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325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功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农人的警惕性就放松了下来,在此之前,反正他听到别人都讲,李老二就抽了人家一只烟,然后就迷迷糊糊地把人带到了家里,把钱给人家了,所以陌生人的烟千万不能抽。
  农人便又和陈功讲了这事,觉得李老二没有必要骗人,他都让人给骗了。
  陈功笑道:“老乡,人都是要面子的人,李老二让人给骗了,他不能说自己让人说几句话就给骗了啊,说是抽了迷.幻药给骗了,面子上好看一些,是不是?社会上是有传言,说有这种烟,但是这种烟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的话,那还不乱了套,只要抽我一支烟,你就听我话了,那骗子还不满街都是?骗子永远骗不了警惕性高的人,也骗不了不贪小便宜的人,李老二一定是听了陌生人的话,贪了陌生人的一点小便宜才被骗了。”

  农人终于让陈功给说服了,看了陈功手中的烟一眼,陈功笑着又递过去一只,说道:“老乡,敢不敢抽啊。”
  农人把锄头放下,终于伸出了手,接过陈功手上的烟,拿到面前仔细地看了一看,然后又放在鼻子面前闻了闻,才说道:“好像没有迷.幻药,没有那味。”
  陈功禁不住笑了起来,道:“不是好像,它就是没有,老乡,你真的多心了。”
  农人憨笑了一下,道:“我们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不能再让人给骗了,骗子都是黑心人,李老二一家那么穷,还把李老二给骗了,李老二因为那点钱被骗,不吃不喝好几天,差点死在床上。”
  陈功一听,表情严肃起来道:“没人过去问一问这事吗?”
  农人道:“谁去问?他家亲戚倒是去了看了他,但是他家亲戚也不能给他钱花是不是,就算他自己倒霉吧。”
  “没报警吗?”陈功又问了问。
  农人道:“这我不知道,不过报了警又能怎么样,能把钱追回来吗,遇到这种事,只能自认倒霉,以后小心一些就是了,千万不能抽陌生人的烟。”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记者
  听了农人的话,陈功想了想,便觉得农村的问题不少,比如农民的权益被侵害了,谁来保护?农民的法律意识不强,让人给骗了,说不定报警都不会,怎么办?打架斗殴农民倒知道报警,可是这种被骗的事,农民说不定出于面子不愿意去报警,或者报了警,不说实话,也这样跟丨警丨察讲,是抽了烟才被骗的,而不是把内情讲出来,也不行啊。
  看了农人一眼,农人终于把烟放在嘴巴上,陈功就连忙给他点上烟,他抽了一口,吞了一个烟圈,一看就知道是老烟枪,可是刚才居然给他不抽,可见警惕性有多高。
  “老乡,种了几亩地啊?”陈功看到他抽起了烟,不再像刚才那般抵触他,便问了一句。
  农人又抽了一口烟道:“不多,种了五亩地,你问这个干什么?”
  看到农人反问他,陈功笑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一年的收成怎么样啊?”

  “收成?哪有什么收成?加上种子、农药、化肥,一年到头就是白忙活。”农人白了陈功一眼道。
  陈功笑了笑道:“不可能白忙活吧,至少也要有点收入吧?”
  农人又扫他一眼道:“有啥收入,地里头没有金刚钻,全是土疙瘩,能变出钱来?”
  陈功道:“那你还种什么地啊?”
  农人道:“农民不种地干什么?总不能让地给荒了吧?”
  “现在不是有小麦补贴吗,而且还是保护价收购?”陈功又问道。
  农人狠命抽了一口烟道:“你这人怎么回事,问这些干什么,是不是想打听我家有多少存款啊,我可不上你这个当。”
  陈功又呵呵笑了起来道:“老乡,看来你还是把我当成骗子了,你看我像是人骗子吗,我就是了解个情况。”

  农人正式丢了他一眼道:“你是记者?来调查情况的?”
  陈功一听,先是一怔,接着顺势讲道:“你说我是记者,那就是记者吧,能不能和我讲讲啊。”
  农人听了这话,便马上说道:“你要是记者,我就和你讲讲,讲了,能不能向上面反映反映?”
  陈功道:“可以啊,只要你讲的是实话。”
  农人立刻道:“我讲的肯定是实话,我跟你讲,我要想你反映我们村主任的事……”
  陈功一听到这话,马上打断他道:“怎么讲到你们村主任身上了,我们先聊完你收成的事再说。”
  农人一听却不高兴地道:“我们收成有什么可聊的,都是那样,一亩赚不了几百块钱,如果不是看着地荒了可惜,早就不想种了。”
  “小麦补贴到位没到位?”陈功问了问。
  农人道:“补贴给了,这个村里头不敢少我们的,都是乡里头直接打到我们的户头上,但是这村里头有没有虚报我就不知道了,我也管不了,但是我得反映村里头打我的事。”
  “村里头谁打你了啊?”陈功不禁问道。

  农人道:“王山海,王山海一当上村主任,就想一手遮天了,当时我还投他一票呢,现在他当了村主任了,就了不得了,看我不顺眼,居然在村里头骂我,还要打我,你说,你们记者有什么办法来管这件事吗?”
  陈功听了这事,便想了想问道:“你投了他的票,他怎么还骂你,要打你?”
  农人道:“不是我想要投他,而是我大哥让我投他,我大哥与他交好,但是我与他关系不好,但是我大哥让我投他,我便投他了,他这人从小就坏,一直想当官,现在好歹当上官了,就喜欢耍官威,了不起,除了跟他干的几个人得了好处外,他谁的好处也不给,我去乡里反映这事,乡里头不管,说骂我不算个事,怎么骂人不算个事呢,他凭什么骂我,我就是在路边放了几堆垃圾,他就看我不顺眼,就想叫人来打我骂我,我不怕他,他要是敢让人打我,我就跟他拼命。”

  听了农人的话,陈功不知说什么好了,农村的关系还真是错踪复杂,王山海把前任书记给告倒了,自己上了台,一上台马上翻脸,要打人骂人,这样的村干部怎么能让老百姓产生好感?但是一上了台,他就说了算,村里头人似乎也制约不了他,乡里头似乎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是不愿意管,老百姓最后看来只能忍了。
  “这个王山海还有什么问题啊?”陈功又问了问。
  农人道:“他问题多了,一当上村主任,就把村前头的地给卖了,卖给别人搞开发,他从中拿房子,村里的承包地他转包给其他人了,转包的钱我们也不知道去哪了,乡医院盖楼,他一听说不让盖,带着人把人家的工地给堵了,乡医院最后拿了钱给他,他才让人家继续盖,这村里的路他修了,又从捞了不少的钱,挨家挨户拿了好几百块钱,这钱肯定是他贪污了,我家原来是吃低保的,就因为他骂了我,我与他吵了架,便不让我吃低保了,你说他这事情够不够逮?你们记者要多给我们反映反映。”

  日期:2018-08-11 09: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