可能追踪气味找来,一狼三只狐狸继续往远方逃亡。
  刚才蹬太猛,腿已经没力,纪安骑三轮车,慢慢吞吞回头朝菜市场骑去,他得去把小电驴骑回来。
  陆地没有生物能抵挡狼群围杀,这次能逃出生天,纪安大呼侥幸:“妈蛋,还好哥有圣猪头阵,不然灰太狼和三只小狐狸交代在这了。”
  人的一生是由几次机遇决定的。
  严格来讲,动物园的滚滚们其实也可以归类进靠出卖身体吃饭的职业群体内。
  它们卖个萌,滚一圈,爬树或者摔下树,甚至打个喷嚏,和它们的同行一样,都可以把别人逗得心痒难耐,欲罢不能。却又它们的同行雅,滚滚可不会张嘴“来啊,客官~”那么直白露骨。
  周日午,纪安揉了两小时加班出台的团子,在一片羡慕、不舍、留恋声关闭直播。
  在基地食堂吃过午饭,他依照约定前往市心体育馆看胡艾赛。
  时隔好长时间来到山城市心繁华地段,纪安有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街接连走过的小姐姐们,看得他眼花缭乱。
  几次差点骑着小电驴一头怼电线杆,纪安抵达市心体育馆,在外面寄存小电驴,看到门口标语他才知道今天原来已经是决赛了。

  体育馆由露天球场,篮球馆,游泳馆,羽乒球馆等几个场馆组成。
  毕竟是全国性质的青少年赛,决赛只需要一片场地,主办方特意搬来阶梯长凳,放置在球场四周方便大家观看。
  算家长、前两天淘汰下来的参赛选手,以及山城球爱好者,来了也要有不少人,虽然不至于把长凳坐满,但也找不到一眼可以发现的大片空位了。
  纪安在里面兜了一圈找到球场后,在阶梯长凳第三排坐下。
  露天球场是一片蓝色塑胶场地,面画着纪安看不明白的白线。场内胡艾和她的对手已经在互相回球热身,纪安也没去打扰。
  胡艾一身白色连衣球裙,微风下裙角飘飘,依然那么晃眼。女子球是这么穿的,包括娜姐,实际跟热裤没有区别。
  戴着一顶粉色遮阳帽,脚一双醒目红色球鞋。

  胡艾这里养眼悦目,而她对面,纪安看了都有些心悸,17岁178的大高个,肩背厚实,手臂肌肉线条清晰,他心下不由赞道:“是条好汉子!”
  唯一可惜的是,长期练习球晒得一身黝黑的好汉子偏偏穿了一身粉裙,同样裙角飘飘,违和画风纪安眨了好一会眼睛才适应。
  好汉子名叫庄颖。
  打球从来不怕出名早,当年张德培拿到法男单冠军,名扬天下的时候也17岁。加之有了娜姐这个成功先例,庄颖的母亲汪华从小对女儿进行球训练,半年前开始,庄颖已经在接受职业级别的训练强度。
  汪华本身是专业的,庄颖也不需要去什么体校、俱乐部。吸取自己身的教训,汪华对女儿的未来规划是自己教,自己练,以后自己报名出国去打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