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1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笑了起来,“谢谢夸奖。”
  要下车的时候,付行长道:“你让那位何书记到我办公室来吧!”
  顾秋谢过他,送左晓静回家的路上,左晓静说,“我现在不回去。”

  “那你去哪?”
  “你去哪我就去哪?”
  顾秋道:“不好吧,孤男寡女的。”
  左晓静说,“那你跟你女朋友在一起,怎么就不这样说了?”
  顾秋咳了声,“那是我女朋友,人家能说啥?”
  “那你们两个在一起都干嘛?”
  顾秋说,“一定要知道吗?”
  左晓静道:“是不是见不得光的事?如果是见不得光的事,就不要说了。”
  顾秋大笑,“你说呢,两个人在一起,还能干嘛?”
  左晓静骂了一句,“流氓。”
  顾秋道:“怎么是流氓呢,那是她愿意的。难道你以后找了男朋友,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拒绝?”
  左晓静道:“我才不找男朋友,他早碰我,我就剁了他。”
  顾秋吐了吐舌头,“那你是个母夜叉,我给你介绍个地方,只有那里适合你。”

  左晓静说,“是尼姑庵吧!我就知道,你恨不得我去做尼姑,然后就没有人必你了。”
  顾秋见她说这样的话,心道她肯定生气了,女孩子都这样,动不动就喜欢生气。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顾秋说,“那我们去兜兜风?”

  左晓静不说话,顾秋就开着车子,朝河边走。
  落下车窗,一股清风吹来。
  这样的夜晚,还挺凉快的。顾秋停下车,望着左晓静。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你这是干嘛?嘴巴伸那么长。”
  左晓静道:“我愿意,嘴巴是我自己的。”
  顾秋乐了,“那你说哪样不是你的?送给我吧!”
  左晓静瞪了他一眼,推开门下车。

  顾秋跟上去,看到左晓静在前面不远坐下。面朝河边,感受着从河面吹来的风。
  顾秋拍拍她的肩膀,“你现在变了很多。知道吗?”
  左晓静终于说话了,“是不是惹人讨厌了?”
  “没有啊,只是比以前霸道了。以前的晓静,成天嘻嘻哈哈的,很快乐,无忧无虑。”
  “那是我没有长大。”左晓静回了句。

  顾秋说,“你是说,现在长大了?”
  顾秋把手搭在她肩上,“我们的晓静现在成熟了,有心事了。”
  左晓静不说话,只是看着河边上。
  晚风吹起她的短发,朦胧的灯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没有说话,顾秋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坐了好久。
  左晓静道:“你是不是还要回长宁?”
  顾秋愣了下,“暂时还不知道,工作上的事,我做不了主。”
  左晓静问,“那你今天费这么大心思,把我和孔秘书搬出来,为的就是帮助何汉阳吗?”
  顾秋道:“我也是没有办法,何汉阳是我的老上司,他以前对我挺照顾的,现在他有麻烦,我不能不帮。桥我是帮他搭上了,能不能成事,就要看他的造化。”
  左晓静说,“我总觉得你在收买人心。”
  顾秋惊讶的道:“没有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左晓静哼了一声,“这么明显的事,看不出来吗?你现在虽然只是借调省纪委,以后的工作多半会在省纪委扎根。回长宁的机会不多,何汉阳是长宁一把手,你在关键时候帮了一把,他能不对你感恩戴德?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他自然二话不说,立刻照办。我可以说,你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为自己的以后做铺垫。”

  顾秋觉得不可思议,单纯的左晓静,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顾秋的确有这种想法不错,别人看出来,不足为奇,可涉世未深的左晓静看出来,自己岂不是太失败了?
  顾秋问,“你最近是不是在看阴谋类的书?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左晓静说,“单纯,并不等于傻。难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只要对你以后的利的事,我倒是可以帮你。”
  顾秋道:“谢谢!晓静。”
  左晓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河面的风吹来,顾秋打了个呵欠,“我们回去吧,太晚了不好。”
  左晓静摇头,“我不想回去。”

  “你明天还要上课呢?”
  左晓静道:“再坐一会。”顾秋只得陪她继续坐。坐到十二点钟了,顾秋看看表,“走吧,再不回去,你爸又要怀疑我了。”
  上次的事,顾秋可是心里明白。说不定现在他们背后就有几双眼睛在盯着。只要自己欲对左晓静不轨,他们就会出来制止。
  跟左晓静在一起,居然有这种感觉,令人毛骨耸然。
  这种事,绝对不是错着,左书记很可能派了人在暗中保护左晓静,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左晓静。

  左晓静当然不知道这事,她闪着大眼睛,“怀疑什么?”
  顾秋忙说,“没有啦,走吧!我要睡了。”
  左晓静这才起身,回到车上,顾秋开着车子送她回家。到了省委大院门口才发现,左晓静已经睡了。
  他就轻轻地喊了句,左晓静没有反应,顾秋又拍了拍她,“到家了,丫头。”

  左晓静揉揉眼睛,“那我走了,你路上小心。”
  顾秋目送她离开,在门口足足歇了十来分钟,这才朝酒店里赶。何汉阳一直没有睡,在等顾秋。
  听到隔壁的门响,他立刻赶过来。“你回来了!”
  顾秋说,“你怎么还不睡呢?”
  何汉阳说,哪睡得觉?我只给了自己七天时间,都过去二天了。顾秋说,“你不用担心,付行长不是说了嘛,让你明天到他办公室去。这件事情,不就摆平了?”
  何汉阳欣喜道:“果真如此,那我先谢谢你了。”
  顾秋说,“我个人认为,虽然是以县的名义贷款,你还是不要狮子大开口,少贷一点,毕竟不是以前的行长了。贷个几千万,估计人家还是同意的,真要是几亿十几亿,他未必会答应。”
  何汉阳道:“那是当然,我只要解了燃眉之急就行,哪会狮子大开口?”
  第二天,顾秋决定去拜访杜省长。
  挑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带了点礼品,来到杜省长家里。

  老伴不在,回南川照顾黎小敏去了。
  其实象他们这样的家族,根本不需要她这个婆婆亲自照顾,但是杜夫人很亲切,对黎小敏格外关怀。
  一个星期,至少给她煲两次鸡汤,太多了她也喝不下去。
  她在南川,主要是做孩子出生时的准备。

  杜省长一个人留在省里,顾秋去的时候,杜省长就坐在客厅里,茶几上的烟蒂堆得老高。
  顾秋暗道,真没想到杜省长也是一个情深义重之人,女行长的离开,对他打击不小。
  当然,换了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杜省长这种心情。两个在高中时代就在一起的同学,相互之间有好感。只碍于当时的国情和社会环境,再加上他们的年龄,这段刚刚萌芽的爱情,就此结束了。
  如今突然有机会旧梦重温,自然一发不可收拾,两个人的感情如潮水一般,迸发出来,汇成一条滚滚长江。

  中间的故事,顾秋并不知情。
  当然得知女行长骤然离开,他也觉得好生奇怪,但这样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去打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