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妖孽》
第67节

作者: 妙笔小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我抱抱吧!”杨如意央求道。
  “抱可以,红包拿来,舅妈!”刘楚楚抱着胡赫然,笑着伸手道。
  “嗯,红包自然是少不了的,我们赫然的舅舅在这儿呢!”杨如意顺势接过胡赫然笑着说。
  “我们家小赫然已经续进胡氏家谱了,他是我跟胡睿的儿子。”刘楚楚满面春风。
  “哦!”杨如意一脸羡慕,“真可爱!”杨如意笑着说。
  “喜欢就自己生一个呗,趁着我哥还年轻!”刘楚楚笑道。
  “嗯!”杨如意又是拼命点头。
  胡睿、王英看见杨如意天真、懵懂的样子都觉得好笑,刘秦则在一旁尴尬地直瞪眼。
  “给舅舅抱抱!”杨如意笑着把孩子递给刘秦道。
  刘秦动作生疏地接过孩子,见小赫然对他咧嘴一笑,瞬间被萌化,脸上的表情舒缓了许多。
  “姑姑,你腹中的宝宝什么时候生啊?”杨如意抚摸着刘楚楚凸出的肚子问道。
  “预产期是五月份。”刘楚楚抚摸着肚子说。

  “哦,你怕吗?”杨如意一脸懵懂。
  “不怕。刚怀孕的时候挺害怕的,每天都想象着分娩时的痛苦,现在身体越来越沉重了,睡觉都很不舒服,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把他生下来,所以都忘记害怕了。”刘楚楚摸着肚子说。
  “哦!那我以后要多多向你请教!”杨如意说。
  “没问题,傻丫头!”刘楚楚笑着说。
  这个春节,陈荷在老家过得很是煎熬。一回家,父母就跟她念叨,谁谁嫁给有钱人了,谁谁生了大胖小子了等等,言下之意就是你已经滞销了,再不嫁人就要下架了。

  芳龄二十六,在父母眼里已经是烫手山芋,更被冠以徐娘半老的称号。
  去年过年没回家,父母鞭长莫及,但是日常通话少不得提及相亲、结婚等话题。
  好不容易盼到陈荷回来,少不得变本加厉,恨不能日日安排相亲,早日清理门户。
  为此,陈荷有口难言,只能默默配合家人安排的相亲活动。
  正月初五,难得父母有事外出,没再张罗相亲的事,陈荷才得以窝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电视。

  屋外小雨滴沥,室内潮湿、闷热,东南沿海的南风天,总是在农历正月如期而至,那种感觉就像一首闽南歌歌词描述的那样:心肝亲象膨胀的菜头。
  跟时下大多数人一样,陈荷边看电视,边刷朋友圈,她的目光被杨如意的一条微信吸引:我家小外甥。
  打扮清纯的她,抱着一个十分俏皮、可爱的小婴儿,站在别墅客厅留影,照片中,她贴着婴儿的脸,嘟嘴卖萌。
  这个小婴儿好眼熟啊,陈荷心想,仔细一看,几近昏厥。

  日期:2017-08-25 05:33:36
  第七十六章还债
  自打十几岁时破了身,江子豪身边就一直女人不断,拈花惹草、招蜂引蝶成了他的习惯。
  情定张素素后,花花公子突然转型了,大有美女脱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意思,连他自己都觉得被鬼迷心窍了。
  按照老家的习惯,每年过年总有人安排他去相亲,以往他总是热衷此事,毕竟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但是今年,他却破天荒地拒绝了,引来异样眼光无数,大家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在问他:你是不是出柜了?
  最可悲的是,他的改变张素素一无所知,因为她早就跟他划清界限了。即使江子豪投奔到她麾下,跟她朝夕相对,也不能改变关系。
  我这样做到底为了毛线啊?江子豪常常这样懊恼道。
  正月初六,上午江子豪从老家返回城市,然后宅在屋里享受上班前最后的自由时光。
  午餐时间,门铃响了,他一个健步就去开门,现代人对外卖的尊重可谓敬若神明。
  穿着白棉服、黑色短裙的李姿站在门外,青春气息扑面而来,美中不足的是年纪轻轻眼下黑眼圈却很重,一看就是平常夜生活过度。

  “李姿,你怎么来了?”江子豪惊喜道。
  李荣案宣判后,李姿仿佛人间蒸发,音讯全无。
  “今天正月初六,我猜你应该回城了。子豪,我可以进去说话吗?”李姿撩了一下长发道。
  “快请进,瞧把我高兴的。”江子豪表情兴奋。
  江子豪家很久没有美女上门了,像李姿这样青春靓丽的女孩上门,自然是赏心悦目的。
  “你也这么早回城啊?”江子豪问道。
  “过年我没回家,在江南市过的春节。”李姿坐到沙发上回答道。
  “喝杯果汁吧!”江子豪的招待方式很老套。
  “谢谢!”李姿略带腼腆道。
  江子豪的家,定期有人过来打扫,加上他是单身狗一枚,所以保持得很干净、整洁。
  李姿环视一圈后,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
  像李姿这样从偏远地区到大城市的孩子,最渴望的莫过于在安身立命的城市,有幢属于自己的房子。
  从前与江子豪在一起,李姿最喜欢的就是隔三差五到江子豪家居住,宽敞的房子让她有家的感觉。
  现在两人虽然分手了,但是李姿还是怀念那段有“家”的时光。

  “子豪,我今天是来还钱的。”李姿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几叠钱,“这是十万元,你先拿着,剩下的三十五万,接下来我会分批还你的。”李姿满怀感激地说。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江子豪疑惑道。
  江南市,一般大学毕业生最初工资也就二三千元,李姿一个初中毕业生,既没学历,又没背景,怎么可能在一年多内存上这么大一笔钱呢,江子豪内心惴惴不安。
  “我晚上在酒吧跳舞,白天接一些商业活动,这些钱,是我辛苦挣来并攒下的,是干净的钱。”李姿仿佛猜到江子豪的心思,连忙解释道。
  “真的吗?”江子豪将信将疑,“李姿,我之前就跟你说过,那些钱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你真不用还我。”江子豪认真地说。
  “你没欠我什么,感情的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爱就爱了,不爱就散了,这很正常!”李姿虽然年纪小,但是思想很成熟,“子豪,你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这些钱我必须还你!”李姿倔强道。
  “你这个人太较真了,简直太不95后了!”江子豪叹气道。
  “95后难道就没做人原则了吗,这不科学!”李姿微笑道。
  “嗨!”江子豪连连摇头。
  从前,江子豪的女伴都是拜金女,物质、肉欲,大家在一起就是为了互补、寻开心,物质上的满足,肉体上的放纵,玩玩了,然后一拍两散互不相欠。
  像李姿这样家境贫寒,又这么自尊自重的女孩子,江子豪还是第一次遇见,分手后总感觉亏欠她什么。
  “好吧,这些钱我收下了,剩下的钱你真不用还了,就当我求你了行不行,我的姑奶奶!”江子豪哀求道。
  “子豪,一码归一码,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李姿严肃说道。
  “天爷啊!”江子豪喊道。
  “你吃过饭了吗,我请你吃饭吧!”李姿问道。
  “不用了,我已经叫外卖了!”江子豪说。
  “哦。”李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你弟弟在里面还好吧?”江子豪关心道。

  “挺好的,他在里面表现很好。”提起弟弟,李姿脸上堆起笑容。
  “那就好!”江子豪开心道。
  江子豪与李姿是两个世界的人,江子豪自小在蜜罐里长大,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长大后受过最大的挫折就是想考取北大却被江南大学录取,而江南大学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
  李姿则成长在既贫困又不幸的家庭,她的人生经历唯有小强可以比拟。
  从前江子豪经常拿李姿同杨如意进行比较,因为两人同样失去至亲,后来,江子豪被自己的幼稚吓到了,拿孤苦无依的李姿与身后站着富豪和高官的杨如意相较,真是可笑之极。
  今日,李姿上门还钱的举动,令江子豪心生不安,他很担心李姿为了钱会做什么傻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