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0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河澎湃,淌急的河水,咆哮着涌向远方。
  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找到这张手机卡。

  女行长的脸色,显得那么平静,她的眼神充满着淡定。
  黑色的眸子,如同天边的夜幕,这一刻,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第二天一早,顾秋和何汉阳回省城,给女行长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关机。
  顾秋觉得很奇怪,这怎么可能?
  堂堂一个银行行长,她的手机不可能关机的,除非特别情况。他就在想,是不是登机了。
  车子开到银行门口,顾秋说,“我先去看看。”

  跑到行长办公室,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里面,梳着西式大背头,油光可鉴。
  顾秋正要进门,一名保安拦住他,“你要找谁?”
  “我找你们行长。”
  “这就是我们行长。”
  顾秋奇怪了,“他?你们行长不是个女的吗?”
  保安道:“她已经调走了。”
  顾秋郁闷,“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调走的?”
  “昨天。”
  顾秋心道,这下怎么办?女行长一调走,这里的关系网就不存在了,要重新打理关系。
  从银行楼上下来,何汉阳急问,“怎么样了?”
  顾秋摇头,“以前的行长已经调走了,换了新行长。”
  何汉阳急了,“这可怎么办?”

  顾秋心道,我哪知道?你们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现在女行长一走,顾秋也没什么办法。
  “要不我们去找一下杜省长?”何汉阳建议。
  顾秋心里明白,杜省长肯定心情不好,这个时候去找他,碰壁的机率多一点。
  他对何汉阳说,“你要么在省里呆一天,要么过几天再来。我看这件事情没这么容易。”

  何汉阳说,“不行啊,一个星期要兑现,耽搁一天少一天。”
  “那有什么办法?现在是求人家办事。”
  何汉阳说,“那我在酒店里等你。”
  顾秋回到省委宾迎,跟人家打听女行长的事。
  这件事情居然很少有人知道,顾秋就有些奇怪,怎么回事?

  居然没有任何消息,女行长就调走了。
  由于左晓静开学了,顾秋去学校见她。
  左晓静见到顾秋,笑嘻嘻的,“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休息几天吗?”
  顾秋说,“难道你不想见到我?”

  左晓静笑了,“想有什么用?反正你名花有主。对了,我外公的情况怎么样了?周末带我过去看看吧?”
  顾秋说行,一定带你去。
  不过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左晓静拍着他的肩膀,“客气什么?尽管说,以后我有什么事找你,我也不会客气的。”
  顾秋说,“晚上陪我去吃个饭吧!”
  左晓静眼珠子一瞪,“我以还以什么大事,就这事啊,行。不过你想请本小姐去哪吃饭?”
  顾秋说,“是应酬。”
  “哦!那好吧。晚点你来接我。”

  两人约定,顾秋又把她拉到车上,“工行的女行长被调走了,你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左晓静摇头,“没有啊,那个阿姨真调走了?”
  左晓静跟女行长吃过二次饭,对女行长印象挺深的,她还说,如果自己以后到了她这年龄,还有她这模样,那就行了。
  女行长的气质和容颜,那是没得说的,连人家小姑娘都羡慕。顾秋道,“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也不要去打听。晚上我来接你吧!”
  左晓静笑笑着走了,顾秋在车里吸了支烟。他没有办法,只能通过左晓静,看看能不能想到一点办法。
  又开着车子来到省工行,再次敲开人家行长的门。顾秋自然介绍,“我是省纪委监察二室的副主任,叫顾秋。”
  对方看着他,“哦!你说,找我什么事?”
  顾秋道:“晚上想请您一起吃个饭。”
  对方看着顾秋,“说事情吧!吃饭可能没时间。”
  顾秋道:“我是想谈谈还贷的事情。上次长宁县在你们这里贷了八千万,今天和把县委书记叫过来了,想跟您谈谈。”

  行长想了想,“那行吧,不过工作上的事,最好是在办公室里谈。”
  顾秋说,“人家县委书记在开会,只有晚上有时间。因为这钱当初是我出面贷的,没办法,只得我继续来跑腿。”
  行长说,“那行吧!晚上见。”
  顾秋微笑着点点头,走出了行长办公室。
  顾秋回到车上,心道,光是这样还不够,万一他不认识左晓静呢?我不是白忙了?

  新来的行长,谁知道啊?
  顾秋就在心里琢磨,还得想个办法才行。
  在省里,顾秋的确不认识太多的人,能说得上话的,估计也就二三个。顾秋想,找杜省长不太合适,估计他这个时候正郁闷。
  想来想去,也只有孔秘书了。孔秘书是南阳第一大秘,认识他的人多,如果他能出现,哪怕露个面证实一下也行。
  顾秋看看表,都二点钟了,就立刻给孔秘书打电话。
  孔秘书二点半要上班,至少提前半小时起来。而且这个时候,他也不午休了,接到顾秋的电话,孔秘书也格外热情,“小顾主任啊,找我有什么事?”
  顾秋说,“也没啥事,就是想跟你喝杯酒。”
  孔秘书说,“我们之间客气什么?我是老板的秘书,你是老板的未来女婿,喝酒这还不是随便?你说吧,什么时候?”

  顾秋说,“晚上七点左右。”
  孔秘书道:“这个时间段太不巧了,你知道的,你那个未来岳丈大人下班比较迟,七点钟估计还在办公室。”
  顾秋说,“那你得抽个时间过来一趟,我有急事。七点半怎么样?”
  孔秘书就琢磨了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顾秋说,“没有啊,我和晓静而已。”
  孔秘书听说是左晓静,他就在心里想开了,是不是两个人准备提订婚的事,要自己说句话呢?
  既然与左晓静有关,那就不得不去,孔秘书应下来,“那好吧,我尽量早点。到时电话联系。”
  搞定了孔秘书,顾秋回了酒店/。
  何汉阳呢,一直在酒店里等顾秋的电话,正要打过去,顾秋来了。
  “晚上我约了人家行长,你准备一下。”
  吃饭的钱,当然得长宁县来付。

  何汉阳问,“送点什么好呢?”
  顾秋说,“这个就得看你的了,我做不了主。人我帮人约出来,至于能不能贷到款,我可没办法。你也知道的,以前的行长走了,新行长什么脾气,咱们都摸不透。”
  何汉阳道:“那可不行,这件事情你必须帮忙到底。我说话,人家是当耳边风的。你也知道,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人家根本不放眼里。”
  顾秋笑了,“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悲观?在安平这样的逆境下,你都不灰心,现在官当大了,反而胆小了?”
  何汉阳摇头,“也许吧,反正现在我觉得没安全感。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说句心里话,刘长河这人,真不合适当一把手,他只能当副职。”

  顾秋道:“这种事情,你要跟上面反映情况。再这样下去,长宁真垮掉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他真有那么大的度,一口气把长宁改变,这不是不可以。可关键的问题,你们没有这个实力,步子太大,绝对会受到约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