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0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汉阳道:“算了,我也不多说。看情况吧。”
  顾秋跟他在外面吃了饭,就准备晚上的请客事谊。新来的行长姓付,顾秋心道,都是行长了,偏偏要姓付,叫你付行长,你恐怕不高兴。
  晚上接人,还得早点去。
  人家是六点钟下班,你得五点钟去等,否则被人家抢走了。
  可还有一个左晓静要去接,顾秋打电话给左晓静,“我没空了,你能不能打个车过来?”
  左晓静不满地道:“有没有搞错,不来接我,不去了。”
  顾秋说,“我有正事,不要耍性子啊。真的来不了。”
  “那你叫我去干嘛?”
  顾秋说,“我要去接工行的行长,正在等他,万一我不在,被人家接走了,我不是白忙了?”

  左晓静道:“好吧,给你一个面子,哼!”
  付行长快下班的时候,顾秋进去等他。他看到顾秋,“哟,很不巧,我把你的事忘了,刚刚答应了人家。”
  顾秋一听,冒火啊。
  我等你半天了,你居然一句忘记了,就了事?
  顾秋说,“行长,我都约好了孔秘书,他马上就到,如果您不去的话,他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付行长一听,“哪个孔秘书?”
  顾秋说,“左书记身边的秘书啊。”
  “哦!你等等。”
  付行长想了下,走进办公室。抓起电话机,“把今天晚上的应酬推了吧,对,就这样。”
  说了几句,马上挂电话,顾秋明白,这下有希望了。可要是孔秘书不到场,估计他就不会给这个面子啦。
  现在他只能祈祷孔秘书能早一点来,付行长下楼了,看到顾秋开的那辆奥迪,竟然是省委的车牌,他又愣了下。
  上车,顾秋将他带到玉锦楼。
  孔秘书还没来,付行长走进包厢,就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孩子坐在那里。他自然不认识左晓静。
  顾秋喊了句,“晓静,你给孔秘书打个电话吧!”
  左晓静说行,拿起手机给孔秘书打电话。
  付行长在心里想,这女的是谁?她怎么可以随意给孔秘书打电话?心里有些狐疑,却不方便问。

  顾秋也不作介绍,因为左晓静的身份,让孔秘书来说比较有说服力。何汉阳从外面进来,顾秋说,“何书记,客人到了。”
  他对付行长道:“行长,这位就是长宁县县委一把手何汉阳书记。”
  付行长点点头,跟何汉阳握手。
  何汉阳说,“感谢感谢,您能够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实在是万分感谢。”

  付行长说,“小顾把孔大秘都搬出来了,我能不来吗?”
  孔秘书代表的,那可是省委书记,付行长虽然是银行行长,象省委一把手这样的地方诸候,他也不敢大意。
  左晓静在旁边打电话,“孔叔,你什么时候到啊?我肚子都饿扁了。”
  孔秘书说,“快了,不要急嘛,你们先吃,我一定到。”
  “那可不行,你答应人家的事,怎么可以拖拉。快点,我们都在等你了。”
  孔秘书无奈地道:“再等二十分钟吧!”
  挂了电话,左晓静说,“他要二十分钟才过来。”
  顾秋道:“没事,我们先吃。”
  付行长呢,摇摇头,“得等他过来,不急,不急。”
  他就看着左晓静,“这位美女是?”

  因为左晓静刚才喊孔秘书长叫孔叔,他对左晓静的身份有些好奇,顾秋轻描淡写说了句,“哦,她是我女朋友。”
  左晓静站起来,跟付行长握手,“行长好,我叫左晓静。”
  付行长说,“你也姓左啊,你们省委书记也姓左,不会是亲戚吧!”
  左晓静笑了起来,“他们说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
  大家都笑了,何汉阳本来想说,这就是左书记的女儿,可顾秋朝他使眼色,他就明白了。
  如果两人说出左晓静的身份,说不定人家付行长还有些不相信,说两人编一个身份来蒙他。

  点了菜,上了酒,就差孔秘书一个人没到了。他说半小时,其实整整等了三十多分钟/。
  这位新来的付行长,还真是脾气好,或者他还搞不清楚这中间的人脉,初到南阳,可不能得罪了人。
  孔秘书终于来了,进门之后,他就喊,“啊哎,真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看到顾秋介绍,原来那个中年男子是付行长,他就很热情的握手,“行长好!幸会,幸会。”
  付行长道:“今天能瞻养一下南阳第一大秘的真容,也不虚此行。”
  两人客套的时候,何汉阳和顾秋就成了配角。孔秘书看着左晓静,“晓静,你们两个怎么不知道我,行长来了呢?”
  左晓静道:“告诉你,你能飞过来吗?”
  孔秘书说,“飞是飞不过来,不过刚才我特意跟你爸请了假,才抽空赶过来的。”
  付行长就奇怪了,“左小姐她爸是哪位?”
  孔秘书惊讶地道:“怎么?你们没有介绍?”

  顾秋没说话,孔秘书皱起眉头,“怎么可以这样,晓静,你应该自己跟行长介绍一下。”孔秘书对行长说,“年轻人不懂事,别介意,晓静是左书记唯一的女儿。”
  付行长瞪大了双眼,今天晚上这些人,都来历不凡啊!看来这个面子,非给不可了。
  眼前这位女孩子,果真是左书记的女儿,他在来此之前,倒是听说过左书记有一个女儿。刚才顾秋明明说过,左晓静是他女朋友。
  这么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左书记的未来女婿了。对于两人的身份,他不再怀疑。
  付行长明显热情了许多,对顾秋这小伙子更是另眼相看。
  既然他有这等身份,那么之前从银行贷走八千万,就不足为奇。
  孔秘书呢,自然八面玲珑,滴水不漏。这是做秘书最基本的要求,而他又是南阳第一大秘,身份特殊。
  孔秘书的面子,不可不卖,今天晚上这饭,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贵州茅台。
  花费的钱,自然不去计较,何汉阳并不会心痛这钱,因为他知道,没有付出就不会有收获。
  顾秋跟他说了,今天晚上由顾秋做主,该说的,不该说的,顾秋说了算。在饭桌上,顾秋对贷款之事,绝口不提。

  何汉阳很急,却不好说。
  等吃了饭,大家说去唱歌,孔秘书呢,哪敢去啊?
  平时人家请他唱歌,那是有妹子做陪的,今天有左晓静在,这要是传到老板耳朵里,不好听啊。
  男人在胡吃海喝的时候,总免不了解决脐下三寸的问题。有人开玩笑说,这也是拉动内需的一种方式。

  孔秘书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就不要管我了。”
  付行长呢,也有点不想去。
  何汉阳当然不能放过这机会,一定要拉着他去唱歌。付行长推不掉,只好说,“下次吧,下次,你以后有事可以到我办公室来找我。”
  好了,大家都不去唱歌。
  顾秋说,“那我和晓静先回去了。付行长,我送您吧!”
  付行长说,“也行。”
  送付行长回去的路上,付行长问顾秋,“刚才那位何书记,跟你是老关系了吧?”
  顾秋说,“我现在的身份,依然是长宁县副县长,管着教育口这一块呢!”

  付行长哦了声,“年纪轻轻,不错,将来大有作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