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1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两个人的目光突然转移到了洞府之外。随后外面响起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归不归把禁制打开,方士爷爷我到了,我的儿起来了没有?看看爸爸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外面说话的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声音,归不归不敢怠慢,也顾不上和吴勉说话,几步过去关了阵法,随后就见大术士席应真带着那个叫做戴春桃小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席应真的怀里抱着一个大只大酒瓮。
  “我得儿还没起来?”听到归不归说到小任叁还是呼呼大睡,席应真将手里的酒翁放在了地上,随后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人家我弄到一坛子大禹治水祭天的美酒。第一个就想到我们家儿子了……”
  这些日子戴春桃一直都是跟着席应真的,除了对小任叁之外,大术士并不擅长如何应对小孩子。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小春桃满脸的疲态,被归不归带到一间空着的洞室休息。本来到了新地方,这些天有担惊受怕的一直担心这个老爷爷把自己卖了。原本她是睡不着的。不过实在也是累极了,倒在床上不久便进入了梦乡。
  小女孩睡着了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出来,对着正在擦拭酒瓮的席应真说道:“应真先生,您老人家把瘟神送走了?还以为您还要些日子才能回来的。想不到这才几天的功夫……”

  之前席应真将瘟神抓了起来,只不过它到底是天生的正神。被囚禁在席应真身边也不是办法。他是正神不管是杀是关都是麻烦,放了的话更加麻烦。最后还是小任叁的一句话:“那有什么麻烦的,他哪来的回哪去啊?我们人参没说放了他啊。当初这倒霉鬼也是人变得吧?让他投胎在做人不行吗?不杀不放不管这总行了吧?”
  一句话好像点醒了梦中人一样,席应真带着瘟神去投胎。归不归担心将戴春桃自己留在这里不安全,当下走了小任叁的关系,让席应真带着戴春桃一起离开。吴勉、归不归他们去找了广仁。
  “你们是看见瘟神转世的时侯,哭的就好像杀猪一样。”席应真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那么阴司鬼差的,听说阎君不在了,它们那里也是忙的一团糟。开始还以为方士爷爷我是去捣乱的,后来听说有一位正神要找它们商量转世投胎的时侯。一个一个吓的话都不会说了。折腾了那么久才把瘟神弄去投胎了。”
  归不归顺着席应真的话头又连连夸赞了几句,吴勉带着这里没有什么意思,当下起身不声不响的回到了自己的洞室当中,留下来归不归一个人陪在席应真的身边。

  看着吴勉离开之后,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对着大术士说道:“应真先生,也是巧了,之前我遇到了张松,他还说了过不了几天,就要带着一见了不起的大法器来孝敬您老人家。到时候您有了那件法器之后,便……”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我们,洞府外面又响起来了一个呼喊的声音:“归不归……快点打开洞府!出了大事了……张松不行了……”
  此前为了迎接席应真,归不归将洞口的禁制关了。这个时侯,满身是血的饕餮抱着同样都是血的张松冲了进来。
  几个时辰之前,归不归刚刚从他们那里出来,老家伙都不敢想象,这么点时间出现什么事情了。
  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张松被抱了进来,席应真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虽说他们之间的师徒的缘分已经断了,不过看到了昔日弟子气若游丝的样子,这位大术士还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送张松来的龙种说道:“你们这是得罪谁了?胖子挨打的时侯,就没说他当过谁的弟……”
  弟子的子还没有出口,洞府外面便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嘶吼声。紧接着一阵排山倒海的气息席卷而来,被吵醒的小任叁揉着眼睛从自己的洞室里面走出来。感觉到了这股气息之后,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好在看到了大术士就在眼前,这才急急忙忙的躲到了老头儿的身后。
  “别怕……爸爸我到了,不管来的是谁。都要怕你……”席应真安慰了一句之后,转头向发出气息的位置瞪了一下。随后老术士的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更加浓烈的气息,席应真身边的空气瞬间模糊了起来。转瞬之后好像被一股狂风刮起来一样,发出类似咆哮的声音向着洞府外面气息爆发的位置咆哮着扑了过去。
  两股气息相遇之后,外面的气息瞬间消散,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又是一声野兽的嘶吼声,一只赤红色的妖兽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洞府门口。这只妖兽正是跟了张松的睚眦,现在这只龙种身上横竖出现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不停的向外冒去。
  归不归正在查看张松的伤势。见到睚眦的样子之后,老家伙回头冲着里面的洞室喊道:“傻小子你出来搭把手……这个小家伙也只有你能救它了……”
  这个时侯,百无求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折腾起来。二愣子裹着脏兮兮的被单子走了出来,看到了面前的席应真和满身是血的张松之后,打了个哈欠说道:“老子的梦还没醒,刚刚做梦揍了这个胖子一顿……他就找上门了。你这是讹上老子了吧,刚才哪有这一身血?就是俩嘴巴,你还自己做伤来讹老子……”
  百无求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不过提鼻子一闻。洞室里面到处都是一股血腥气直冲脑门。它本身就是妖物,被这血腥气刺激的瞬间惊醒了过来。
  这时候,看到了二愣子的睚眦完全不理会张松,直接冲着百无求扑了过来。将二愣子扑倒之后,蜷缩在它的身上开始不停的打着哆嗦。身上的伤口慢慢止住了血,不知道是累的还是重伤虚脱,片刻以后,睚眦竟然在二愣子的身上睡了起来。

  “傻小子,你不要动,让它趴着就好。”归不归看到之后,继续开始查看张松的伤势。席应真则低沉着脸走出了洞府,看样子他是给自己的弟子出气去了。不过外面打伤了张松、睚眦的‘人’也被席应真的气息惊着了,这个时侯已经远远的遁走。老术士找不到人,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洞府当中。
  席应真回来的时侯,张松已经睁开了眼睛,见到了席应真之后,挣扎着要对自己的往日师尊行礼。被老术士一把推了回去:“你还是老实躺着吧,想不到张松你也有今天。以前方士爷爷一直以为这些弟子们谁出事你也不会出事的,说吧,是谷元秋和伊秧干的吗?你说出来,后面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饕餮……把那件东西交给……应真先生。”张松有些艰难的说了句话。随后,就见饕餮一张嘴,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和它肚子大小。青铜打造的圆柱形法器。归不归看到法器之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原本看到张松和两只龙种前来,老家伙已经隐约猜到了他们想要做什么。只不过还有最后一个公孙屠没有现身。归不归心里还在侥幸那个方士带走了帝崩。看到了帝崩被饕餮吐出来之后,老家伙的心里

  “这是什么?”席应真满脸厌恶的看着沾满了饕餮口水、胃液的青铜法器,用脚尖轻轻的拨弄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是法器?张松,方士爷爷我是靠着法器的……”
  日期:2017-09-08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