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324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陈功这样对他讲,刘绍刚也是大骇,连忙回答是是是,但是他忘记了想到,选不好县委书记,那可是市委书记的责任啊,但是如果他这样讲了,就证明他自己不是好县委书记了,因此他万万不会如此讲的。
  看了看他,陈功道:“选拨乡委书记的时候一定要亲自与他们谈谈话,了解他们的情况,向他们交代好一些事情,这样才能把他们放下去任用,不然,什么也不和他们谈,他们到了乡里,岂不是认为自己是天王老子,谁也管不着了?这个乡委书记在这方面很无知,明显不合格,回头你就想办法调整了吧,派个能干会干的乡委书记来。”
  一句话就把乡委书记的命运给定下来了,乡里的书记远远地看着,心里头也是忐忑不安,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自己的乡委书记已经保不住了。
  刘绍刚连忙答应下来,即使不交代,他回头也要把乡委书记的职给撤了,他没把工作做好,连累着他在陈功面前挨批,回头不处理他还算怪了呢。

  正当陈功与刘绍刚二人在聊天的时候,一个农人抗着锄头走过,陈功便招了一下手喊道:“老乡好。”
  那个农人扭头看了他一眼,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理都没理就往前走了,刘绍刚一看,忙叫住他道:“老乡,你停一下。”
  “什么事?”农人这才停下,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句。
  “过来一下,有事情找你。”刘绍刚招手道。
  “你们是谁?”农人并不愿意过去。
  “我们是……”刘绍刚不知道如何介绍他和陈功了。
  陈功看了看,便主动走了过去,道:“老乡,你这是刚刚从地里忙完啊?”

  农人也盯着他看了看,道:“你们不是站了大半天了吗,不知道我刚才在地里吗?”
  农人出言不逊,刘绍刚听了,很生气,便想开口训斥他,陈功连忙摆手制止,耐心地道:“呵呵,你刚才看到我们了?终于忙完了吧?”
  “我有眼睛,怎么会看不到?忙完了?早着呢,就没有忙完的时候。”农人白了陈功一眼,边说边又往前走去,根本不理会陈功与刘绍刚两人。
  看到他不理会他和刘绍刚,陈功没有再叫住他,而是看着他离去了,刘绍刚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道:“现在的老百姓啊,也越来越不好伺候了,你看想与他们说句话,他们都不理会。”
  “绍刚同志,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不好伺候了,你什么时候又伺候人家了,而且我们是公仆,就该伺候人家,你看他不理我们,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原因,而要从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如果你经常来这里,与他交朋友,他能不理你吗,如果乡里的干部对他们很热情,很关心,他们能这么不理会外来人吗?干部不温情,群众也会产生戾气,是我们做的不够,不是他们态度傲慢了,不搭理我们了。”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陌生人的烟
  陈功的话让刘绍刚一时感到羞愧,连忙表示道:“陈书记您说的是,我只是觉得即使我们不是干部,他也不能这般态度。”
  看了他一眼,陈功道:‘我看这名群众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干部,所以故意不理会我们,如果我们不是干部,说不定他就会理会我们了。“
  刘绍刚哑语了,看来群众的眼睛往往是雪亮,怪不得说早就看到他们了,这也难怪,他们的言谈举止一看就像是干部,不像是一般的群众,老百姓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
  “绍刚同志,前面还有一个群众,要不我们主动走过去,递一只烟给他,你说他会不会理会我们?”陈功手一指,向着不远处也在向他们走来的群众说道。
  中午要吃饭了,农人们开始回家了,刘绍刚放眼一看,心里一沉道:“陈书记,要不我们再试试,但我口袋里没有烟,我让乡里去拿烟。”
  陈功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来,笑着对刘绍刚道:“绍刚同志,看来你没有准备啊,我来到这里,事先早就准备好了香烟,既然要与群众打交道,不递上一只烟怎么行,高高在上是不行的,必须要与他们交上朋友才行。”
  说着,陈功就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拿出两只香烟,看向那名一样抗着锄头的群众道:“老乡,累了吧,抽支烟!”
  那名农人警惕地看了看他,却是不敢去接烟,而是不停地摇着头道:“不抽,不抽。”
  陈功一看就纳了闷,自己主动走过去给递只烟,按说这样也可以了,他是一点架子也没有了,难道他现在的样子还不能让群众接受吗?这里的群众对干部这么反感?
  “老乡,是不是不会抽烟?”陈功想了想问道。
  此时,刘绍刚看到后也是比较着急,想着插上一句,但又怕多嘴,让陈功不高兴,所以站在一旁只能干瞪眼。
  那名农人听了陈功的话,还是一摆手道:“不敢抽,不敢抽,一抽,把钱都抽没了。”
  陈功一听,感到更加奇怪了,心想怎么还把钱给抽没了呢,于是便又近一步道:“老乡,我不是坏人,怎么还能把钱抽没了呢?”
  看到陈功真不像是个坏人,这名农人才住了脚步道:“我们村过李老二,因为抽了陌生人一根烟,带着陌生人到家里,把家里的钱全都给了陌生人,那根烟有迷.幻药,把李老二给迷住了,陌生人让他干什么,他干什么,被骗了。”
  一听是这样的情况,陈功忽然大悟起起来,原来他是怕自己的烟也有迷.幻药,怕上当受骗,怪不得他会这般警惕呢。
  听了这话,陈功笑了笑道:“老乡,要不这样,我先抽一只,你看看会不会把我给迷幻住。”
  说着陈功点燃了手中的烟,抽了一口,看着他吞云吐雾的样子,农人的目光停在了他的身上,将信将疑,看一看陈功会不会被迷倒。
  “老乡,你看我现在头脑清醒不清醒?”陈功笑着对那名农人道。
  农人终于意识到他不是坏人,便问他:“你们有什么事啊?”
  陈功便对他道:“老乡,你们村的李老二不是因为抽了别人的烟而被骗了,而是听了人家的话而被骗的?”
  农人忽然听到他这样讲,心里不明所以,便是眼大双眼看向他,陈功看他不明白,便说道:“老乡,告诉你吧,所谓烟里有迷.幻药,一抽能把人给骗了,这样的事情是假的,你想想,如果烟里面真有迷.幻药,人抽了之后就产生了幻觉,怎么可能再把他带回家里呢?恐怕连家也找不到了吧?骗人的不是烟而是人,是骗子和他了说了什么话,让他相信了骗子,才会带他到家里,把钱交给人家,烟只是一个交际的工具,让他相信了陌生人,你看你现在这么警惕,怎么可能把我带到你家里呢,你看我这样分析对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