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0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当然知道,凭着长宁县的资金实力,你只能一步步来,一个一个项目去搞。刘长河这小子贪功冒进,把几十个项目一齐上,这个把自己搞死了吧?
  顾秋没有吭声,他在分析问题。
  何汉阳抽了口烟,“只有你能帮我们了,如果你不帮忙,拖到年底,长宁肯定要出大问题。”
  顾秋说,“这么大的资金量,去哪贷?”

  何汉阳心道,以你省委书记未来女婿的名义,有什么搞不定呢?银行肯定会给面子的。
  心里这么想,眼睛就看着顾秋。
  顾秋抬起头,“还是把这些项目分包出去,或者卖掉。只要他们按要求和设计完成,亏一点就算了。”
  何汉阳摇头,“等项目卖出去,只怕来不及了。一些商人很精明的,喜欢拖,一个项目谈下来,没有几个月半年的,根本不要想。”

  顾秋看着何汉阳,当初他当县长的时候,曾经一度被汤立业压制,几年没有抬起头来。
  现在当了县委书记,居然把财政大权放任,一个县委书记,也不能太放权,该抓的要抓起来。
  政府那边的事,你也可以插手啊!
  财政,人事,政法,纪检,都可以抓起来。当初汤立业抓你,你就不知道抓人家?
  顾秋说,“现在只有两条路,一边贷款,解决燃眉之急,另一边想办法搞招商,把那些项目卖掉。政府要这么多项目干嘛,卖给那些商人嘛。反正他们又搬不走。”
  何汉阳说,“我也这么想,但目前只能先救急。”
  顾秋想了想,“那明天一起回省城吧,会会人家行长。”
  何汉阳一个劲地道谢,顾秋心里想,这个刘长河啊,真不合适当县长,他只能当副职。
  这种搞法,劳命伤财,跟杨广一样的。顾秋最郁闷的,还是他为人太小气,没度量。
  两人在茶楼里,坐了好久,怕有二个多小时。顾秋决定明天去找女行长,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杜省长在省城,接到女行长的电话,他就来到茶楼,女行长拿出一个小小的袋子,“听说你家儿媳妇要生了?这个送给小宝宝的。”

  杜省长问,“什么东西?”
  “看看嘛!”
  杜省长拿出来一看,赫然是一套银行发行的,十二生肖版,纯金的。
  一套纯金的十二生肖,价值不菲。他马上道:“太贵重了,这怎么行?”
  女行长的手搭在杜省长手背上,“我们之间还说这个?对你,我还会小气吗?”
  杜省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女行长轻轻地拍拍他的手背,“一文!看着我的眼睛。”
  杜省长抬起头,看着女行长,女行长轻轻一笑,“我爱你!”
  杜省长心情竟然有些沉重,这段时间,女行长很反常,语言中总是带着一些莫名的悲彻。

  “你能说一句话吗?这么多年,我盼这句话很久了。”
  杜省长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问,“你究竟怎么啦?”
  女行长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想听听这句话,能从你嘴里亲口说出来。”杜书记说,我不善于言词。
  女行长苦笑道:“算了,我也不必你,你啊,什么事都闷在心里。”她眨了眨眼,“我很高兴,这辈子还能与你重逢。”
  说着,她看看表,时间不早了,站起来朝杜省长走过来,俯身下去,在杜书记额头上亲了一下,“我走了,亲爱的,别忘了,我一直爱着你。”
  杜书记正要跟出去,女行长说,“不要出来,等半小时再走。”

  看到女行长离开的身影,杜省长站起来,走到窗口。两辆京城牌照的车子停在那里,女行长一下去,立刻有人开门,临上车,她还回头看了眼。
  笑了下,弯腰钻进车里。
  杜省长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慌,她这是要跟自己最后的道别,他冲下去,车子已经远走,消失在城市的夜幕下。
  让杜省长印象深刻的是,她那最后的笑容。
  女行长回眸一笑,让他感悟良多。
  刚开始他并不在意,只是隐约感觉到,女行长这段时间总是心神不宁,行为有些反常。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那种似乎想永不停息的索取,让杜省长觉得有些意外。
  她的出现,本来就是个偶然,她的离去,又是那么神秘。如果不是摆在面前的那套纯金的十二生肖,杜省长甚至有种怀疑,她有没有出现过。
  两个人,就象两条无限延伸的直线,在某一瞬间迸发出火花。那一刻,燃烧了两个人的激情。
  直到车子远去,杜省长有些失落的走到窗口。
  两人相处的日子里,他没有去打听她过去的任何情况,她也没有告诉他,自己这些年以来的一切。
  这段经历,就象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难道,这只是命中注定的一段插曲吗?
  从来都不优柔寡断的杜省长,此刻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女行长走了,他一个人坐在茶楼里发呆。

  烟,抽了一支又一支,烟雾蒙蒙,让眼前的一切变得那么飘渺。这些年,她都去了哪?干了什么?
  又是怎么当了这个行长的?
  杜省长都无法知道,他不去问,不去打听,只是一种信任。外面的天空,一片漆黑,让人感觉到前程渺茫,心无所依。
  桌上的手机响了,杜省长看了眼,没有接。

  他提起那个纸袋,走出了茶楼。
  回到家里,他又摸出手机,想拨打那个电话。
  眼前又浮现,两辆黑色的京城牌照的车子,来接她的人,看起来一个个十分严肃,呆板,令人不敢轻易接近。
  杜省长放下手机,躺在沙发上。
  嘀!
  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一文,我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你可以想我,但不要来找我,你也找不到我。

  在南阳这段日子里,遇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快乐,跟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就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高朝。
  我很开心,很快乐,我幸庆自己能拥有你,哪怕不是这一生,可我认为,这样已经够了。至少上天没有辜负我。
  没有辜负我这些年来的企盼,或许你不知道,我以为毕业之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老天还是给了我这个机会。
  唯的一遗憾,这几个月以来,你从来都不肯对我说出那句话。其实我很想听,但我不会勉强你。
  因为你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你喜欢把什么事都埋在心里。我不能奢求太多,你给我的一切,已经足够。
  今日一别,再不相见。

  我从来都不奢望永恒,也不乞求来世,毕竟那些太虚假了。对我来说,拥有才是快乐。
  所以我是快乐的!
  但愿你也快乐,我走以后,你就把这段记忆,永远抹去吧。或许尘封,不要让任何人翻阅,因为它只属于你和我。
  一文、我走了,拜拜。
  爱你的楠。
  杜书记看完这条信息,手上的青筋爆起,眉头紧拧。
  突然,他翻开电话,按号码拨打过去。

  电话里传来系统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了,她真的走了。
  女行长坐在车里,发完信息,关了手机,取下电池,将手机卡取出来。
  两辆车子飞弛在高速公路上,经过一条大桥的时候,车窗打开,女行长的手轻轻一抖,手机卡从指逢里滑落。
  飘落,飘落,从几十米高的大桥上,慢慢的飘入河里,很快就消失在滚滚河流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